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气疯的曲风
    江浩最后的话让曲风彻底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在曲风看来江浩只是一个特战旅的旅长,少将军衔,而曲风自己却是一个大军区的政委,中将军衔,两三年之后妥妥的上将军衔。虽然江浩现在还年轻以后得成就肯定会很高,但是江浩现在名义上就是曲风的下属。特战旅的归属还是在东南军区,只是在全军排在第一战斗序列。所以曲风彻底的怒了,感觉江浩有点目中无人了,本来曲风对江浩就有意见,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江浩就没有表现出来多少的尊敬,第二次就是自己去特战旅视察,江浩竟然提前出去了,而且特战旅的人还不知道江浩去哪里了。曲风上次到特战旅视察,提前几天就已经有消息传出来了,曲风压根儿就不相信江浩没有得到消息,既然江浩已经得到消息了还离开特战旅,那就是江浩不把他曲风放在眼里了。

    其实曲风上次去特战旅视察江浩还还真没有得到消息,当时江浩真在训练那些三代们,让特战旅的人没有重大的事情不要去找他,所以压根儿就没人跟江浩说过曲风将要到特战旅视察的事情,本来刘援朝要给江浩说的,但是刘援朝还没来得及跟江浩说,江浩就出国了。这就造成了曲风的误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特战旅已经习惯了军区首长们的视察,所以不认为曲风来特战旅视察有什么重大意义。

    江浩挂了曲风的电话之后根本一点都不在意曲风的反应,江浩知道曲风这个时候应该暴跳如雷了,任何一个被下属顶撞的长官都不会舒服的,更何况江浩这等于是断了他们曲家的前程。不过江浩一点都不后悔,像曲阳这样一点都不知道悔改的人,即使做了部队的领导,那对部队来说也是一件错事儿。

    江浩挂了电话之后该干嘛就干嘛去了,不过曲风这边可真是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呀。当江浩挂了曲风的电话之后,曲风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了,气的曲风直接就把手里的电话给摔了。门外的警卫员听到办公室里的动静之后赶紧进来,他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呢。不过进来之后看到曲风把电话给摔了就知道曲风这是真的怒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曲风能被气的摔手机呢。

    “出去!”曲风的声音里带着怒火吼道。

    “是!”警卫员赶紧出了曲风的办公室。其实不怪曲风火气这么大,任谁家被别人断了前程都会有这么大的怒火。如果是曲风自己的话,还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怒火,最主要就是曲阳的前途完了才让曲风这么愤怒的原因。

    曲风这个时候就像一个暴怒的狮子一样,看什么都不顺眼,摔了手机之后还不解气,警卫员出了他的办公室以后曲风挥手就把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部给打到了地上。曲风这个时候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小丑,连下属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曲风的怒火在胸中翻腾,感觉自己就像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

    曲风重重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双眼就像能够喷出火焰一样。伸手重重的解开了自己脖子间的风纪扣,仿佛这样能够缓解他胸中的怒火一般。通红的双眼,扭曲的脸庞曲风就像一个择人而噬的猛兽一样盯着地上的文件,似乎地上的文件是他的十世仇人一般。曲风感觉自己要是不把这个怒火发泄出来自己就会被怒火吞噬。

    按道理来说能够做到曲风这种位置上的人都是极具城府的人,曲风的表现就不像是一个成熟的领导。这也是上边能够看中曲风的一个原因。任何事情都表现在脸上,对于这样一个人上边才好掌控。当然并不是说曲风就真的没有城府了,只是曲风就是这样一个人罢了。这次曲风也是被气坏了才会这么失态的。

    曲风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不断起伏的胸膛证明曲风的怒火还没有被他压下去。曲风一个人静静的坐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冷静下来,冷静下来的曲风马上就变得睿智起来了。江浩既然敢这么顶撞自己,他肯定是有所倚仗的要不然江浩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顶撞自己的。曲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几个相熟的人打电话了解一下江浩到底有什么背景能让江浩肆无忌惮的顶撞自己。实际上军区的哪个首长不知道江浩的特殊性,也只有调来没多久的曲风不知道了,谁闲着没事儿会跟曲风说这些。

    曲风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才弄明白江浩的背景,原来江浩竟然是李副主席的孙子,怪不得江浩敢这么有恃无恐。不过曲风这个时候忘记了江浩的年龄,江浩能在这么小的年龄就能晋升少将,很显然不是有背景就可以做到的。

    已经打完电话的曲风轻轻的扣上了风纪扣,这个时候的曲风完全看不出一个小时前暴怒的样子。戴上了自己的军帽,整理了一下有点褶皱的军装,曲风决定去找赵红军了,让赵红军给他说说情,不能真的让曲阳的档案上写上被狼牙特战旅开除的字样。

    “小刘,你去把里边整理一下!”面无表情的曲风出了办公室对警卫员说到。

    “是!”

    曲风说完不等警卫员有什么反应便大步离开了自己办公室,朝赵红军的办公室走去。很快曲风就到了赵红军的办公室。

    “政委怎么有空过来了,有什么事儿打个电话不就可以了,何必亲自跑一趟?”赵红军明知故问。

    “老赵,我这次真是有事情找你帮忙了。”曲风脸上带着难看的笑容,同时心里暗自腹议,特战旅的会议结束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会不知道我的来意?

    “有什么事儿,能帮的我尽量帮,帮不上忙我也没办法。”

    “是这样的,我有个后辈在咱们狼牙特战旅服役……”曲风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江浩太不像话了,年轻人谁没有犯错的时候,知错能改还是好战士嘛。我这就给江浩打电话,太不像话了。”赵红军说着就准备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江浩打过去。(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