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容乐观
    ”江浩,这个消息保管你高兴,刚刚咱们军区传来消息说,郑三炮已经找到了,现在正在军区总院接受治疗呢。“

    ”真的?一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能拿来开玩笑吗?你们现在到哪里了?”

    “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到军区了。”

    “我在军区等你们,到时候你们几个直接去军区总院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好的,小庄听到了吗?一号说找到老炮了,一号说找到老炮了!“江浩此刻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真的是激动的无以复加。

    ”浩哥,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就知道班长不会抛下我们的,我就知道班长不会抛下我们的。“小庄的泪瞬间就落了下来,不停的用手擦着。

    ”对,我们说过的要同生共死的,要死也是一起死,我“江浩激动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只是留着泪在笑,眼泪都流到了江浩的嘴里,但是江浩却感觉泪水都是甜的,就像是加了蜜一样甜。

    ”浩哥,浩哥,我我“小庄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小庄,小庄,看路,看路。“江浩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全体提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军区。“江浩放了下对讲机,小庄这个时候也稍微的冷静一点,脚踩油门儿,车子的速度马上就提上来了。本来要一个小时的路程,短短的分钟不到就跑完了,路上的时候各个连队都在自己主官的带领下回了各自的驻地。只有江浩他们乘坐的这辆车直接开进了军区。

    当江浩他们到达军区的时候何志军已经在等着他们了,江浩没有客气直接坐上何志军的车就朝军区总院赶去。

    ”一号,他们是怎么找到老炮的?“江浩刚坐上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当时你跟我说了之后,我就马上通知其他在那条河流的下游救灾的兄弟部队注意河面的情况了“江浩当时找了郑三炮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再加上上边的命令就直接走,但是江浩却跟何志军说了郑三炮失踪的事情,何志军当时就跟那条小河下游救灾的兄弟部队发了消息让他们多注意河面的情况,可能会有人顺着河流漂下去,但是何志军当时也是不报什么希望的。

    当时正在下游救灾是东南军区第集团军的一部分,接到何志军的消息之后就让其他人员时刻注意河面的情况。但是知道第二天早上都没有什么发现。说来也是老炮的运气,由于天气放晴,河流的水位也开始明显的下降,安置点的管理就有点松懈了,两个、岁的小孩,偷偷的溜出了安置点玩。小孩子都是喜欢玩水的,于是他们两个走到了离小河不远的地方玩水。当这两个小孩走到积水坑的时候,就发现了当时还抱着一根木头的老炮。他们两个以为老炮死了,就吓坏了赶紧回了安置点。回去之后,两个人都吓坏了,不敢跟父母说。他们的父母吃饭的时候发现了他们两个的异样,在大人的追问下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们家里的大人赶紧跟执勤的战士说了情况,后来老炮顺理成章的就被他们救了。等何志军接到消息的时候老炮就已经在去往军区总院的车上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军区总院,江浩没等车子停稳就迫不及待的跳下来,朝医院的大厅走去。

    ”江浩,跑那么快干什么?你知道郑三炮的病房吗?“

    ”对,对,老炮在那个病房?“这个时候耿继辉他们已经到了江浩的身边,脸上写满了激动和期待。

    ”郑三炮现在在重症监护室,让医生带咱们过去。“江浩随便拉了一个医生就让他带着自己去重症监护室,那个医生一看两个将军,其余的也都试校官,二话没说就带江浩他们过去了。路上还跟江浩他们说了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快江浩他们就到重症监护室外边,他们隔着厚厚的玻璃看到了正躺在病床上的郑三炮。

    病床的周围全是医学仪器,嘴上带着氧气罩,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让人看了就很是心疼。

    ”医生,他现在身体状况如何了,他什么时候会醒啊?“江浩看到几个医生过来也不管是不是郑三炮的主治医生就赶紧拉过来询问郑三炮的情况。

    ”对不起,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是医生你不知道?”江浩的声音提高了。

    “我不是他的主治医生,所以我不清楚他现在的情况,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这个医生虽然被江浩的抓的疼的直皱眉头但是还是不敢发脾气,因为江浩的肩章。要是一般人早就发火了。

