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意外
    江浩和李东来两个人去了指挥部,这个时候的指挥部谭国威和蒋万里都在呢,他们两个现在在商量着怎么迎接李东来呢,殊不知李东来这个时候已经快到他们指挥部的跟前了。

    “谭副司令,蒋参谋长,你们看看这是谁?”江浩没有进去之前就已经观察过了指挥部里的人,赫然发现谭国威竟然已经赶过来了。

    “李书记,怎么只有李书记你一个人啊?“

    ”其他人都在外边呢,不想让他们过来。免得过来的人吵到你们。所以我就把他们留在外了,再说了如果所有人都进来的话,你们这个帐篷也不够大呀。”李东来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让人一看就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信任他的感觉。

    “咱们先去老百姓安置的地方看看吧。”

    “行,你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

    “李书记这点就说错了,咱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主客之说,我们都是一家人。”

    “对,对都是一家人,军民一家亲嘛。你们几个把水跟食物都带过来。”李东来吩咐跟他一起过来的其他官员去整物资。

    江浩他们四个人却朝受灾群众的安置地点。

    ”这次洪水多亏了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及时通知,东海市很有可能已经是一片汪洋了。“

    ”李书记说笑了,这只是我们的职责。“

    ”大爷,这边怎么样啊?“”小姑娘,今年几岁了呀?“一路上李东来都在和那些受灾的老百姓说话,他已经忽略了身边还有江浩他们呢。这个时候李东来过来的时候,呆的慰问物资也已经拉过来了,谭副司令赶紧组织人员发放慰问物资。

    受灾安置点很快就转完了,江浩他们又跟着李东来去了堤坝哪里。在江浩看来,李东来的慰问更多的只是一种形式罢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实际的用处。不过李东来在堤坝上的一个动作让江浩改变了他对李东来的看法。

    李东来他们刚到堤坝的时候这边已经没有昨天忙碌的景象了,更多的是防范性质的。李东来刚走到一个战士的身后,那个战士脚底滑了一下,李东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住这个战士。,但是李东来毕竟年纪有点打了,根本就没有扶住这个战士,而是被这个战士给带倒了。周围的人赶紧上前去扶他们两个人,这个时候李东来对摄影师说了一句话“把这点掐了”不管李东来出于什么目的说的这句话,但是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就改变了江浩对他的看法。在一般人看来,这可是一个政治生涯的亮点,但是李东来却要求摄影师给掐了。

    “你没事儿吧?“

    ”报告首长,我没事儿。“但是江浩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脚裸已经扭到了。

    ”过来个人,带他到医务所看看,估计扭到脚裸了。“很快那个战士就被人扶着走了,这个时候江浩才回过头问李东来。

    ”东来哥,你没事儿吧?“江浩的话一出口就知道坏了,果不其然周围的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江浩,就连谭国威和蒋万里都很意外。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我和江浩是远房亲戚,所以他才会叫我哥,大家不用奇怪。“李东来心里其实有点小小的激动的,江浩今天在公共场合叫他哥,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以后只要他不犯什么大错误,就不会有人动他的,如果想要动他就要考虑江浩的反应了。以前江浩他们两个只能私下里称呼一下,现在已经挑明了,对他也是很有好处的。这也算是李东来摔着一脚的意外收获。

    李东来的慰问很快就结束了,前来慰问的人员都跟着李东来走了。不过江浩终于发现今天李东来的慰问并不是政治上的作秀,因为李东来看到满地休息的战士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是疼惜,就像疼惜自己的孩子。

    李东来走了之后,安置点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网络上已经传疯了几份视频,不过这几份视频的内容都差不多,都是关于一首歌曲的视频。不管是哪个视频网站的首页都挂着这几份视频,当天视频点击率进入了前十。这几份视频就是昨晚几个年轻人上传到网上的那几份视频。

    每个视频的下方都有很多的留言。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网名叫我就是我的说道。

    网名叫我不是高富帅说道:为什么我坐在家中,眼里还会进沙子呢。

    ”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今年国家冬季招兵我一定会去!“

    “经过坚定,视频里边唱歌的人应该都是军人。”

    “我知道,他们应该是东海那边抗洪救灾的军人,而且这首歌肯定是送别战友的。”

    “楼上的意思是他们的战友牺牲了?”

    “恩,我敢那我性命担保他们的战友一定是牺牲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流泪,我说我被他们感动了!”

