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蜕变
    江浩就像一具行尸走肉,机械的扣动着扳机,不停的射杀着冲上来的老人和孩子,眼睛也越来血红,像血一样的红。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空间都安静下来了,地上到处都是尸体,粘稠的血液在缓缓的流着。整个空间安静的可怕,江浩也停下了动作,许久江浩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浩被听到了一个似乎有点熟悉也有点陌生的声音。

    “江浩,江浩,醒醒,醒醒,咱们该回家了!”江浩猛的睁开眼睛,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妖异的红色,冷漠无情的眼神,似乎一切在这双眼看来什么都不是。在江浩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掐住了出这个声音的主人的脖子。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江浩总感觉很熟悉但是自己却不认识。这种感觉让江浩的情绪控制不住了,大手缓缓用力。美女的脸色因为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而憋的通红通红的,双手使劲的掰着江浩那支有力的大手。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想说些什么但是因为脖子被江浩用力的掐着,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瞪着双眼看着江浩,不解、错愕、伤心,一时间这名美女的眼神里竟然包含了很多种情绪,唯独没有愤怒。这双美丽的眼睛慢慢的变得越来越无神,最后变成了灰色。

    江浩轻轻的松开了双手,江浩结束了这名美女的生命。江浩站起来看着周围,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远处还停着一辆汽车。忽然江浩似乎想起了什么,低头朝他刚刚杀死的那名美女看去,随后脸色大便,江浩双眼瞬间变得无神,重重的跪了下来,抱起她的尸体。江浩的浑身都在颤抖,后悔、自责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

    “小菲,小菲,我是我是江浩呀,我是江浩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咋,睁开眼睛看看我呀。”江浩的声音了充满了后悔和自责。原来这个美女就是江浩的妻子刘小菲,小菲没有因为江浩的喊声就睁开眼睛看看江浩,她再也醒不过来了。

    “江浩,你还是不是人呀,小菲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杀了她,我跟你拼了。”这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愤怒,说着就朝江浩冲过来,不停的捶打着江浩的身体。江浩抱着小菲的尸体一动也不动任由这个中年妇女捶打,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怀里的小菲。这一刻江浩感觉全世界都是黑暗的,自己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最爱的妻子。悔恨、自责、痛苦,江浩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江浩忽然间害怕了,竟然想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让他不知所措的地方。江浩猛然起身朝无边无际的草原跑去,他要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在不停的狂奔,没有目的。就是这样一直的跑着。江浩希望自己就这样一直跑下去,哪怕是做个懦夫。江浩似乎是不知道什么是疲倦,不知道跑了多久,连江浩都记不清自己到底跑了多久跑了多远。

    忽然江浩似乎没有力气了,就这么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很长时间都没有起身。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胸膛,让人看见了一准认为是一个死人。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雪,不一会儿草原上就是白茫茫的一层。雪花在不停的落下,江浩就这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宛如一个死人一般。整个草原上除了风声和雪花什么也没有。

    “叮叮当当”一阵铃铛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一辆马车从远处过来,马车的主人是一个多岁很壮硕的中年人,一看就是一个蒙古大汉。马车很快就接近了江浩,一直到马车的主人现地上躺了一个人,停下马车,江浩都没有任何反应。

    马车的主人跳下马车把江浩的身体翻过来,看着微微起伏的胸膛知道地上躺的这个人没死。马车的主人是一个善良的人,抱起江浩把他放在了马车上,在马车的主人看来江浩只是有点冻僵了。然后继续赶路了,没多久就到了一个蒙古包跟前。马车的主人把江浩从马车上抱到了蒙古包里。

    蒙古包里的温度很好,里边很暖和,有一个多岁的女子,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这是一个三口之家。没多久江浩就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坐了起来,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马车的主人也现他醒了,看了看江浩的样子,马车的主人没有说话,倒是那个小女孩儿拿了一个烤羊腿走过来递给江浩。

    “哥哥,给你吃这个。”江浩听到声音后双眼里才稍稍有了点神采,看着这个小女孩儿,小女孩儿被江浩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坚持把手里的烤羊腿递给江浩,其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江浩缓缓的接过了小女孩儿递过来的羊腿。就这样江浩在这个三口之家住下来了,主人家也没有问江浩的来历和身份。江浩每天就跟着男主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过大雪天的也没什么可以做的。

    “小兄弟,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一个年轻人别整天死气沉沉的,天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不要总想着以前,要想想以后该怎么做,人总是要向前看的。”经过几天的相处,男主人看着江浩整天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有点忍不住说到。这几天他们一家三口对江浩都很热情,只不过江浩出了有时跟小女孩儿几句话之外,其他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呆。江浩没有说话,望着火堆在呆。

    江浩在这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江浩没说要走,主人家也没有赶江浩走的意思。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江浩现虽然自己还是很痛苦,但是小女孩儿的银铃搬的笑声和灿烂的笑容都在不知不觉中感染着江浩,让江浩看起来稍微有了一点点生气。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