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暗流涌动
    老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一时间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要说痛苦吧,肯定是有的,但是病床上的老人已经九十多岁了,他的老战友们都已经先他而去了,只留下他一个正常的了,其他的都是在病床上躺着呢。

    “解放呀,我已经看见了,主席他老人家已经在向我挥手呢!”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并没有因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有什么沮丧,到了他们这种年龄的人,每多活一天都是赚到的,所以对生死也早就看淡了。

    “爸,您放心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您不会有事儿的!”

    “解放呀,我看着你几十年了,你心里在想什么爸能不知道吗?不要在为我白费力气了,我也早就想去见我的看战友们了,生死有命!”

    “爸……”

    “爸这一生没做过多少错事,最大错事就是不应该同意荣光去南疆参加战斗,以至于他一去不回,好在他也为我们叶家留下了种子!”

    “爸,他是军人,就应该有战死沙场的觉悟,您没有做错什么!”

    “爸,这次这次是错了,但是爸不后悔。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亲眼见见他们母子,我们叶家亏欠他们母子太多了!”

    “爸,当年您也是出于无奈才没有接他们母子回来,现在他们不是过的很好吗?孩子也有出息了,比他父亲更出色!”当年国家局势不太稳定,多年的隐秘战线工作,让病床上的老人树敌无数,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也知道他孙子荣光的死就是敌人为他设的一个圈套,虽然事后他已经处理了那些已经冒出来的人,但是还有多少人是处于暗中,即使神通广大的老人也不得而知,所以事情就耽搁下来了。

    “只要知道他们母子现在平安就可以了,我还能奢求更多吗?说到底也是我们叶家对不起他们母子两个,也许她还在恨我们叶家吧,虽然我掩盖了所有的事情,但是总不能掩盖所有的。”在老人和他父亲说话的时候,他父亲行将就木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北京城,有很多人都在看着,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担心不已,更有人欢喜不已,不一而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是政坛。那个叫解放的老人在执政的时候可是没少惩治一些人,虽然他们是罪有应得但是他明显是处理了太多的人,只因当时他在位置上,而且他父亲还建在谁敢说什么歪话。现在他父亲已经不行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父亲去世之后剪出他的羽翼呢。虽然不会对他本人怎么样,但是绝对会剪出掉他留下的所有人。

    北京某四合院书房里坐满了人。

    “爸,听说那老家伙快不行了?我们是不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着桌子后边的年近七十的老人说到。

    “住嘴,不论他儿子做过什么,都不是你可以议论的,你们要记住那位老人是一个真正的为国为民的人,知道当年的动乱有多少受到牵连吗?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幸免,而那位老人却稳如泰山,不是没有人想整他,但是他做的每一件事儿都没有私心。你大哥当年的事情是咎由自取,虽然我也心里也想报仇,但是他儿子也是一个为国为民的人,我们不能让人戳我们的脊梁骨!”

    “那我们就这样算了?”

    “即使我们就这样算了,也会有人出头的,我们什么都不要做就可以了,而且我们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但是我们不能直接出面,要不然容易落人口实,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等到合适的时机轻轻的推一把就可以,当年你大哥的仇我怎能不报!”

    北京某处。

    “大哥,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呀,现在他家里的定海神针快要离世了,我们的机会来了,当年把我从位置上赶下来,我一定要报这个仇!”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对着一个六十来岁的人说到。

    “是啊,我们等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吗?我相信会有其他人跟我们合作的。”另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说到。

    “我们等着机会等了太久了,也是时候出手了。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出手,那位可是还活着呢。”坐在上首的老人说到。

    “大哥,等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这个时候吗?医院刚刚传来消息那位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现在就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呀?”第一个说话的人有点不解。

    “老三,这些年你还是没有改变你的性格,那位还活着呢,我们怎么能轻举妄动,大哥的意思就是等那位真正的死了,我们才会有机会,只要他活着一天我们就不能动手,要不然我们会被戳脊梁骨的。”

    “老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改变一点,难道方面的事情还没有给你足够的教训?”坐在上首的老人说了一句。

    “那我们就再等几天,到时候让他知道我们家不是好惹的!”

    北京某个四合院几个人坐在一起商量着事情。

    “爸,医院刚刚传来消息说那位已经不行了,也就是在这几天的事了,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些准备?”

    “是该做一些准备了,当年他把你大哥从位置上拉下来,葬送了你大哥一生,这个仇我们是得报!”

    “要不是当年他出手我大哥何至于落到现在这种地步?爸,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现在还没有到时机,我们还要等,等那位正真去世了我们才好动手。我估计现在这个四九城里有很多人都在等那位去世的消息,一旦那位真的去世了,我想就是那些人攻击的开始,我倒是想看看他到时候会怎么办。失去亲人和政治攻击双重打击下他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胜券在握了?”被开始那个人称为大哥的人也说了一句,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透漏出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了,这么多年了他能安稳的把权利交接出去,坦然的退休,他手里一定还握有其他的底牌,但是我们看机会行事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