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江浩进京
    李家大院对于这次事情的谈话已经结束了,李爱民和妹妹以及妹夫走出了李长江的书房,瞬间李长江的书房里就只剩下李长江一个人了。李长江慢慢的回忆着江浩的经历,不得不感叹江浩的实力和江浩的运气。从一个特战队员到现在的狼牙特战旅旅长,江浩几年的时间就走完了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走完的路。李长江感觉这些年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忍认了江浩这一个干孙子,并且自己的家人也正真的对待江浩。

    “真想看看那些忍不住想要跳出来的人。知道江浩身份之后的表情!”李长江喃喃自语了一句就转而思考其他事情去了。江浩的身份现在都只是猜测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江浩的身份,毕竟江浩的资料也不是什么人都有权利查的。

    李爱民出了李长江的书房和李爱梅分手之后就直接拨通了江浩的电话。江浩此时还在和小菲一起在东海市开着车子闲逛呢,江浩看到电话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有点奇怪不知道李爱民给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二叔,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难道您今天不上班?小心扣工资!”江浩说话很随意,江浩也喜欢这种交流方式,江浩在心里早就已经把李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了。

    “你个臭小子,现在敢调笑二叔了!”李爱民佯装生气的回了一句。

    “哪里,哪里,我怎么敢调笑您呢?我这不是惊讶您会给我打电话吗?要知道您可是从来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猛然接到您的电话我能不惊讶吗?”

    “臭小子,你的意思是嫌弃二叔不给你打电话了,那好,以后二叔就有事儿没事儿给你打电话。”

    “别,二叔,您可是大忙人,耽误您的时间就不好了。”

    “好了,不跟你说废话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诚诚满月了吧?”

    “嗯,今天刚满月,这不是带着小菲出来转转。”听了李爱民的话江浩心里很感动,没想到整天忙的脚不沾地的李爱民会记得江诚满月的时间

    “那就好,你个臭小子不是我说你啊,除了诚诚出生的时候给你爷爷打了个电话之外,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让你爷爷和我们知道诚诚的情况。你说你小子是不是想让你爷爷揍你呀?”

    “二叔,我这不是知道你们忙吗?不敢随便打扰你们吗?要不然我还不天天跟您打电话呀。”

    “你小子就是嘴上说的好听,我天天忙,难道你爷爷退休了也天天忙吗?我看你小子就是不想给你爷爷打电话,看来我要好好的跟你爷爷说说了!”

    “别,二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千万别跟爷爷告状!”其实江浩心里也清楚李爱民今天打电话来的目的肯定不是说这些的,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要不然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的李爱民是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的。

    “知道错了就好,说吧准备什么时候带着诚诚和小菲来北京,让你爷爷和我们见见诚诚?”

    “我也正琢磨着这几天带诚诚去北京,让诚诚见见爷爷奶奶的。”

    “算你小子还有点孝心,我跟你说实话吧,你爷爷已经给我下了死命令了,让你明天带着小菲和诚诚一起来北京,这不我就赶紧给你打电话了。我可跟你说,你爷爷的脾气你也知道的,你要是明天不来估计你爷爷很有可能会亲自去您们军区找你!”李爱民说完事情之后还不忘威胁江浩了一句。

    “小菲,爷爷说明天让我们带着诚诚去北京呢,你看怎么样?”江浩没有贸然的答应说明天一定去北京,而是先询问了小菲的意思之后再做决定。电话那头的李爱民已经听见江浩的话了,他也没有生气,相反李爱民倒是很赞同江浩的做法,毕竟这不是江浩一个人的事情了。

    “那行,那就明天去吧,也快过年了,再拖几天就更没有空了。”小菲没有任何犹豫就同意了明天一起去北京。

    “那行二叔,明天我跟小菲和诚诚三个人一起过去。”

    “那就好,明天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那二叔再见!”

    “再见!”江浩放下电话以后两个人又开始了漫无目的的逛街。

    北京军医院特殊病房里,躺在床上的老人,似乎因为和儿子说了一些话感觉有点疲惫,便不再说话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病床边上得老人的儿子看到他父亲不再说话就知道父亲累了,不想说话了,于是他慢慢的退出了病房,退出病房的老人赫然就是前任一号首长叶解放。

    走出病房的叶解放心里一时间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了。一方面父亲的身体让他担心不已,不知道父亲还能再这个世界上停留多长时间,这让他心里非常痛苦。另一方面也纠结于该不该让江浩过来见见他父亲,他父亲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见见江浩和他母亲。最为关键的是不知道江浩现在有什么想法,如果他贸然跟江浩说出他的身份,不知道江浩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虽然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暗处照顾着江浩母子二人,要不然凭江秀芳当时的情况是不会有人雇佣她做保姆的。但是在江浩过去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江浩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有一个爷爷和祖父,江浩唯一的亲人就是江秀芳,现在还要加上刘援朝他们一家人。叶解放现在有点犹豫了一个在共和国政坛叱诧风云的铁腕人物,竟然在这个时候犹豫了不知道该怎办了。

    傍晚,东南军区狼牙特战旅家属院,闲逛了一下午的江浩和小菲回到了家里,当然也并不是闲逛的。回来之后江浩和江秀芳说了远在北京的李长江的意思,江秀芳也觉得江诚现在都已经满月了也该让李长江一家子见见了,毕竟江诚出生都这么长时间了,而且他们也打来电话了。

    次日早上,江浩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朝东海机场出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