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悲伤
    江浩嘴里嚼着单兵干粮,如同嚼蜡,刚刚忙碌的时候还不怎么有感觉,这时候一闲下来满脑子都是老炮和他们几个一起训练,一起说笑,一起出任务的场景。可是现在却缺少了一个人,缺了一个人的孤狼b组还能叫孤狼b组吗?江浩不知道,只知道这个时候心里很痛苦,说起来老炮他们现在和江浩是上下级关系了,但是对于江浩来说老炮他们和他更多是兄弟关系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

    江浩一个人默默的走出了指挥部,天上还在下着雨,不过这个时候雨水小了很多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停止了。江浩漫无目的走在救灾安置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去。江浩走着走着就到了耿继辉他们所在的帐篷,江浩低头走了进去,帐篷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有轻微的吃东西的声音。江浩知道现在耿继辉他们的心里不好受,江浩理解他们,因为江浩此刻也是这种心情。

    耿继辉他们抬头看了看来人,继续低头吃东西,似乎他们手里的单兵干粮能吸引他们的全部注意力。江浩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这些沉默的硬汉们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们,去全解他们。江浩收拾了一下心情,脸上的表情也勉强的放松下来。

    ”大家连续忙了几个小时了,都累了吧,吃完干粮就趁着这个机会赶紧休息一会,大坝现在情况算是稳定了,下半夜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都别想那么多了,吃完赶紧休息把。“江浩故作轻松的样子,就是不想再给他们施加什么压力。

    ”……“耿继辉抬起头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似乎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浩哥,我心里难受啊,我心里难受我!“小庄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孤狼b组六个人再加上江浩七个人,小庄的年龄最小,所以江浩他们平时都对小庄很照顾,老炮的失踪让小庄这样的硬汉都忍不住落泪。人生四大铁中不是就有一条是一起扛过枪么,老炮和江浩他们这些人之间关系,只有同样经历的人才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外人根本就不会明白的。

    ”小庄,我们知道你难受,我们也难受,如果老炮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他会很难受的。“江浩不怎么会安慰人,说话也是有点硬。

    ”班长他看不到了,他看不到了。“小庄似乎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直挺挺的倒在潮湿的地面上。耿继辉赶紧上前把小庄揽在怀里,轻轻的抱着小庄的头。

    ”庄儿,我们都知道你难受,我们也难受啊,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天的,他是为了老百姓去的,他不遗憾,不后悔。我相信他会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的。如果他看到你现在的样,他走的也不会开心的。“耿继辉轻轻的说着话,眼泪却不由自主的落下了。

    ”我知道他不遗憾,不后悔,但是我是为他感到不值啊,就为了那么一只羊,就为了那么一只羊,他就跳进水里,我是为他感到不值啊。班长没有倒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却倒在了洪水中。“

    ”庄,你为他感到不值,但是老炮觉得他值,因为他做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做到了。“强子也是红这个眼睛。

    ”熊人班长我们说过的要同生共死的,我们说过的要同生共死的,为什么你要食言呢?为什么你要食言呢?“小庄似乎是没有听到大家的劝解,只是一个人在不停的自言自语。

    ”小庄,你不能这样,我们知道老炮在你心中的位置很重要,就是因为他在你心中很重要你才更应该振作起来,如果老炮真的能看见我们的话,你说他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心里该多难受?老炮既然走了,你就不应该这样,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振作起来好好的活着,连带着老炮的那一份也活下去。也许老炮现在就在我们周围看着我们呢。“卫生员嘴里说着劝解小庄的话,他自己的眼泪却不停的流下来。

    ”同生共死!同生共死!同生共死!…………“小庄嘴里念叨着这一句已经被他们刻进心里的话。

    ”哎,我说你们都干什么呢,都是大老爷们儿一个个的流着泪,我说你们害臊不害臊啊,就着你们还说自己是硬汉啊,我看你们现在就像是一群娘们儿?都高兴点,卫生员笑一个,你平时不是最喜欢笑吗?笑一个,来笑一个我看看。你们想想看咱们今天救了那么多人,咱们应该高兴啊。看你们一个个哭丧着个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了呢。卫生员,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你掉金豆啊,这可真少见啊。“伞兵的话并没有引起大家多少的反应,也没有人因为伞兵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而生气,因为他们都知道伞兵只是不想大家太难受了。

