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解惑
    叶解放提及的红色事件在当时的背景下轰动了整个共和国上层,根本就没有人想到叶解放的父亲会如此疯狂。叶荣光是叶家当时唯一的后代,叶荣光的死亡直接断送了整个叶家,叶解放的父亲被迫卸任所有的职务,做起了一个闲人,但是再也没有人敢做一些小动作了。

    “当你太爷爷这人所有的职务以后就告诉我努力,努力,在努力。我也不负你太爷爷的期望,最后终于封顶。在我登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这四个家族的其他人,当时我就利用国安的情报系统抓住了这四个家族的痛脚,直接让他们万劫不复。现在整个共和国之内这四个家族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官场有所作为。后来他们干脆放弃了官场所有的事情,开始准备移民。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被察觉,你知道如果这四个家族移民国外会给国家带来多大的损失。在我登顶的第二年这四个家族的成员就被软禁在北京西山的一个别墅里。”

    “当时他们虽然被软禁,但是他们之中有一个很聪明的人决定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他的方式选错了。当时他选择和美国合作,申请政治避难,这在国内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当即他就被判刑。通过调查发现这四个家族的人都有所参与,我就借着这个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现在这四个家族的人员出了极个别的人员之外,所有人都被判处无期徒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可以说是全部解决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可以说是完全解决了。当年你父亲牺牲之后,那个时候你还没有出声。当时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你母亲已经怀孕了,那个时候的爱情可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整天换来换去的。那个时候的爱情真的很纯粹,当你母亲知道你父亲牺牲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两个多月以后,你母亲的身体已经可以看的出来了。”

    “母亲的身体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当即你母亲就决定退役。但是当时的情况和现在可是大不相同,本来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你母亲根本就不能退役的。但是你太爷爷考虑到你母亲肚子里的你,就强势插手,让你母亲能够平稳的退役。如果没有你太爷爷强势插手,那后来你母亲很可能就是被开除军籍。这会你母亲一辈子的污点。”

    “你母亲退役之后按照我的想法就是接你母亲来北京居住,以便你母亲待产,但是你太爷爷当即就拒绝了我的提议,因为那个时候你太爷爷已经感觉到有点把不对劲了。也许是你太爷爷常年工作在情报部门的直觉,无论你奶奶和我如何劝说,你太爷爷就是不同意接你母亲来北京居住。”

    “当时你太爷爷的态度异常坚决,最后我跟你奶奶只得作罢。不过你太爷爷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偷偷地安排了人员在你母亲身边。当时你太爷爷是绝对掌控情报部门,所以就安排了几个他亲自发展的情报人员在你母亲身边。用以保护你母亲的安全。你太爷爷安排的人员除了你太爷爷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就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和你母亲在逛街的时候遇到地痞流氓的事情,当时出手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你太爷爷安排的。你母亲在退役之后遇到的那家有钱人也是你太爷爷亲自安排的,那家的两口子都是你太爷爷亲自发展的情报人员,而你太爷爷给他们的条件就是保护你母亲的安慰,他们得到就是可以在后来出国安稳的过下去。”

    “你太爷爷安排的这些情报人员在你太爷爷卸任刺客主任之后才跟我说了这些事情。我想当时除了你太爷爷之外和情报人员本身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你母亲的身份。这些人员除了那对夫妇之外任何人都不会出现在你和你母亲的生活里。这也是为了保证他们不会被看穿。”叶解放的话让江浩心头霍然开朗,怪不得江浩记事儿以来每次他家里有困难就会莫名其妙的被解决。其中一次江浩的印象特别深刻,那次江浩初中升高中的中考,本来江浩的分数完全能够上东海市的重点高中——东海一中,但是后来被告知他的名额被别人顶替了,当时江浩心情很沮丧,不过在暑假快要开学的时候东海一中的通知书到了江浩的手里。当时东海一中的说辞是他们把名单弄错了,现在想来应该就是他周围的情报人员出力了,要不然江浩不可能会上东海一中的。

    “本来这些人员会呆在你和你母亲身边直到你成才之后,这些人会获得自由之身,但是让我和你太爷爷没想到的是你高中毕业以后就直接参军了,而且还在东南军区。当时你太爷爷和我的想法就是如果你真的有能力的话会暗中扶持你进步,如果你要是没有能力的话,就让你在部队里某个好差事,普普通通的过完一辈子。”

    “江浩你的出色超出了任何人的想像,不仅加入了狼牙,而且你自己本身的战斗力也让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竟然在手握特权的情况下没有因为权利而迷失自己。在东海市间谍事件之初我和你太爷爷都很担心你是不是会变成一个嚣张跋扈的人,你知道的没有一个领导人喜欢一个嚣张跋扈的人,即便是有着强大的战斗力,最后你却把它变成了一个为你增加军功的机会。”

    “你太爷爷曾经说过什么时候你能够在他身前叫他一声太爷爷,即使他立即去见伟人也瞑目了。昨天你太爷爷清醒的时候还跟我说过,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亲自见到你和你母亲。也许你太爷爷以后都没有机会了,他会带着这个遗憾走的。”叶解放脸上充满了痛苦,江浩听了这么久心里也很感动,他觉得自己该为这个老人做点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