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愤怒
    江浩正在悄悄搜索的身体突然一震,“看”到了让江浩愤怒无比的情形。徐浩然被俄军的审讯人员绑在电椅上,脸色通红扭曲,似乎是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徐浩然的胳膊被固定的死死地,根本就不能动弹,手上插着一个针头,上方吊着一个白色的吊瓶,白色吊瓶里的药水正在一点一点的进入徐浩然的体内。头上带着一个头盔样式的东西,江浩知道那是为了检测徐浩然的身体情况用的。徐浩然身上全都是血,看来俄军的审讯人员已经对徐浩然进行过身体方面的摧残了。江浩看到了徐浩然身上链接的仪器,那是很精密的测谎仪。一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根已经用过的一次性针管,很明显俄军的审讯人员正在对徐浩然进行药物审讯。

    江浩看到这一幕心里的杀意不可遏制的爆发了出来,虽然江浩也时常使用药物审讯,但是还从来没有过对一个普通人进行过这样的审讯。江浩心里充满杀意的同时更是带有对徐浩然的敬佩,这样的审讯就是一个经过残酷训练的特工都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了,何况一个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但是从俄军审讯人员的脸色上看,很显然徐浩然根本什么的都没有说,要不然俄军审讯人员的脸色不会那么阴沉。江浩此时的心里还带有很大的后悔,本来江浩认为徐浩然根本就扛不住俄军的审讯,但是现在看来俄军什么信息都没有得到。

    看到正在承受莫大痛苦的徐浩然,江浩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杀光他们,但是江浩不能这么冲动,因为监控室里画面显示的都这个房子的情况,如果江浩贸然冲出去就会被俄军重重包围,虽然江浩可以冲出去,但是江浩就不能保证徐浩然的安全了。虽然上边的命令中说了,如果是在不行可以结束徐浩然,但是江浩看到徐浩然这个样子,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一定要把徐浩然救出去,要不然江浩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江浩压抑住心里的杀意,脸上也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如果你仔细看江浩的双眼就会发现,冷酷、疯狂、无情、嗜血,让人不寒而栗。由于走过一次了,所以江浩很快就回到了监控室。

    江浩双脚用力蹬地,身体就像装了弹簧一样猛地朝高处窜去,双手迅速抓住窗沿,将身体挂在窗户的下方。江浩这是要上到楼顶之后重新下来,要不然江浩根本就没有安全进入监控室的可能。因为监控室外面也有很多的摄像头在不停的工作着。很快江浩就上到了楼顶,精神力仔细的监控着周围的情况,悄悄的从楼顶顺着楼梯下来。在楼的内部江浩倒是不怕有摄像头了,因为这种可以来回转动的摄像头每次转动都会有一个停顿的时间,虽然时间不多,但是对于江浩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江浩很顺利的就到了监控室的门前,江浩没有客气,直接掏出手枪装上消音器,左手开始转动门把手。当江浩把门把手拧到最后的位置的时候,猛然的推开了房门。江浩的精神力笼罩着整个房间,所以很清楚每个人的位置,所以在江浩推开房门之后看都没看直接就开枪了,同时身体也窜进监控室里,左手顺势就关上了了监控室的大门。装上消音器的手枪,声音很小,根本不足以让枪声传出去。当监控室里的守卫人员意识到有人进了监控室的时候,他们都已经下地狱了。江浩最先打死的一个守卫是距离警报器最近的那个,这个守卫的手就距离警报器的按钮不远,也许就需要两秒甚至一秒的时间就足够他摁响警报器了。

    江浩的出手很快,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时间,其他人刚刚把手放在腿上的手枪上就被江浩精准的子弹给结束了其一生,甚至有一个手枪都已经掏出来了,但是江浩怎么会给他们机会。几秒钟的时间江浩就杀光了监控室里面的所有人员,,而且都是枪枪爆头。因为爆头而喷出的脑浆弄得那里都是红红白白的。

    江浩在解决完所有的守卫之后,坐下来开始利用电脑试图控制所有的地面监控设备。江浩要让所有的地面摄像头出现的画面,都是江浩希望摄像头出现的画面。而且要是没人发现的话会一直循环下去。

    江浩很快就解决了监控摄像头的问题,“看”了一下监控室外边,没人。江浩悄悄的退出了监控室,并且把监控室给锁上了。江浩出来之后就大胆了许多,没有像进入的时候那样小心翼翼了。所有得监控摄像头都已经不能工作了,所以江浩就没有那么多的担心了。

    江浩很快就出了监控室的大楼,利用阴影朝正在审讯徐浩然的房子赶去。据江浩估计俄军之所以要在这里审讯徐浩然就是为了躲避可能出现的营救人员。要不是江浩亲自去了一趟俄军驻地,谁能想像的到,他们已经把徐浩然给转移了呢。

    这次江浩礼堂每那么多顾忌了,直接走的都是阴影处,只要躲避随时可能出现的巡逻人员就可以了。等江浩回到审讯徐浩然的房子的时候,俄军的两个审讯人员已经停止了对徐浩然的审讯。

    虽然徐浩然看起来很受外伤很重的样子,其实都不会危机生命。但是药物审讯的话一个不小心可真的是会死人的。徐浩然已经晕过去了,俄军的两个审讯人员不得不停止了对徐浩然的摧残。要不然不停的使用药物审讯会要了徐浩然的命的,万一徐浩然要是死了他们这可和他们的利益不符了。而且在江浩的感应中,徐浩然的呼吸平稳了许多,看来这两个审讯人员已经给徐浩然注射过治疗药物了。

    江浩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门前,屋里的两个人还在聊着天,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死神正在降临。(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