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军压境
    章坤的两个手下终于到了江浩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江浩的情况,江浩此时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看到江浩情况之后章坤的两个手下才放心下来。

    “老板昏迷过去了,怎么办?”

    “先把他抬上来,之后我们再做决定。”章坤子想了想说到,其实章坤也不想救江浩的,谁知道自己会救一个什么样的人。章坤的两个手下准备弯腰抬江浩,不过马上就停下了动作,看的章坤眉头一皱。章坤的一个手下挡住了章坤的视线,让章坤看不到具体的情况。

    “怎么……”章坤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两个手下举着双手慢慢的站起来了,这下章坤看清楚了,原来刚才还在地上躺着的人手里拿了一把手枪,其枪口对着一个手下的眉心慢慢的站了起来。章坤猛然间感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许多,不自然的打了一个哆嗦。

    章坤看到了一双眼睛,这根本就不是一双人类该有的眼神,无情、冷酷,章坤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这个人。

    对于常年作战的江浩来说即使在昏迷中,身体也会不自觉的做出一些保护动作。章坤的两个手下去移动江浩的身体这一动作让江浩的身体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险,所以才会在昏迷中醒来。

    “朋友,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想看看你怎么了,刚才看到你在地上躺着就想看看你现在的情况如何,我们真的没有恶意的。”章坤急忙说到。

    “把你的手拿出来,我想你的手一定没有我的子弹快!”江浩似乎是清醒了。江浩说完之后双眼死死的盯着章坤。

    “我们没有恶意,真的没有恶意的,把手拿出来。”章坤看着江浩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神就能够看出。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小事儿和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闹翻。更何况一看对面就是一个狠角色,章坤可不想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

    “这是哪了?”江浩看到章坤的手下照做以后赶紧问道。看样子江浩已经完全清醒了。

    “满洲里!”听到江浩的问话章坤立马回答。

    “具体点!”

    “满洲里西北公里,满北公路!”听完章坤的话,江浩皱了皱眉头,伸手就从章坤手下的口袋里拿出电话。江浩的这个动作,吓了所有人一跳,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江浩的动作,手机就到了江浩的手里,这更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是狼神,接东北军区司令部司令员办公室红色电话,密码,快速核对密码!”

    “确认密码!马上为您接通!”接线员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从她第一天做这个专线的接线员开始就有人告诉过她,如果有人启用这个专线,而且密码正确,那么就将摁响东北军区最高战斗警报。在接通东北军区司令员办公室红色电话的同时,她摁响了东北军区最高战斗警报。这个战斗警报的响起,预示着共和国东北军区所有部队将进入战斗状态,东北军区所属无论什么人必须在第一时间待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待战斗命令。

    此时共和国东北军区所属的导弹部队悄悄的撤出了伪装,让导弹进入随时可以发射状态。东北军区所属所有空军部队飞行员立即进入战机,等待起飞作战的命令。东北军区所属特种部队——雪豹特种部队,立即全员整装,所有人员马上就位。可以说江浩的这一个电话等于是调动了东北军区所有的野战部队。

    江浩以前也知道这个电话的,但是从来没有用过。一号首长告诉过江浩除非是事态紧急,要不然不能拨出这个电话。江浩也知道这个电话的重要性,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东北军区司令部。

    在战斗警报响起的同时东北军区司令员司徒长空上将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也响起来了。这个红色电话是专用电话,能够在办公桌上拥有一部这样的电话,就代表了你的权利。但是这种红色的电话即使知道号码也不能随便拨打,要不然等着被查水表吧。江浩这次利用移动电话就已经违反了规定,这样容易造成泄密。不过事态紧急江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是司徒长空!”司徒长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起电话。

    “我是狼神,在满洲里西北方向公里,满北公路,马上派人过来!”江浩没有废话直接说了目的,也不管司徒长空能不能听得懂。江浩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事情,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昏倒,虽然身体稍微恢复了一点但是根本就不足以让江浩长时间的坚持。江浩相信如果这个时候自己手里没枪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放倒自己。

    “我明白了!马上!”司徒长空放下红色电话以后立即拿起来办公桌上另外一部电话。

    “我是司徒长空,命令:雪豹驻满洲里特战中队立即出发,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到满洲里西北方向公里处,满北公路,到达之后一切行动听从一个叫狼神的人员指挥。”司徒长空缓缓的放下了电话。回想起半个多月以前中央的秘密命令,这个命令让司徒长空很震惊。据司徒长空所知共和国好久都没有这种命令了。命令的内容就是密切注意边境线附近的一切情况,如果发现一个人试图越境的话,立即准备接应,哪怕跟俄军局部交火也在所不惜。

    “司令员怎么回事儿?战斗警报怎么响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推门进来的是东北军区的政委聂为公上将。

    “刚刚红色电话响了!”

    “中央来了新命令了,难道要无缘无故和北方开打?”聂为公很惊讶。

    “不是,前段时间中央命令中提到的人回来了,现在就在满洲里。刚刚就是他启用了红色电话,我刚刚下达命令接他回来呢。”

    “给中央首长汇报了没有?”(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