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说情
    赵红军听了曲风的话表面上装作很气愤的样子,实际上赵红军心里已经有点高兴了。自从曲风到了东南军区之后赵红军感觉自己处处受到曲风的钳制,虽然曲风做的不明显但是赵红军已经对曲风不爽了。以前杜元义在的时候赵红军两个人合作的不错,但是自从曲风来了之后赵红军感觉曲风是什么事儿都想插一手,不过赵红军毕竟在东南军区多年了曲风是没办法撼动赵红军的地位的。

    “老赵,我就先回去了,今天多谢你的帮忙了。”

    “政委客气了,都是一个战壕吃饭的搭档有什么好谢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江浩有点特殊就是不知道我这张老脸管不管用。”赵红军的话让曲风心里警惕起来,看来江浩肯定还有其他的本事,要不然赵红军不会这么说的。

    “老赵,不管成与不成今天都多谢了!老赵你先忙着,我就先回去了!”说着曲风就准备起身离开赵红军的办公室。曲风倒是不怕赵红军打电话,这种事情真的就是举手之劳打个电话而已,况且赵红军已经答应了就没有理由再反悔了。

    “那政委先忙着!”等曲风出了赵红军的办公室之后赵红军才笑着摇了摇头,感觉江浩这次真的把曲风气疯了,要不然堂堂一个东南军区的中将政委会来找他帮忙。说起来政委和司令是同级别的,但是在东南军区赵红军还是比曲风强那么一点的,因为赵红军的军衔比曲风高了那么一级。

    曲风走了没多久赵红军就准备给江浩打电话了,礼既然已经答应了曲风还是早点给江浩打电话的好,特战旅的命令下发以后就晚了。

    江浩刚挂断曲风的电话没多久就接到了高世巍的电话,高世巍电话里的意思就是让江浩别真的把事情做绝了,这对江浩以后的发展不利,不管江浩现在的身份怎么特殊终归是在东南军区当值的,不宜跟上级首长闹的太僵的,到时候曲风怀恨在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江浩整个幺蛾子,虽然江浩不怕但也是麻烦不是。做人讲究的是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了。

    挂断了高世巍的电话之后还没有五分钟江浩的电话就又响了,这次是谭国威的打过来的,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江浩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没想到只是特战旅开除一个特战队员就有这么多的电话打开。江浩此时想到的却是军区的每个首长在特战旅都安插的有人,要不然不会刚刚开完会议就有这么多的人给江浩打电话了。

    江浩无奈还是接起了谭国威的电话,谭国威在电话倒是没说什么让江浩网开一面的话,因为谭国威知道他的面子在江浩这里不好使,所以也没有自找没趣,只是简单的问了问特战旅的近况。江浩有点莫名其妙的挂断了谭国威的电话,不知道谭国威是什么意思。要说谭国威想要说情但是他话里行间根本就没有一点要说情的意思,但是谭国威还偏偏给江浩打了电话。看来自己跟这些老家伙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江浩心里默默的想到。

    就在江浩思考谭国威打电话的意义的时候,敲门声打断了江浩的思考。

    “进来!爸,你怎么过来了?”办公室就江浩一个人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直接就叫了一声爸。

    “我过来看看。怎么真的决定开除曲阳了?”

    “嗯,像曲阳这种害群之马我是坚决不会让他留在特战旅的。”

    “是不能让曲阳留在我们特战旅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开除了曲阳,那曲阳这一辈子可就真的完了,没有任何一个领导喜欢一个被特战旅开除的人的。曲阳的资料相信你也看了,他是咱们东南军区曲风政委的侄子,而且是他们曲家的这一代唯一的一个男孩儿,是他们曲家的希望所在,如果你真的把曲阳开除了,那么曲家以后在想站起来就难了,曲风政委的年龄已经等不到下一代的成长了。那以后咱们可是和曲风正式决裂了。”

    “决裂就决裂难道我还怕他一个曲风?”

    “江浩,我知道你的身份特殊,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明年就是换届年了,你还能保证这一届的首长们对你这么毫无保留的信任吗?虽然他们不可能收回你现在已经有的特权,但是你能保证以后向上走的时候上边不会给你设置诸多限制?不会让你就只是一把尖刀?”

    “这个应该不会,上面知道我的能力,如果他们不能笼络住我的话,我想他们即使睡觉也不会安心的。爸,知道为什么上面能够对我如此信任吗?因为他们需要我,需要我为国家扫清一些阻碍发展的绊脚石,的而且我还有随时可以结束他们政治生命的能力,所以上边才会毫无保留的信任我,即使我带着武器进中南海都不会有所检查。”

    “江浩,即使你的能力再强,你还能强的上国家?上面让你全权负责狼牙特战旅让是相信你,但是你把曲阳开除了会让上边怎么想?上边只会认为你还不成熟,一个成熟的人是不会把事情做绝的,军队也是一个官场,虽然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但是斗争也是很激烈的。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咱们特战旅是东南军区的下属部队。是受到军区的管制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绕过军区的。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曲风作为咱们东南军区的政委,在军区除了赵司令就属曲风最大,即使同属中将的你外公都不能和曲风相比。”

    “这些我都知道啊,但是我就是恼火。”

    “江浩你还年轻,曲风是首长,如果你真的把事情做绝了,那以后曲风想要找咱们特战旅的麻烦,那还不是随时都可以吗?虽然你不怕曲风但是即使曲风给你使了一个小小的扳子,也有可能造成咱们特战旅很大的问题的,所以现在根本不宜跟曲风南疆的。”

    “爸,说这些都已经晚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