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往事
    红军俱乐部一号包厢内,江浩有点惊愕的看着江秀芳和徐怀钰两个人,原来两个人之前就认识,怪不得刚刚见面的时候两个人那种表情。不过这也让江浩有点好好奇,江秀芳和徐怀钰两个人怎么会认识。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是啊老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秀芳姐你们两个就不要再打哑迷了。”

    “二十多年了,妈都没有跟你说过当年妈在部队里的事情,今天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跟你说说。”

    “是啊,秀芳姐没想到转眼间就二十多年过去了,如果不是你先说话我都不敢确认是你了,这些年你的变化可真大呀。”徐怀钰也有点唏嘘,自从江浩的父亲失踪了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江浩感觉他妈妈的话,一定会解开自己的迷惑。

    “当年我在东南军区服役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很帅气的男人,说起来我们认识的过程还有点可笑。当年我是在卫生队做护士的,他当时在东南军区一支侦查连队服役。两山轮战的时候,他所在的侦查连队奉命去前线参加战斗,我们卫生队也接到命令去前线参加救护任务。他在一次侦查任务中负伤了,当时负伤的还有你徐叔叔,我记得怀钰是被子弹打中了右腿,是吧?”说着江秀芳看向徐怀钰,似乎是想让徐怀钰证明她的话。

    “嗯,当时我们在执行侦查任务的时候遭到了敌人的埋伏,那一次战斗到现在我都记忆深刻。当时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侦查敌人的炮兵阵地的位置,因为敌人的炮火很猛烈,每一次炮击都能给部队造成很大的损失,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他们的炮兵阵地,然后集中优势火力消灭他们的炮兵。所以就有了那次任务,当时虽然上级给了敌人炮兵阵地的大致位置,但是那是一片很大的区域,我们必须一步一步的搜索那片区域,那个时候没有现在那么多的先进装备,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眼睛来完成侦查任务。”

    “我们为了完成侦查任务在那片区域里游荡了整整五天才确定了敌人的炮兵阵地。不过正因为我们游荡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暴露了我们的位置,而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所以我们就按照既定的计划准备撤退,当我们刚刚走出上级给的区域的时候就遭到了敌人优势兵力的埋伏。”

    “江浩你也是参加过战斗的人,应该知道战争的残酷。当时参加侦查任务的只有二十人,我们瞬间就遭到了敌人优势火力的打击,如果不是我们足够小心的话,可能在敌人第一次开火之后就全军覆没了。但是即使我们足够小心,但是我们在敌人的第一次火力打击中就损失了十二个人,还能够战斗的就只有我们八个人了,而且几乎是个个带伤。当时我们以为自己可能已经再也回不来了,因为敌人的兵力是我们的数倍。我们为了能够把消息传回去,就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留下五个人为我们掩护,我和其他两个人突围出去。”

    “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留下来的五个人是没有任何生还希望的,但是为了完成任务我们谁都不在乎生死,最后留下来的五个人都是伤势较重的战友,而我们三个伤势比较轻的人就肩负着把情报传递回去的任务。留下来掩护我们的五个战友,拼了命的朝敌人射击,就是为了吸引敌人的火力,给我们创造突围的机会。所幸我们三人都不负众望,成功的情报送了回来。虽然我们三个人成功的突围了,但是敌人的追击还是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而我们三个人最后也都受伤了,不过可能是我年龄较小的缘故,他们两个一路上对我比较照顾,所以只有我的伤势最轻,被子弹打穿了右腿。而另外两个战友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他们都受了很重的伤。”

    “我们三个回来之后就被送到了当时的野战医院,在那里我们三个人就认识了当时做护士的你妈妈。当时你妈妈平时可能不注意打扮自己,所以就显得有点土气。不过我们三个人却同时喜欢上了你妈妈,当时我们战友三个可都是有机会追求你妈妈的。不过当时你妈妈对谁都是一副爱搭理不爱搭理的样子,这就更让我们三个人着迷了。不过最后有一个人得到了你妈妈的芳心,当时也不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想的。至于你妈妈是怎么被他俘虏芳心的我就不知道了。”徐怀钰停下来喝了一口茶。

    “当时你徐叔叔他们刚从战场上回来送到我们野战医院的时候,我被吓得不轻。虽然我是一个护士,但是根本就没有见过那种吓人的伤势,好在我很快就调整了心情。开始和其他人一起查看他们的伤势。当时他们的伤势已经很重了,需要马上手术。当时手术结束以后,我作为一个护士,当时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他们三个人。这样我也就认识了你徐叔叔他们三个。”

    “一个月后他们三个人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大半,当时他所在的部队差不多已经完成了轮战需要回到原来的驻地,我们卫生队也随着部队回到了东南军区。哪个少女不怀春,他谈吐风趣,阳光帅气,而且还是一个英雄。我也在这一个月里渐渐的对他产生了好感。”

    “回到东南军区之后,由我继续照顾他们三个人,不过已经有人替我分担了一些平时的看护任务,所以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陪他了。我们两个人渐渐的暗生情愫,然后我和他不可避免的坠入了爱河。不过当时部队里的纪律很严,我们的恋情根本就不敢公开,所以除了你徐叔叔和他的另外一个战友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半年之后他的伤势完全好了,他也奉命从新回到了老山,这次去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没有回来。”(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