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换届了
    江浩忽然间明白了自己在做什么,自己自己该做些什么。守护,没错就是守护,守护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家庭,守护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以前江浩也许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单纯的为了报答首长们的信任,但是江浩现在彻底明白了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了。不再是以前单纯的为了执行任务而执行任务,而是为了在守护亲人朋友的同时为自己的祖国能够更好的繁荣富强而努力,也不枉自己穿越一次。

    想明白一切的江浩忽然间站了起来,这个动作吓了班长一跳,不过班长看到江浩脸上流露出的笑容,就没说什么。想明白的江浩不再掩饰身体里的杀意,周围的温度陡然间下降了很多,似乎就连空气都能够冻结。

    “为了这片土地,为了亲人朋友,我江浩纵使杀了千人万人又如何?我就是我,我就是江浩,我就是死神,谁挡了我的路我就送谁下地狱。神挡杀神,魔挡杀魔!哈哈哈……”江浩的声音很大,即使印军的炮击声都不能掩盖江浩的声音,江浩的声音在战场上传出去很远很远,似乎全世界都能够听到江浩那嚣张的笑声。想通这一切的江浩脸上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忽然江浩毫无预兆的倒下了,就那么直挺挺的倒在战壕里,意识也很快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年月日,为期天的第十八届全国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大会堂召开。今年是换届选举年,共和国要在这次大会上选举新一届最高领导班子以及其他诸如最高检察院院长之类的职务。新一届最高领导班子正式产生,一号首长赵阳,二号首长李念,三号首长杨耀光,四号首长董东升,五号首长徐继宗,六号首长张文凯,七号首长贺军红,之后就是其他部门的一号。李副主席也退下去了,接任李副主席的是苏长征。

    年月日,第十八届全国大会第一次会议胜利结束,一号首长赵阳和上任一号首长也完成了权利的交接,国内很平稳没有什么阻止敢在全国大会期间找共和国的不自在,这个时候找共和国的不自在纯粹就是找抽。

    一个月后北京中南海一号首长赵阳办公室。

    “北京军医院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传来?这都这么长时间了江浩怎么还没醒来?”一号首长在看到东南军区的一份报告时想起了还在医院躺着的江浩,于是就问了秘书祁海洋一句。

    “没有什么最新消息,军医院都是三天给这边一次汇报。算时间的话,应该今天中午之前就会送过来了。”

    “给军医院打电话,让他们院长过来一趟。我亲自问问江浩的情况。”

    “您亲自问问?”一号首长的话让身为秘书的祁海洋有点震惊,他了解过江浩的情况,一个年轻的有点过分的将军,现在还在北京军医院里边昏迷着呢。虽然他吃惊于江浩的军衔,但是没想到一号首长要亲自询问江浩的情况。这就让祁海洋迷惑了,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号首长要这么重视这个江浩。江浩的身份不是谁都可以知道的,显然祁海洋还不够资格。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看着秘书的样子一号首长赵阳随口说了一句。

    “是有点震惊!”

    “那是你不知道江浩自从进入特种部队之后为这个之后的服役情况。江浩在东南军区狼牙特战旅服役了将近八年,亲身参与的大大小小的任务数百次,没有一次失败。这个人对国家可是很重要的。”祁海洋没有在说什么直接退出一号首长的办公室给北京军医院打电话通知李钰来一趟了。

    李钰接到祁海洋的电话真是受宠若惊,虽然李钰也经常见到首长但是去中南海的次数可是不多。所以挂了电话以后李钰拿起江浩的身体报告仔细看了起来,祁海洋可是知道一号首长见他可是为了江浩。如果到时候一号首长问起来江浩的情况他也好有所准备,要不然一问三不知那还不丢人丢死。幸好李钰也一直关注着江浩的情况,对江浩也算是熟悉,现在只是从新看一遍罢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快李钰边看完了报告死神朝外边走去。

    ………………

    北京中南海一号首长办公室。

    “首长,军医院的人已经到了,您要不要见见?”

    “日程有什么安排没有?”

    “半个小时以后您有一个会议需要参加。”

    “那现在去把人领过来吧。”

    “是!”祁海洋退出了一号首长的办公室,就去接李钰去了,中南海可不是谁想进就可以进来的,平时没有首长招呼的,谁敢往这边跑。

    “报告首长,军医院的人过来了。”

    “让他进来吧!”

    “报告,北京军医院院长李钰向首长报道。”

    “不必这么严肃,我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了解江浩的具体情况,你给我说说江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报告首长,江浩这种情况我们也是第一次碰到根本就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的。现在江浩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比普通人还强的多呢。江浩已经昏迷了三个多月了,按道理来说长时间的不运动根本就不能保证自己的水准。但是根据我们的检查结果来看。江浩的肌肉群还是和以前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下滑。这也是让我们百思不得的地方。”

    “像江浩这样的情况大概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报告首长,我们也不知道江浩什么时候可以醒来,可能明天就醒了,也可能明年。专家组的成员已经不止一次研究过这个问题了,但是都没有什么好办法。而且我们也给江浩的身体做了很细致的检查,但是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头部也没有肿块或是瘀血什么的,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你的意思是说江浩也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