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无助的老人
    一个月后,小菲顺利的做完了月子,在这一个月里小菲可是江浩家里的老佛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高慧芳他们家距离江浩家里不远,为了照顾小菲,高慧芳干脆请了一个月假专门照顾小菲。高慧芳请假很顺利,现在谁不知道江浩得儿子了,高慧芳请假肯定是为了照顾小菲,谁敢在这种事情卡,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就这样高慧芳和江秀芳两个人日夜照顾小菲,倒是没有江浩什么事儿了。虽然家里有方芳这个女助理,但是这两个人一个作为奶奶,一个作为外婆,当然要自己照顾才放心了,而江浩也是睡了一个月的客房。

    “终于可以出去了,这一个月可是快闷死我了!”

    “小菲,你这刚满月可不能跟以前一样,现在天气这么冷,没事儿还是不要出去的好,你现在可不是以前你一个人了,你得保护好你自己的身体,不能任何的闪失!”看到小菲的样子,高慧芳就知道小菲打的什么注意,知女莫若母,高慧芳当然知道小菲心里现在想的是什么,小菲本就不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儿,这么长时间没有出门了,肯定想出去转转。

    “妈,这话你都已经说了一百多遍了,我都记住了!”

    “妈,就是要让你记住!”

    “妈,我也只是想让江浩带我去市里边转转,不会有多长时间的,一会儿就回来了!”小菲满脸无奈的说到,其实小菲也不是一个特别跳脱的女孩子,但是任谁被关了一个月也会迫不及待的想出去转转。

    “亲家母,就让浩儿带着小菲去市里转转吧,这都一个月了,小菲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当年我们也不是这样吗。出去转转也好,放松放松心情,咱们姐俩就在家里陪着诚诚好好说说话。”

    “还是我妈待我好,看看你都不让我出去!”小菲撅着嘴显得很可爱。

    “好了,好了,反正都已经满月了,就让小浩带着你出去转转吧。”

    “您真是太伟大了,您真是太有爱了!”小菲搂着高慧芳高兴的说到。

    “现在知道我伟大了,有爱了?我算是知道了,养了你这么多年白养你了。”

    “那妈,下午我就带小菲出去转转!”江浩一直没有说话直到现在才开口。

    “妈,赶紧做饭,马上就中午了,吃过饭我和江浩就走了!”

    吃过中午饭之后江浩开着车子带着小菲就朝东海市杀入,当然江浩走之前还给刘援朝和张万军说了一声,毕竟江浩是一个旅长不是什么自由的身份,虽然江浩不用跟任何人说,但是江浩觉得说一声还是很有必要的免得到时候真有什么事情找他。

    “江浩,这一个月可是闷死我了,现在终于解放了!”小菲显得有点得意忘形了。

    “妈不也是为你好么,医生一说了坐月子这一个月是最重要的可不能留下什么病根儿,要不然就是一辈子的事儿,小心五大错!”

    “算你有理,哼!”

    “想去哪里转转?”

    “哪里都可以,随便转转吧,也不一定非要有一个目的地!”

    “行,听你的,你最大!”江浩不知道的是在他和小菲东海市的时候,北京也发生了一件足以震惊所有人的事儿。

    ………………

    北京军医院特殊病房。

    “李院长,我父亲的身体怎么样了?”说话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病房里躺着的就是他的父亲。他父亲今年都已经将近一百岁了,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了。

    “首长,我直接跟您说了吧,老首长的身体现在很不好,虽然老首长年轻的时候没有参加过多少次战斗,但是毕竟曾经负过伤,当时的意见条件您也知道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治好老首长的伤,这就留下了暗伤。现在老首长的年纪大了,身体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嗯地步了,再加上暗伤的爆发……”李钰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但是对面的的那个老头已经猜到了李钰没有说完的话。

    “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这个老人痛苦的说到,人生最大的痛苦之一莫过于看到自己的亲人在自己眼前慢慢的走到生命的尽头,而自己却无法挽留。

    “首长,谁也没有办法了!老首长现在已经……,所以看看老首长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吧!对不起首长!”李钰也慢慢低下了头。

    “没事儿,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谁也逃不过这关的。”这个时候老人考虑的已经不是在父亲去世以后会不会遭到政敌打击的问题了,而是想着自己的父亲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了。

    “我能进入跟他说说话吗?”老人的声音充满了无力,转过身去,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落泪的样子。

    “老首长现在意识还很清晰,您可以进入说会儿话,但是时间不宜太长,毕竟老首长的身体很虚弱,对不起首长!”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父亲今年九十多岁了,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很长寿了,我不能苛求太多了!”这个时候这个老人不再是政坛上叱诧风云的铁腕人物了,而是一个面对父亲即将失去生命的无力的老人。老人轻轻的推开了病房的门,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仪器运转的声音。

    “爸,您感觉怎么样?”老人在他父亲的面前表现的很坚强,他不想让他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看到他软弱的一面,老人强硬了一辈子,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想让父亲看到自己的软弱,他不想父亲带着担心而走。

    “解放呀,医生怎么说?是不是就在这几天了?”病床上的老人意识很清晰,吐字也很准确,不过说出的话却让人很心酸。

    “没事儿的爸,刚才我问医生了,您就是一点小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您不用担心您的身体!”老人语气坚定的说到,似乎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就是真理。

    “解放呀,我的身体是什么样子我还能不知道吗?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了,这些年老战友都一个一个的先我而去,我也想那些老战友了。这两天我都已经看到主席朝我招手了。解放呀,你就别再让医生费心了,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没用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