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进京
    老人的病危让所有有心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老人的离世。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背老人的儿子收拾过的人的家人。北京这个四九城在传出老人病危之后变得不平静了,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拍手称快,也有人惋惜不已。和老人儿子关系密切的人也在密切的关注这一切。

    李家大院。

    李爱民脚步匆匆的从外边走过来,脸色严峻不时皱起的眉头足以说明李爱民此时的心情绝对不佳。李爱民,共和国财政部长,此时接到父亲李长江的电话,匆匆的从单位里回到了李家大院。李爱民轻轻的敲门进去了李长江的书房,书房里不但有李长江还有李爱民的妹妹李爱梅和妹夫谢家辉,不过三个人没有人说话显然是在等着李爱民的到来。

    “爸,什么事情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李爱民还不知道那位老人病危的事情呢,李爱民作为财政部长,每天的工作十分繁忙,更何况现在已经临近年关了,财政部更是忙的不得了,李爱民也是不得一会儿的空闲。如果不是他父亲李长江的电话,李爱民是不会提前下班的。

    “二哥,你没有听说?”李爱梅惊讶的反问了一句,这么重大的事儿李爱民竟然到了现在的都都不知道。

    “到底什么事儿?”看来李爱民是真的不知道了,也是那位老人病危的消息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虽然李爱民不是什么一般人,但是显然李爱民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问题,而且即使知道的人有几个敢私下议论的,忙昏了头的李爱民当然不知道这种事情了,毕竟如果不是李爱民自己关注着方面的消息的话,是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儿告诉他那位老人病危的消息的。

    “二哥,北京军医院传出来的消息叶家的那位老人现在病情十分严重,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所以爸才让你赶紧回来的。”听到妹妹李爱梅的话李爱民心里一惊,他可是知道叶家的那位对于曾经执政天下的人的重要性,现在他这一病危估计就会有很多有心人等着落井下石呢,甚至他们李家也会受到牵连。

    “不应该呀,前段时间不是还说叶家的那位身体很好吗?怎么今天就传出来他病危的消息呢,是不是首长利用老首长的病危的消息在引蛇出洞,好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问题?可是,这也不对呀如果首长真的想解决他们的话,当年就已经行动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呢?”李爱民跟疑惑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说病危就突然病危了,虽然叶家的那位年龄确实大了点,但是也不应该这么突然呀。

    “没有什么不应该的,叶家的那位老首长现在年纪已经很大了,身体里能跟以前完全没办法比了,稍微有一点小病就会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叶家的老首长这次病危看来是躲不过去了,爸,我们现在怎么处理这个事情?”谢国辉的话才是正题,他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商量一下叶家那位老人走了之后,他们李家该如何自处。

    “爸,您怎么看呢?这是不是首长故意设下的局?”李爱民显然还是想不通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危,到现在李爱民都不相信叶家那位病危的消息。

    “这是不是他设下的局,我们谁也不知道,况且叶家的那位老首长年纪大了,现在出现问题也是在情理之中。”谢国辉简单的说了几句。

    “国辉说的对,叶家的那位老首长现在年纪大了,很多在我们看来很简单的小病对他老人家来说就足以致命了。而且这次应该不会是那位设的局,毕竟他就算在厉害也不可能算到自己的父亲会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要是这都能够预料的话那他就不是人了,而是神了。当然最主要的就是叶家那位老首长病危的消息是真的。”李长江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这个消息最初就是从医生嘴里传出来的,而且我也已经派人核实过了,这个消息可是真的,只不过不是病危而是因为年纪太大了,身体机能下降的厉害,可以说那位老首长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身体机能的自然老化是谁也阻止不了的。所以这个消息绝对是真实的。”

    “那爸,我们现在怎么做?需要做着这什么准备?我们不能就这样看着呀?”听着李爱民的话李爱梅也是随声附和着。

    “我们怎么做?我们现在什么也不做,就等着就行了?”

    “什么也不做?那我们到时候岂不是会受到牵连吗?虽然那些想要报仇人有很多,但是我们李家也不是吃素的……”

    “我明白爸的意思了!”李爱民突然出声打断了李爱梅的话,不过他的话让李爱梅愣了一下,不明白二哥明白了什么。

    “二哥,你明白了什么?”

    “爸的意思就是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了,只要看着某些人上窜下跳就行了。想必过两天就会有人忍不住跳出来针对他了,虽然不至于对付他本人,但是他留下来的那些人员就是最好的攻击对象,并且很有可能的是我们也是这些人的打击对象。但是我们现在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了。”

    “二哥,你说的话不是矛盾吗?”

    “我也明白爸的意思了。”

    “你又明白了什么?”

    “其实爸的意思很简单,现在我们李家根本就没有人敢动。只要我们自己人不主动犯错,谁也不敢找我们的麻烦。”

    “为什么?爸现在已经退下来了,没有多少人了害怕了,大哥和二哥虽然职位让人忌惮,但也不是绝对的呀?”

    “好了,我直说了吧,江浩刚刚得儿子满月,我这个做爷爷得怎么也得见见他,等会给江浩打电话让他和小菲带着孩子来北京一趟就行了。”

    “可是,江浩能随便来北京吗?”

    “别人不行,但是江浩就行!”

    “老二,你给江浩打个电话吧,让他明天过来,我想那位有可能会对我们感激不已的!”

    “嗯!”

    “好了,都回去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