    网络上什么留言都有,不过江浩他们并不知道。等江浩他们知道的时候抗洪救灾工作都已经结束了。这几份视频就像病毒一样疯狂的在网络上流传,几乎所有看过的人都被江浩他们的声音感动的落泪了。不是说江浩他们几个人的声音有多好听,而是他们倾注了感情。这几个视频刚出现网络上的时候,还有人说这是作秀呢。不过当发布这几个视频年轻人出来作证的时候,并且这还是他们亲身经历的,这个时候就没有反对的声音,几乎都是支持的声音,没有其他的留言了。

    这几个视频刚开始只是在网络上流传,后来报纸都在说这几个视频的事情。很多看过视频的在校大学生暗自下定决心等国家冬季招兵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去参加,其最终的结果就是,年国家冬季征兵的时候应征的大学生兵比往年高了近倍,有近万的大学生应征,当然不是所有的大学生应征都能过关的,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到现在为止大雨已经停止了近个小时了,莱河里的水流已经趋于减少了。大家这个时候脸上才露出了笑脸,因为他们不用再担心有决堤的危险了,因为最大危险已经过去了。江浩站在堤坝上,看着趋于平静的莱河河水,心中充满了自豪感,正是江浩他们这些人的怒率才保住了堤坝,让下游的老百姓免于洪水的威胁,让下游数千亩的良田不会颗粒无收。江浩这个时候心中感觉要比成功完成任务之后回来庆功的时候,心里还畅快。

    江浩又想了老炮,想起了他们个人”同生共死”的誓言,但是他们食言了,老炮食言了,他们都还活着,而老炮却已经找不到了。小庄有一句话很对,像他们这种人最好的归宿就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老炮没有马革裹尸,但是也算是在战斗中牺牲的,只不过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江浩他们过去了,老炮没有过去。

    江浩早就跟其他兄弟部队提过了老炮的事情,一旦其他兄弟部队发现老炮就要立即送进医院。江浩现在就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想法,只要老炮一会不出现江浩的视线里,那老炮就有一份生还的机会,当然谁都知道这个机会很渺茫,很渺茫,无限接近于零,但是有时候是会出现奇迹的。江浩信心默默的想着:都说天若有情天亦老,但是我相信你是有情的。江浩默默抬头望天,天空很空旷,空气很清新,但是这些都不能驱走江浩的痛苦。

    “老炮,你放心吧,我们回吧你那一份代替你活下去的!”江浩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江浩收拾好心情,朝指挥部走去。

    “参谋长,现在情况如何了?”

    “一切正常,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洪水已经过去了,现在只等积水都下了就可以了。”

    “要不要现在让休息的士兵先回去,外边的太阳太毒了,我怕这些士兵会受不了。”

    “行,那你带他们回去吧,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了。”

    “那好,我去集合队伍,现在就带他们回去。这边参谋长多费心了。”

    “没事!”走出指挥部的江浩吹响了集结哨,那些还在休息的士兵迅速集合。

    “现在这边,汛情都已经稳定了,气象部门也说了,最近几天都没有打的降雨了。现在全体都有,回去收拾各自的东西半个小时后大家回军区。解散!”半个小时之后,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江浩大手一挥车队出发。

    车队缓缓的开动,军车两旁都闻讯来送行的普通群众,他么在跟着车子跑,那些送行的人一直在不停的说着谢谢,谢谢解放军把他们解救出来。送行的很多人都哭了,车上坐着的官兵们,都向老百姓挥手告别。看着那一张张质朴的脸庞所有人都落下了眼泪。这一刻,他们都感受到了身上的这身军装的荣誉,和这身军装带给他们的责任。

    车子越来越快,很快就驶出了送行的人的视线,所有的官兵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就为了那一张张质朴的脸庞和身上的这身军装,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江浩,江浩,我是何志军。我是何志军!”车载电台里突然传出何志军有点兴奋的声音。

    “我是江浩,我是江浩,怎么了一号!”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个好消息绝对会让你高兴起来!”

    “到底是什么好消息啊?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好消息能让你也这么兴奋。”

    “我保证你听完这个消息之后会跟我一样的反应。”

    “一号,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儿能让江浩高兴起来了,除非老炮没死,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从老炮下水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小时了,要是老炮没死的话,江浩估计老炮就是老天爷的亲儿子了,要不然怎么会没死呢。当然并不是说江浩希望老炮死,而是他知道这只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江浩摇了摇头把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外。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