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 真相
    江浩终于在北京军医院特殊病房外见到了叶解放,江浩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叶解放,这个老人可以说是把一生奉献给了共和国,没有子嗣,没有什么以权谋私。江浩对于这种人报有很大的尊敬,老人这一生不论是政敌还是其他人都不得不对他佩服。

    叶解放静静的看着江浩,忽然之间他不知道该如何跟江浩提起他们之间的事情,还有关于江浩父亲的事情。江浩看着眼前的老人,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有疼爱,有欣慰,最后眼神里竟然流露出一点点担心。是的,叶解放在担心,担心自己跟江浩坦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后,江浩会毫不犹豫的愤怒离开。不论是谁处在江浩的位置上都有足够愤怒的理由,江浩不是圣人所以也会愤怒。

    江浩不知道眼前的老人在担心什么,难道是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江浩心里默默的想着。忽然江浩心里有了一些变化,心中有了一种猜测。不过江浩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但是江浩仔细想了想,自己的猜测为此就不是真的。江浩想到如果自己的猜测成真,那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位可敬的老人。突然,江浩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平静。

    “首长,您这么晚找我过来不会就是想看看我吧?”江浩的话说的很随意,完全没有其他人见到叶解放之后的拘谨。

    “呵呵,确实想看看你。小王,下去吧!”

    “首长……”

    “没事儿,有江浩在还能有什么事儿吗?”叶解放摆了摆手打断了王军强的话。

    “是!”王军强的声音不大,很厚重,然后王军强转身离开,他也知道只要江浩在身边首长不会出任何问题,。

    “江浩,坐下说吧。知道里边的人是谁吗?”叶解放伸手指了指正躺在特殊病房里的枯瘦老人,脸上还带有一些痛苦。两个人就站在

    “知道,叶正勋老首长,解放以后一直都工作在情报部门,前些年才退休您的父亲!叶老首长这是怎么了?”江浩不知道叶解放什么意思,朝病房里看了一眼,但是还是按照自己知道的情况如实的说了出来。江浩用精神力一扫就知道里边的人是谁了,江浩也很尊敬躺在病床上的老人。

    “呵呵!”叶解放有点痛苦的笑了笑。

    “首长,您……”江浩没有在说下去,因为叶解放打断了江浩的话。

    “是不是很好奇这么晚了还叫你过来陪我这个老头子?也许你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没!”江浩否认了。

    “你的猜测没有错,我就是你爷爷!”叶解放说出这句话以后整个人似乎放下了很重的包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放松下来。叶解放也观察着江浩脸上的神情,想从江浩的脸上看出来江浩的内心反应。但是叶解放很快就失望了,江浩听到这句话以后除了眼神里除了平静,还是平静,根本就没有任何波动,似乎叶解放就是在说一件跟江浩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此刻江浩的内心绝对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当猜测成真的时候,江浩的内心绝对可以用波涛汹涌来形容。江浩这个时候很想张嘴问一下,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看他和他的母亲江秀芳。但是江浩咬了咬牙齿把即将出口的话给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既然叶解放对江浩说了这样的话,那肯定会有所解释的,对一这一点江浩一点都不急。

    “难道你就没有想要问我的吗?”

    “有这个必要吗?你要说的话肯定会说的,不想说的话我问了没用,何况我可不相信这么晚了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着一句话。更何况无论如何我都得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这么长时间了我相信你也很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渴望亲情,但是还没有被情感左右理智。我想这也是今晚你敢跟我说这句话的一个原因。你说,我说的对吗?”

    “对,确实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不过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了。”

    “怎么了?”问出这句话之后江浩就有点后悔了,因为他已经明白了原因。江浩的精神力仔细扫过病床上的老人,老人的身体绝对可以用油尽灯枯来形容了,按照江浩心里的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他已经走到了尽头,医生说了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了。他说过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让你父亲去了东南军区,这辈子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亲眼见见你和你母亲,所以我今晚才让你过来,并且告诉你真相。”

    “原来如此!”江浩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本来我是不想让你过来的,但是作为一个儿子来说自然是不想自己的父亲带着遗憾进入另一个世界。所以才有了这次见面。”

    “需要我进去吗?”

    “不用,他刚刚睡下现在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嗯!”

    “江浩,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恨我和你父亲,这二十多年以来我都没有做到一个爷爷应尽的责任,明知道你们的情况,却因为情况的不允许而只能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呵呵……”叶解放说到最后自嘲的笑了笑。

    “恨?也许以前有吧,别人都有父亲而我总是一个人,当时我心里就暗暗发誓,如果有一天我能够见到父亲,我就想问他为什么他要放弃我们母子两个。不过现在却没有那种恨的感觉了,他是一个英雄,就凭这一点我都不该恨他。”

    “那我呢?”

    “没什么恨的,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已经习惯了和我妈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更何况我现在有了小菲和江诚。”

    “那就好,那就好!”叶解放显得很开心,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没什么,亲情始终是亲情,毕竟血浓于水。给我说说当时的。”

    “好吧,那我就跟你说说当时的情况。”(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