    “对不起,对不起!”江浩这也是关心则乱。

    “没事儿,我去给你们叫他的主治医生。“江浩松开手之后,那个医生就赶紧找郑三炮的主治医生去了,他可不想在被江浩抓一次。很快刚才的那个医生就跟着另外一个年纪稍大的医生过来了。

    ”这位是他的主治医生。“

    ”你好,我是里边那个人的主治医生,我叫戚运来,叫我戚医生就可以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你好,我,们都是他的战友,我叫江浩,戚医生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危险?他为什么会昏迷?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啊?”江浩一连串的问题让戚运来不知道该怎么回到了。

    “这样,咱们都站这里不行,去我的办公室再谈好不好?”

    “嗯!”

    “小庄,你们现在外边等着,我和一号进去就可以了。”

    “那好吧。”

    “请坐,有什么问题现在你们可以问了。”

    “戚医生,他现在怎么样了?”江浩刚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的身体里的积水已经抽出来了,现在到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虚弱,不过这是重症病人的通病,所以你们就不要在担心。”

    “戚医生你的意思是说他没有危险了?没有危险还在重症监护室?”

    “我是说他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了,不是说他现在没有危险,实际上他现在的问题很不好,大脑皮层一直没有明确的反应。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想他这样的战士,他被拉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一只羊呢,当时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只好把羊给肢解了才让他的肌肉松弛下来了。说来奇怪,我们刚把羊给肢解了,他的肌肉就松弛下来了。”

    “那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什么时候会醒?”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江浩的声音一下就变了。

    “大脑人人体最神秘的地方,现代医学根本就不能探出大脑的情况,像你战友的这种情况,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等。”

    “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不知道会什么醒过来?”

    “恩,有可能明天就醒了,也有可能一个月后就醒了,也有可能一年”

    “那他是不是也有可能永远都这样了,在也醒不过来了?”

    “不排除这种情况,而且是有很大的几率会醒不过来,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那国际上有没有针对他这种情况比较先进的技术?”

    “现在国际上对于大脑的研究都是处于很浅显的的地步,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帮助。不过想要促使他醒过来也不是社什么办法都没有。”

    ”什么办法?“

    ”像他种情况虽然对外界认知有障碍,但是他对外界还有细微的反应的,所以你们可以经常跟他说些你们之间记忆比较深刻的事情,可以是任何事情,不过最好还是通知他的家人过来,另外我们会辅助物理治疗的。“

    ”那像他这种情况被唤醒的几率有多高?“

    ”他这种情况比一般人要严重的多,要是一般人的话苏醒恶几率不会超过一成,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不过他和别人不同的是他的求生意志很强,而且身体素质很好,要是一般人的话根本就等不到救援就没了,他刚送来的时候我们根据他身体状况分析他至少在水里边呆了小时以上,要是一般人早就不行了,可见他的求生意志和身体素质都没的说,所以他被唤醒的几率还是很高的。他现在昏迷是因为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所以我们双方要结合起来,利用感情治疗和物理治疗,争取最好的治疗效果。“不过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自己的了。

    ”谢谢医生,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有什么事儿过来叫我。“

    “浩哥,情况怎么样?”江浩和何志军刚出医生的办公室,小庄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围上来。

    “没事儿,刚才医生说了,老炮在水利泡的时间太长了,现在身体非常虚弱,不过过段时间就好了。”

    “老炮问什么会昏迷不醒呢?”强子问题尖锐。

    “医生说,这是人大脑保护机制起作用,过几天就好了,大家不用太担心了。不过,等会儿小庄和耿继辉你们两个开车去老炮的家里,把他妹妹和母亲接过来,医生说最好还是有家属在身边的好。”

    “恩,等咱们回了基地我们就去。”何志军没有说话,默许了江浩的意见。

    “走吧,咱们先回基地吧,咱们呆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天气放晴了,训练也得开始了,训练都已经停了好几天了。”江浩他们走的时候江浩还专门找戚运来一趟,把他电话留给了戚运来,并叮嘱要是郑三炮有什么问题一定要给他打电话。江浩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基地,江浩也没有集合那些前来受训的人员,满脑子想的都是郑三炮,想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郑三炮更快的醒过来。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