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叶解放的惊喜
    江浩听着叶解放的叙说脸上显得很平静,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虽然叶解放只是简单的说着话,但是江浩可以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保护和关心。江浩心里很感动,即使江浩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父亲的身世背景,但是这并不妨碍江浩对这两个老人的尊敬和爱戴。江浩虽然不知道这两个老人的到底为自己和母亲做过什么事儿,但是江浩知道以前每次自己家里出现什么困难总会遇见好心人的帮助。江浩以前还以为这些人是恰逢其会罢了,这个时候江浩才明白原来这一切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

    江浩知道病房里的老人身体已经到了尽头,即使在医疗科技发达的今天也难以挽回这个老人的生命。不说他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就说他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江浩也觉得自己该为他做点什么。

    “江浩,他已经昏迷了一天了,也许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天。”叶解放的双眼无神的看着此刻正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此刻从叶解放的脸上竟然看不出有任何的悲伤,仿佛那不是叶解放的父亲,而是一个跟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那……”江浩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口了,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医生说过,如果明天早上他醒不过来,那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叶解放的语气很平淡,仿佛在叙述一件跟他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但是从眼眶中不停落下的眼泪出卖了叶解放此刻的心情。

    江浩此刻想到了自己的精神力,也许自己的精神力有可能会让这位老人醒过来。他跟郑三炮的情况不一样,郑三炮的情况就是植物人的模样,但是老人的情况却不一样,老人此刻是应为身体机能下降而昏迷的,只要老人的身体机能能够恢复,江浩相信老人一定会醒过来的。想到这些江浩的心情不再低迷了,现在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左右了,江浩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即使他的精神力有用,到时候也是有心无力了。

    “也许我有办法可以让他醒过来!”江浩的话如同惊雷一样在叶解放的耳边响起。

    “什么?”叶解放不敢相信的看着江浩,就像完全没有听到江浩在说什么,但是江浩却从胳膊上感到了疼痛。叶解放此刻双手紧紧的抓着江浩的胳膊,手指因为过度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

    “我说,我可能有办法让他清醒过来!”江浩郑重其事的又说了一遍。

    “真的?”叶解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人的身体他从医生那里知道的很清楚,医生明确的告诉他老人清醒过来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实际上医生是不愿意告诉叶解放的,但是他们也不敢隐瞒。叶解放自己也要求医生告诉自己实际情况,所以叶解放很了解江浩的话有多么震撼。

    “我不能保证真的可以让他醒过来,但是我可以一试!”江浩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万一不行呢,岂不是又让叶解放失望了。叶解放也老了,经受不起大悲大喜,到时候很可能叶解放也会病倒。江浩不敢冒这个险,所以说话不敢太满。

    “什么办法?”叶解放迫不及待的问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不知道您相不相信我?”

    “你是我的孙子,我不相信你,那我会相信谁,你看现在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叶解放选择相信江浩,因为江浩是他孙子,就这一点就够了,没有必要问得很清楚。

    “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只要能让我握着他的手就可以了!”

    “那咱们赶紧进入!”叶解放说着就拉着江浩的手朝病房里走去,此刻的叶解放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将近七十岁的老人,而是一个年富力壮的年轻人,江浩硬是被叶解放拉着走。叶解放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颗稻草,死死地不再松手。虽然叶解放知道这很可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但是叶解放不怨放弃。更何况叶解放相信江浩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他这个老人开玩笑。叶解放开着江浩进了病房,然后双眼中带有期待的神色看着江浩。

    “先等一下,我把摄像头遮住。”江浩已经发现了病房里的摄像头,像这种最顶级的特殊病房里都装有摄像头,就是为了万一有点什么闪失,也是一份证据。而这间病房里的摄像头还不少足足有十个之多,完全覆盖了整个病房,无论在病房里做什么都可以记录下来。但是这些摄像头在江浩的精神力之下无所遁形,江浩很快就做完了这一切。

    “怎么做?”叶解放看到江浩站在床边,叶解放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看着就可以了!”江浩轻轻的坐在床边,右手握住老人的手,精神力开始顺着江浩的右手朝老人的手上蔓延而去。江浩之所以要握着老人的手是因为江浩发现在他站在病房外试图用精神力进入老人身体的时候发现老人的身体只能吸收一点点,更多的是从老人的身体里重新出来流失掉了。就像江浩强化特战队员的时候,如果用手接触的话可以省下一点点,但是也不是很多。

    江浩现在完全不能确定老人的身体到底能够吸收多少,最主要的就是现在没有时间给江浩浪费,所以用手接触老人是最好的选择。当江浩选择利用精神力试试的时候就没有打算瞒着叶解放,所以就在叶解放面前大大方方的做了。江浩是打算无论老人能不能醒过来都会告诉叶解放,所以没必要遮掩。

    叶解放莫名其妙的看着江浩,不知道江浩就这样静静的握着老人的手有什么作用,“难道就这样就可以让父亲醒过来?”叶解放心里默默的想到。但是叶解放既然选择相信江浩就没有理由去打扰江浩,殊不知虽然江浩此刻脸色平静,除了握住看的手完全没有其他动作,但是江浩心里震惊完全无法用语言描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