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奖励?处分?
    “大家都说一下关于江浩同志上次在北方执行任务的时所造成的后果问题。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意见。”

    “我先说说我的看法。我看过关于江浩同志上次在北方执行任务的详细资料,当时命令上明确的指出了江浩同志上次任务的具体要求,那就是营救被北方情报人员所劫持的我国动力研究人员徐浩然同质。后来的任务简报上说明了江浩同志刚开始的时候,任务过程都很顺利,没有惊动任何人。但是江浩同志在救出徐浩然同志之后,把徐浩然同志交给了前来接应的情报人员,而自己却又做了一件让大家都看不明白的事情,那就是重新返回动力研究所。这才是造成江浩同志现在昏迷不醒的主要原因。我的意见就是我们绝对不能姑息这个擅自行动的问题。”胡威什么时候都不忘踩江浩两脚,不过就是不知道路云辉为什么这么做。

    “我说说我的意见。我们不能单纯的从一个角度看待事情的本质。上次江浩同志在北方这执行任务的时候,后来虽然属于擅自行动的,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正是江浩同志的擅自行动的我们才能够在后来的谈判中一直占据有立地位。”路云辉总是跟胡威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

    “但是,最后谈判是江浩同志擅自行动的所造成的后果。如果江浩同志没有擅自行动话那就不会有后来的秘密谈判。所以这不是能够为江浩同志擅自行动的开拓的原因。如果以后其他人员执行任务的时候都像江浩同志一样的话,那我们的部队还有什么脸说我们是纪律严明的部队”胡威反驳路云辉说到,其实胡威说的也是一个事实,如果都像江浩一样擅自行动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跟着受累,更何况像这种出国执行任务的时候,任务参与人员如果擅自行动的很可能就会暴露自己,从而是执行人员处于危险之中。

    “我说说我的看法。我们必须要承认上次江浩同志营救完徐浩然同志之后,后来后来江浩同志所有的行动都是擅自行动的。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但是我们确实不能姑息这种擅自行动的的行为。如果所有人都像江浩同志那样擅自行动的话,那么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带来人员伤亡。”司徒长空跟胡威两个人是一起的。

    “我说说看法。上次江浩同志擅自行动给江浩同志本身就带来了不可预知的伤害,但是也正是江浩同志的这一次擅自行动,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帮助。而且江浩同志在昏迷之前还想着北方情报人员的名单呢。大家可能不知道江浩同志提供的这份名单的价值。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江浩的带来的一份名单相当于我们情报部门三年的工作成果。最主要个就是我们找出了徐浩然同志被劫持的事件真相。吕忠,第动力研究所副所长,如果不是江浩同志拿回来的名单,谁会想到他会是一个叛徒。如果吕忠没有被发现的话,不知道还会给造成多少损失呢。”楚天雄说到。

    “这不是我们姑息江浩同志擅自行动的理由,诚然江浩同志的这次擅自行动确实给国内带来了不少的帮助,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掩盖江浩同志擅自行动的事实。我们的部队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不能因为江浩同志的功劳,就对江浩同志擅自行动的行为不管不问。”胡威之所以对江浩不感冒就是因为曲风的原因。本来这次换届选举,曲风的军衔很有可能会晋升为上将军衔,但是曲阳的事情让曲风在首长心里印象低了几分。在首长们的心中家庭也是很重要的一项。如果曲风能够晋升为上将军衔,那么胡威的话语权无疑会大了很多。

    “胡副主席的话很对,但是我们不能用平常的眼光去看待江浩同志。无论如何江浩同志还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嘛总是会冲动的。徐浩然同志刚刚回来时候的样子想必大家都知道吧。江浩作为一个年轻人,而且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年轻人,看到徐浩然同志的样子会无动于衷吗?我想大家处于江浩同志的年龄段的时候估计会做出和江浩同志一样的选择。”虽然楚天雄只是一个军委委员,但是摆明了他才不会怕胡威,所以楚天雄反驳的时候都很有力度。

    “大家可能对江浩同志上次执行任务带来的后果不清楚,那我就重新说一下。正式由于江浩同志的擅自行动,我们才能在后来的谈判中一直占据有利地位,免除了北方在五一期间对国内东海市的报复性行动。虽然这也是江浩同志擅自行动造成的后果。但是我们不可否认江浩同志现在现在对北方的震慑,最近几个月以来北方跟我们之间的对话明显没有以前强硬了,我想这都是江浩同志带给我们的。毕竟谁也不想今天睡下了,第二天早上却看不到太阳了。”路云辉可是不遗余力的为江浩开拓呀,其实每个人都有私心,路云辉跟江浩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他当然想跟江浩结个善缘了。况且路云辉很确定现阶段没有人能够撼动江浩的位置,就连一号首长也不行,现在有很多棘手的任务都市需要江浩手下的四支突击队完成的。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路云辉的大孙子路兵还在非洲呢,跟着罗家辉四处征战呢,他可不希望路兵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也感觉江浩同志这次擅自行动没什么问题,毕竟无论如何这次事情的结果都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我觉得江浩同志这次擅自行动是没错的。无论江浩同志是不是擅自行动,只要能够给我们国家带来足够的利益就可以了,还管他是不是擅自行动呢。就像上次东海市间谍事件一样,江浩第一次利用手中的特权,但是结果确实谁也没有料到的。只要结果是好的,我们何必去追求过程呢。”一直没有说话的北京军区司令员周卫国开口说话了,一说话就镇住了所有人,没想到周卫国说话竟然这么不客气。(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