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母亲
    江浩他们从军区总院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就开始继续训练,但是耿继辉他们都是有点心不在焉,就连江浩自己也是一样有点不用心了。江浩知道他们心里难受,虽然郑三炮找到了,但是想到郑三炮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样子,他们心里就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所以江浩也就没有说什么,下午的时候干脆就停止了训练。江浩找来了红细胞的人让他们现在咱们代替耿继辉他们几个充当临时教员,本来江浩是想让火凤凰的人过来充当临时教员的,但是火凤凰的人现在也在训练新队员抽不出身来,所以才让红细胞的人过来了。

    江浩在当天晚上给受训人员强化过后,就想着第二天跟耿继辉他们一起去郑三炮的老家接他妹妹和妈妈过来。江浩之所以有空是因为江浩对受训人员并不像耿继辉他们那样,尽力的为他们强化,只是稍稍的强化了一下,因为时间长着呢。所以这些受训人员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酸痛的,只能做一些恢复性的训练,要不然容易给身体留下很大的暗伤的。

    第二天早上江浩就把耿继辉他们叫过来了,说了他的想法,最后竟然他们六个人去了。为了赶时间,江浩直接给他的辉腾换了牌照,换上了那个很嚣张的红色的车牌京-,耿继辉他们开的到是普通军牌的车子,六个人三辆车子,一路高速朝郑三炮的老家赶去。郑三炮的入伍资料上显示他的老家在陕西那边的一个农村隶属于赤洪县,至于郑三炮为什么会在东南军区当兵那江浩就不知道了。

    一路上江浩他们的车速都很快,东海距离陕西赤洪有多公里的路程,原本至少需要个小时才能到达的,现在他们六个人只用了个多小时就到了,辛亏现在有车载导航,要不然还得看地图呢。江浩他们的赤洪县城之后就决定第二天再去郑三炮老家所在的村子,根据地图上显示,他们即使到了赤洪县城了,但是距离郑三炮的老家还有差不多近公里的路程,况且他们现在都有点饿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江浩他们就出发了。郑三炮的老家叫郑家村,路上路况和不好而且还都是山路,幸亏能开车要不然江浩他们估计就会来一次越野训练了。近公里的路程,江浩他们走了差不多两个半小时才到了郑家村。

    “大爷,问你个事情?”江浩拦住一个老大爷。

    “什么事儿啊?”

    “请问,郑三炮家里怎么走啊?”

    “你们是什么人啊?找郑三炮家干什么呀?”

    “我们都是郑三炮的战友,找郑三炮的妈妈有点事情。”江浩之所以不跟郑三炮的母亲打电话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郑三炮母亲的电话,而且像他们这些执行秘密任务的人的手机里边根本什么信息额的都没有,所以江浩根本就不知道郑三炮家里的电话,而是要问别人。

    “哦。她们家前两年搬城里住去了。现在他们家可是很有钱的。我说后生,你们到底是什么部队啊,那么赚钱。明年我让我那小孙子给你们送过去。”

    “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不过我们一定欢迎。对了,大爷您知道不知道郑三炮的家人现在的住址?”

    不知道啊,现在她们很少回来了,不过我知道谁有她们的电话,你们跟我过来,我带你们去。“大爷说完转身就走了,江浩他们赶紧跟上。没走几步就到了一个房子看起来很旧的院子门前。

    ”郑火,开门你家来客人了。“大爷上前就开始使劲的拍打着大门,,。

    ”来了,来了。六爷爷,您怎么过来了?您说恶客人你?不会是他们,我又不认识他们。“

    ”行了,我跟你说他们都是你家三炮的战友,他们是来找郑力(郑三炮的父亲)媳妇的,我寻思着你不是有他们的电话吗我就给带过来了。后生,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儿。“

    ”谢谢大爷!“大爷摆了摆手手没有说话。

    ”你们真的是我哥的战友?“

    “你哥?对对我们是你哥的战友。能不能把他母亲的电话给我们,我们现在找郑三炮的母亲是真的有事儿。”

    “我是三哥的堂弟,他在我们家排行老三,告你们婶子家的电话到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们怎么证明你们是我哥的战友?要不然让我如何相信你们?”看来郑火的心思还是不少的。

    “把你们的军官证给他看看。“耿继辉他们纷纷掏出自己的军官证递给了郑火,不过江浩没有拿。

    ”你的呢?“

    ”我的军官证现在没办法给你看。不过他们的证件背后有编号,你可以打电话验证一下。“

    ”算了,我相信你们。你们记一下吧,*********,好了你们记住了吗?“

    ”谢谢了,那我们就先走了!“说着江浩他们就准备转身离开。

    ”进来喝杯水再走吧?“

    ”不了,我们还要赶去县城呢,谢谢了。“

    ”不客气。“江浩他们出来之后就赶紧给郑三炮的母亲打了电话。

    ”阿姨,请问您是郑三炮的母亲吗?“

    ”对,我是,干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的有点苍老。

    ”我是郑三炮的战友,过来找您有点事儿,我来你们以前住的村子,但是村子上的人说你们现在对搬到了县城,所以我就想问问您现在地址在哪里,我们下午过去找您去。“

    ”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呀?“

    ”我们大概下午一点左右就到了,您看你的地址……”

    “下午,一点我会在县政府的大楼前等你们,你看怎么样?”

