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无尽的杀戮
    双方达成交易之后俄国对外情报局就召回了行动人员不再进行报复性行动,这些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如果俄国再进行报复行动,那么很可能就会引起战争。昏迷中的江浩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江浩的意识也在挣扎着。

    黑暗,阴冷,没有一丝亮光,江浩感觉自己似乎就是就是一个瞎子一样在不停的游荡。没有尽头,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唯一让江浩感到有点庆幸的自己手里有武器装备,虽然一直在黑暗中行走,但是没有一丝的害怕。

    江浩不知道走了多久都没有走出这片黑暗,在江浩的感觉中似乎过了千年万年一样。本来还能保持平静的心境出现了一丝丝的波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丝波动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到最后江浩整个人都处于狂暴的边缘。

    长时间在黑暗中行走的江浩就像一个**包,只需一个很小很小的火星就会瞬间爆炸。江浩感觉这片黑暗的地方带给自己不仅仅只有黑暗还有越来越大的压抑。江浩甚至都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仿佛自己要爆炸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许下一刻自己就爆炸了。

    处于爆炸边缘的江浩还在走着,忽然面无表情的江浩脸上竟然露出了一点点微笑,嘴角微微的朝上边翘起,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笑出现在江浩的脸上。江浩发现了一丝亮光,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即使是一丝丝的亮光都能让很远的地方人看到。

    江浩开始狂奔,一直跑,感觉不到饥饿,感觉不到疲惫,似乎自己就是一个不用休息不用吃饭的神人。很长时间过去了,在江浩眼中远处那一丝丝的亮光没有任何的改变,似乎江浩和光源的距离还是那么远,没有一点点的改变。

    江浩不管不顾继续快奔,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只要他跑道光源处就可以解脱了。江浩不知道这对不对,但是他决定还是按照那个声音所说的做。江浩早就已经厌烦了,如果江浩没有强大的意志力的话。早就崩溃了,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了。

    黑暗的环境让江浩忘记了时间,只记得狂奔,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不停的狂奔的原因都忘记了。终于经过江浩的不懈努力,整个黑暗的环境已经比以前那种什么都看不见的强了一点,周围的光线亮了许多。差不多已经可以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了,但是还是看不清楚。这个发现让江浩更是欣喜若狂,更加不要命的朝光源处跑去。

    在这里时间都没有任何意义,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或者是一秒钟,也或者是千年万年。江浩最初能够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不过是心理暗示罢了,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时间的痕迹。经过江浩的不懈努力终于到了光源的地方,这是一个巨大的光球,距离地面不到两米的距离,虽然光线很强,但是根本就刺眼,反而给江浩一种柔和的感觉。

    看着眼前的光球江浩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诉他,只要他摸上去这一切都会过去,这个声音充满了诱惑力。江浩根本就不能抵挡的住这种诱惑,缓缓的把手放在光球上。当江浩的手当上去的一刹那,原本空旷的周围就变了,出现了很多江浩熟悉或是不熟悉的人,原本寂静的环境一下子人声鼎沸。

    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手里拿着武器朝江浩扑来,江浩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回事儿人群就到了江浩的跟前,下意识拿出背在身上的枪支。看得出来这些人是要置他于死地,江浩此刻没有什么想法,他只想活下去。子弹不停的从枪口喷射而出,冲过来的人不断的有人倒下,剩下的人仿佛没有看他已经倒下的人一样还是奋不顾身的朝江浩冲过来。面对这么多人江浩不得不边打边退。

    江浩手里的枪似乎就是一把无限子弹的枪一样长时间的射击之后竟然还有子弹,江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实在是人太多了,好像无穷无尽,江浩根本看不到人群有所减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鲜血然红了地面,江浩就像一个杀人狂魔一样不停的扣动着扳机打死冲上来的人,江浩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后退然后不停的扣动扳机。

    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但是后边的人仍然悍不畏死的朝江浩冲过来,江浩的双手都已经麻木了,只是机械的做着扣动扳机的动作。眼睛越来越红,最后甚至变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那根本就不是一双人类可以拥有的眼睛,这是一双地狱里的恶魔才可以拥有的眼睛。冷酷、淡漠、嗜血、无情,不知道一双眼睛里怎么会衍生出真的多的情绪。

    地面上的暗红的血液到处都是,江浩对于自己的变化一点都不知道,只是心里有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不停的告诉他,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江浩彻底沉浸在杀戮之中,每一秒钟都有人倒下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江浩对着一切都熟视无睹,,脑子里生剩下一个字杀。

    江浩已经疯了,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阻挡江浩的杀戮,任何靠近江浩的人都被无情的射杀。忽然人群里有了一点点的变化,进攻江浩的人变成了老人和孩子,即便是这样也没有阻止江浩的杀戮,已经疯了的江浩任何人在他眼里都一样,都是江浩屠戮的对象,没有人例外。

    随着无情杀戮的进行江浩周身竟然刮起了淡淡的冷风,谁也不知道江浩到底杀了多久,每一个出现在江浩视线里的人都被灭杀,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江浩那精准的子弹。此刻江浩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仿佛江浩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只是机械的扣动着扳机击杀冲过来的人,江浩周身的风从微不可查到现在的的清晰感受。风,很冷,很冷,比冬天的北风还要冷上数倍,似乎我被这股风刮到的人连灵魂和思想都被冻结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