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醒了
    北京军医院特殊病房里。

    江浩的手轻轻的握着老人的手,老人的手就像是枯树一样,在江浩的感觉中老人的手上除了肉皮就是骨头了。老人的手很冰凉,即使在温暖的特殊病房里老人的手也依然没有其他人手上的温度。江浩知道当老人的手彻底冰凉以后,就是真的有神医在此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叶解放莫名其妙的看着江浩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江浩握住老人的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动作了。不过叶解放相信江浩,相信江浩此刻的动作一定有其他深意,所以叶解放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江浩行为,没有打扫江浩。

    江浩的脸色很平静,仿佛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不过马上江浩的脸色就有点变了。江浩的精神力慢慢的顺着江浩的手朝老人的手蔓延而去,江浩以为老人的身体顶多也就和他强化其他人的时候那样缓慢的吸收自己的精神力。但是在精神力刚刚接触到老人的手的时候,江浩的心就再也保持不住平静了。

    江浩的精神力刚刚了出道老人的手,老人的身体就像一个漩涡一样吸收着江浩的精神力,江浩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精神力明显的下降。江浩的精神力就像是被某些东西吸引着一样,疯狂的朝老人的身体汹涌而去,但是江浩却丝毫感觉不到老人身体的变化。但很江浩的精神力都进入了黑洞一样,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轨迹。

    江浩的精神力在飞速的流失,但是却让江浩看不到任何起色。但是江浩没有放弃,因为他知道这是老人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连自己的精神力都没有办法的话,那么老人就会带着遗憾离开,离开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江没有退路了,哪怕老人仅仅看了他一眼,不能让老人带着遗憾离开。江浩的精神力流失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江浩看来老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让江浩的精神力怎么填也填不满。

    十分钟过去了,江浩的精神力已经流失了超过四分之一了,如果按照老人身体现在的吸收速度来看江浩根本就坚持不了四十分钟,甚至在更短的时间内就会流失一空。但是江浩没有退路了,只能坚持下去了,要不然前边都是在做无用功。江浩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先前叶解放说了那么多,江浩心里很感激此刻正在吸收他精神力老人。正是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让自己能够顺利的走到现在,所以江浩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老人清醒过来,不为其他,只为这老人时刻关注他们母子。

    二十分钟过去了,江浩的精神力已经流失了超过总量的五分之三。到了这个时候江浩根本就不能停下来,只能干这样继续下去了,无论如何江浩也不会放弃了。江浩不知道这种情况还要多久才会停止,但是也正是这种老人身体疯狂的掠夺江浩的精神力,才让江浩有点信心了。如果老人的身体对江浩的精神力完全没有反应那就说明老人是真的没救了。但是现在,老人的身体去的刚好相反,疯狂的吸收着江浩的精神力,这也是江浩能够坚持下去的最重要的原因。

    时间慢慢的过去,老人的身体吸收速度终于慢下来了,江浩的心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老人的身体吸收速度有所放慢,但是据江浩估计如果等老人的身体完全不再吸收江浩的精神力,那江浩的精神力会被吸收一空。不过江浩不在乎,现在的江浩唯一的想法就是救醒老人,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江浩的额头出现了很多汗珠,脸色也有点苍白,江浩现在几乎就是咬着牙再坚持,但是江浩不能停下,因为江浩也不知道万一停下来之后前边做的一切会不会变成无用功,所以江浩只能咬牙坚持。

    江浩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甚至汗水都顺着江浩的脸庞落在地上。其实江浩在别人看不见的身上,内衣已经完全全湿透了,紧紧的贴在江浩的身上。江浩的脸色这个时候已经苍白入纸,身体都有点轻微的颤抖。这一切无不显示着江浩此时已经到了强弓之末了。是的,精神力的枯竭让江浩有了放弃的心思,但是想到老人为自己做的一切,江浩又坚持下来了。

    叶解放现在就站在病床前观察着江浩的一举一动,完全不明白江浩的意思。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叶解放开始担心江浩了。苍白的脸色、额头的汗水、微微颤抖的身体,无一不在说明江浩此刻状况。叶解放担心的看着江浩,即担心江浩的身体,又希望江浩能够救醒自己的父亲,一时间叶解放陷入了犹豫之中。有好几次叶解放都想开口劝说江浩放弃,但是话到了嘴边叶解放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力气把它说出口。江浩能够坚持到现在都没有停下,说明江浩自己完全有信心坚持住,更何况病床上躺的是自己的父亲。

    江浩此时的情况可以说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老人再不醒过来,那么估计江浩都会率先昏迷过去。江浩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江浩的往常笔挺的身体也不在了,微微佝偻着上半身,江浩相信如果不是自己在病床上坐着,那自己此刻估计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江浩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甚至就连站在不远处的叶解放江浩都看不清楚了。但是江浩仍然没有放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江浩觉得现在每一秒都如同一年那样漫长。江浩想到了放弃,但是他心底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坚持下去,下一秒老人就醒了。

    终于,江浩的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身体不受控制的的趴在了病床上。站在病床前的叶解放被吓了一跳,他完全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自己的父亲没有醒来,现在江浩却又陷入了昏迷。叶解放毫不犹豫的摁响了床头上的紧急呼叫铃。但是叶解放却没有注意到躺在长床上的老人的手无意识的勾了勾手指。(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