    “行,下午见阿姨。”

    “再见!”看来郑三炮的母亲对他们有很大的戒心,要不然不会选择在县政府大楼前见面。郑三炮以前个她母亲打电话从来都不提他战友的事情,每次打电话不是给家里汇钱就是说几句话就挂了。

    “看来老炮的母亲不相信我们我,我们下午得找个人证明我们的身份才行,要不然我们很可能被当成骗子。”

    “但是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找谁来证明我们的身份呢,这个人的身份不能太高还不能太低了。身份太高了咱们更像骗子,低了根本就没有人认识。浩哥你说我们该找谁?”

    “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就会县城,找他们县局的局长来给我们证明身份,我想他会很乐意的。”上午点左右的时候江浩他们就回到了县城,众人稍微吃了点东西就急急忙忙的朝县公安局赶去。

    …………

    在县公安局的办公大楼里,江浩他们见到了赤洪县公安局的局长曹世伟,当江浩他们站到曹世伟的面前的时候,曹世伟的心里很是震惊,这些人中最低的都是上尉军衔,最高的一个甚至是中校了,不过曹世伟也看出来他们都隐隐约约以那个没有佩戴军衔的年轻人为首。

    “曹局长,我们过来是想,下午你给我们证明一下我们的身份,我想曹局长知道怎么分辨军官证的真假吧?把你们的军官证给曹局长看一下。“曹世伟简单的看了一下,确认了军官证的真实性,就还给了耿继辉,曹世伟相信还没有人敢在县局的公安局里假冒军官呢,何况是一群军官呢,曹世伟只是很好奇江浩的身份。江浩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其他人却以江浩为首。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曹世伟看了耿继辉的军官证时候赶紧问道。

    ”下午跟我去县政府大楼前等一个人,到时候你证明我们的身份是真的就可有了。“

    ”我知道了。您看这马上就中了,吃顿便饭再走吧。“

    ”不了,下午一点你直接去县政府大楼前就可以了,我们就不在过来了。“

    ”没问题!没问题!“

    ………………

    下午一点赤洪县政府大楼前,江浩一个人默默的等着。不过一点的时候江浩给郑三炮的母亲打了电话。她说马上就到,等她到的时候差不多都下午两点了。郑三炮的母亲是一个多岁的中年妇女,头发已经有点花白了,脸上都有了很深的皱纹,穿着一般。

    江浩见到郑三炮的母亲之后,直接让曹世伟证明他们的身份,开始的时候他还不信,最后还去了县政府一趟,看见来来回回的叫曹世伟曹局长,郑三炮的母亲才相信了江浩的话。不是郑三炮的母亲小心,而是现在骗子太多不得不让她小心,现在她们家富裕了但是可不能被人给骗了,所以她才这么小心。

    江浩跟着郑三炮的母亲去了郑三炮的家里,郑三炮的家里确实不错,房子装修的不错,而且房子的位置很好,三室一厅,郑三炮的母亲现在就就支了一个小小的水果摊子卖水果。郑三炮的妹妹郑晓雪还在上高中你,不过已经高三了。郑三炮他们家以前也是生活不下去了,才让郑三炮当兵的,当时最近几年应为郑三炮出的任务次数多了补贴就多了,再加上在部队根本就没有什么花销,所以钱大部分都寄给家里,江浩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像江浩他们每次出任务都有补贴的,应为每次任务他们都拿命在拼,所以规矩任务的不同补贴也是有多有少,多的有十几万,最多的有几十万,少的也有上万了。

    …………

    郑三炮家里。

    ”说吧,你们都是三儿的战友,是不是三儿在部队里出事儿了?“郑三炮的母亲很平静,即使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没有像江浩想象的那样,激动,平静,平静的可怕,似乎就是在说一件跟她毫无关系的事情。江浩把郑三炮现在的情况详细的跟他母亲说了一遍,并且说这次过来就是带她和她女儿一起过去的。

    “知道了,那我们什么时候走?”郑三炮的母亲听完之后,没有哭没有激动,很平静的问什么时候走。

    “阿姨,我们的意思现在就走,您的意思呢?”

    “那我收拾几件衣服,给晓雪的老师打个电话让晓雪回来。”郑三炮的母亲说完不等江浩他们有什么反应,就起身进了卧室。江浩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心里很难受,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解。

    郑三炮的母亲走进卧室之后,背靠着房门就瘫了下来,当江浩他们过来的时候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亲口听江浩说了情况,她仿佛天一下子就塌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