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流泪
    小菲一个人坐在江浩的病床前说着两个人之间的不是情话的情话,小菲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忽然小菲瞪大了眼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江浩,满脸的不敢相信和激动。小菲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害怕自己看花了眼。小菲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老花眼,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妈,妈,妈!”小菲激动的连着喊了三声。

    “小菲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江秀芳听到小菲的声音急忙从里边出来,小菲喊的急江秀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出来之后江秀芳才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

    “妈,赶紧过来(江秀芳赶紧紧走了几步到了江浩的病床前),妈您看看江浩的眼角,您看看江浩的眼角。”江秀芳顺着小菲的话朝江浩的眼角看去,一瞬间就秀芳也激动的不要不要的。眼泪瞬间就冲出了眼眶,滴落在白色的棉被之上,留下一个有点发暗的印记。

    只见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江浩,眼角里竟然流出了泪水,这不得不让人兴奋和激动。原来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江浩,对外界的任何刺激都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反应。现在江浩的眼角竟然流出了泪水,那就证明江浩对外界的刺激有了反应,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样子了。

    “小菲,赶紧找柳院长过来,让她过来确认一下江浩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处于激动之中的江秀芳没有被兴奋冲昏啦头脑,而是提出了赶紧让柳絮过来给江浩做一个全身细致的检查。

    “喂,柳……柳院长呀?我是小菲,我是小菲呀!”小菲拨通了柳絮的电话,声音里充满了激动。

    “小菲呀,怎么了,难道江浩出什么问题了吗?”柳絮接通电话直接问道。

    “是的,柳院长,是的,刚刚江浩对外界的刺激有反应了,有反应了?”小菲有点语无伦次了。

    “真的?”柳絮的声音提的很高,还充满了质疑,也是任谁听到将近半年对外界刺激都没有反应的人忽然有了反应,心中都会有点质疑的。

    “真的,我看到江浩流泪了,我看到江浩流泪了,我妈妈也在。我们都看见了!”

    “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我马上过去!”柳絮挂断了电话之后就赶紧赶往医院,本来今天柳絮是有事情请假的,但是小菲的电话打消了柳絮的想法。柳絮知道江浩的重要性,从不断有首长来看望江浩就知道上边对江浩有多么关心了。柳絮在北京军医院呆了二十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够得到这么多首长的重视呢。除了那些退休之后住院的老首长们,现如今江浩可是北京军医院第一重要的病人。

    小菲挂断电话之后眼泪就又忍不住落下来了,为江浩,为自己,也为孩子。江秀芳也是不停的在抹着眼睛,很快江秀芳的眼睛就变得红红的。

    “小菲,你是医生,你看看这些仪器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没有?”江秀芳作为一个现代人,还是比较相信医疗仪器的,她的话提醒了小菲。江浩身上装有很多先进的医疗仪器,小菲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当然认识这些医疗仪器。脑电图仪上明确的显示了江浩的大脑此时比以往活跃的多,再加上江浩流泪了,小菲大胆的猜测江浩可能很快就会醒了。

    “妈,江浩现在大脑的活动比以前强烈了许多,这是个好现象啊!”小菲笑着流着泪说到。

    “那,是不是浩儿就快醒了?”江秀芳一脸希冀的看着小菲。

    “嗯,快了。我就知道他不会抛下我们不管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小菲有点语无伦次了,她此刻实在是太开心了。

    …………………

    “怎么了?医院来电话了?”说话的是柳絮的老公徐怀钰。徐怀钰,北京市公安局新上任的局长兼任市委常委,副部级干部,岁。

    “嗯,医院里一个很重要的病人家属来电话了,说是病人对外界的有了反应,我现在得赶去医院了,今天中午的饭局看来我是不能参加了。先送我去医院吧。”

    “什么病人这么重要?哪位首长?”徐怀钰很好奇柳絮嘴里很重要的病人是谁,其第一反应就是哪位首长,要不然柳絮也不用这么上心。

    “不是首长,但是很重要。他自从住院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到现在都已经将近半年了。上边下了死命令不管多长时间,只要有一丝可能就要尽全力让他醒过来。”

    “谁呀?这么重要。”徐怀钰启动车子朝北京军医院开去。

    “是跟重要。他从今年四月份开始住院到现在,连续两任的中央首长都来看望过他,而且还不止一次。我说这些都违反纪律了。”

    “到底是谁呀?”柳絮的话,更让徐怀钰想知道到底是谁了。

    “江浩,他叫江浩。东南军区狼牙特战旅旅长,是一个很年轻的人。病历上显示他今年才岁。”柳絮跟徐怀钰说这些话是有目的的,徐怀钰作为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肯定会接触到很多的人和事儿,她不希望有一天自己的丈夫会在无意间得罪一个所有首长都看中的人。柳絮可不认为在首长的心目中她丈夫比躺在床上的江浩重要,所以就算是违反纪律也要说给丈夫听。

    “这么年轻?我记得以前狼牙特战旅的旅长是何志军,少将军衔,那岂不是说他现在也是少将军衔?”徐怀钰的话音里充满了不信和震惊。

    “嗯,应该是少将军衔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上边对江浩的所有事情都下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谈论除了病情以外的有关江浩的事情。你也要注意,不能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儿,要不然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看来有必要去认识一下这个年轻人了。”徐怀钰若有所思得说到。

    “嗯,是得认识一下,免得以后在不经意间就得罪了他。”(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