    ”哎,我说我刚才说的话你们都没听见啊,怎么还一个个哭丧着个脸。大家都笑一笑,笑一笑,干什么呢你们?哎,我说你们怎么就没有反应啊,难道我说错了?“伞兵还故意摆出衣服迷惑的样子。

    ”行了,你们就别装了,你们在装下去我都忍不住大笑了,我就纳了闷儿了,你们怎么就知道老炮死了呢?你们看见老炮死了吗?你们看到老炮的尸体了吗?要我说呀,老炮这个闷**现在说不定在那个地方藏着看你们的笑话呢。“

    ”伞兵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小庄听了伞兵的话,激动地站了起来紧紧的抓住伞兵的胳膊。

    ”小庄,别激动,别激动,先冷静下来。我刚才说老炮不一定就死了,我们又没有亲眼看到老炮死了,也没有看到老炮的尸体,咱们怎么就能肯定老炮死了呢,你们说是不是?“

    ”对,对,对,班长怎么会有事儿呢?班长怎么会有事儿呢,他那么厉害的一个人,龙潭虎穴我们都经历过了,他怎么会倒在这个小小的磨难面前呢。班长一定会没事儿的,班长一定会没事儿的。“小庄听了伞兵的话,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对呀,我们又没有看到老炮的尸体怎么就能说老炮死了呢,鸵鸟你脑容量变大了嘛。“卫生员故作轻松的说道,也是为了给大家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

    ”对,老炮也可能没死啊!“强子也赶紧反应过来。只有耿继辉和江浩两个人没有说话,强子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说着老炮可能没死的话语,似乎是要自己相信老炮真的没事儿。

    “行了,都别自欺欺人了,老炮不在了这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这也是老炮的命,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当老炮选择去救老百姓的羊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有很大可能会有这么一个结果,但是老炮义无反顾的去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不后悔,无愧于我们身上的这身军装,无愧于我们头顶上的那颗军徽。他死得其所我们不应该悲伤,应该为他感到高兴。

    ”是啊,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小庄脸上的笑容很是惨淡,让人看了就会感到揪心。

    ”你看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个军人的样子,啊!“江浩看到小庄的样子,上前一脚就把小庄给踹倒在地。其他人人纷纷上前,耿继辉拦着江浩,强子他们去把小庄给扶起来。江浩猛地坐在地上,低着头看着潮湿的地面,不在说话了,江浩之所以低着头就是为了不让小庄看到他眼中的泪。一时间帐篷里又陷入了的沉默。

    许久江浩慢慢的唱起了一首歌,一首让人听了有点心碎的歌曲。

    其实我真的不想叫你英雄

    只想再喊一声我的好弟兄

    我们曾约定一起回来庆功

    可人海茫茫不见你的笑容

    我那些再没有回来的弟兄

    让我一生都好不了的疼痛

    我听见你思念妈妈的歌声

    就像妈妈在呼唤你的乳名

    其实我真的不想叫你英雄

    只想再喊一声我的好弟兄

    后来人们给我的荣誉战功

    不过是我在替你接受歌颂

    我那些再没有回来的弟兄

    让我一生都欠了债的约定

    你的血滴早已变成了火种

    就像花丛怒放在万里晴空

    我那些再没有回来的弟兄

    我那些再没有回来的弟兄

    我那些再没有回来的弟兄

    其实我真的不想叫你英雄

    只想再喊一声我的好弟兄

    江浩的声音慢慢的大了起来,小庄他们也开始跟着江浩唱了起来,帐篷里的每个人都更能理解这首歌曲,唱着唱着江浩他们就开始流泪,他们的声音传出了帐篷,传到了漆黑的夜空中,江浩他们的歌声掩盖了雨水的声音。很快帐篷外边嘈杂的声音就听了下来。那些来来回回的不管是军人还是老百姓,都放轻了脚步,似乎是害怕打扰他们。江浩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帐篷外边开始有人驻足倾听,不过停下脚步的都是老百姓。所有驻足倾听的似乎是害怕打扰到江浩他们,虽然有很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有的只是不停摸眼的动作。

    江浩他们的眼泪在不停的流,过了很长时间,也许是半个小时,也许是一个小时,江浩他们都不在流泪了,也许是泪水流干了。这个时候外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老百姓也有停下来休息的战士,都在不停的抹泪。战士们都懂江浩他们的心情,因为每次救灾都会有人失去宝贵的生命。他们中有很多人都经历过这种痛苦,所以他们理解江浩。(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