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强拆
    江浩跟楚天两个人一起去了楚天的家里,两人都是佩戴的列兵军衔,江浩就是想看看他们这些年拼命保护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另外江浩也是想看看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有楚天说的那么嚣张跋扈。几个小时以后江浩和楚天就到了楚天父亲所住的医院大门口,楚天在他们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已经给他母亲打了个电话。所以这个时候楚天的妹妹已经在医院的门口等着楚天他们两个了。

    “小云,小云”车子还没有停好楚天就已经开始喊了,江浩看向车窗外,只见医院的大门口站了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小女孩长得很漂亮,大概有岁左右像一个小精灵。江浩看的真真切切的这个小姑娘脸上带着泪痕,还有嘴角明显的带有伤痕,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了耳光造成的。

    “首长那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就是我妹妹楚云”

    “不要叫我首长,见到你爸妈之后就说我是你战友,这次刚好回来探亲就跟你一起回来了,知道了吧。好了。我们赶紧下去吧,你妹妹已经跑过来了。”

    ”大哥,大哥“楚天的妹妹楚云一朝车子跑过来,一边喊着。

    ”小云,爸咋样了?“

    ”爸,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大哥,这位大哥哥是谁呀?“楚云仰着精致的笑脸说道。

    ”这个大哥哥是哥哥的战友,叫江浩,你叫浩哥就可以了。这个浩哥也是探亲回家呢,刚好跟我一路就先到做咱们家看看。“

    ”浩哥,大哥咱们赶紧上去吧,妈妈知道你回来了很高兴呢。我领着你们过去。“

    ”恩!“三个人一起朝病房大楼走去,楚天的父亲住在二楼,县级医院的条件比不上东海市那些那医院,病房大楼里走廊住的都是病人,乱哄哄的,,江浩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国人太多医院有点少。很快三人就到了楚天父亲住的病房,病房是三人房间,里边还住着其他的两位病人,都由家属陪着。

    ”爸,怎么样了?“楚天说着眼睛就有点发红了。

    ”爸,没事儿,我不让你妈给你打电话,你妈非要跟你打电话,你们部队不忙吗?“楚天的父亲责怪的看了楚天的母亲一眼。

    ”部队不忙,要不然我也不会回来了,爸我给你削个苹果。“楚天说着就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起来。

    ”小天,这是你战友吧?“

    ”这是我战友,他这几天有探亲假,就跟我一起回来先到我们家看看,叫江浩。浩哥,这是我爸,这是我妈。“楚天赶紧介绍起来。

    ”小伙子赶紧坐,赶紧坐!“楚天的母亲赶紧把病床下边的一个凳子拉出来让江浩坐下。

    ”不用了阿姨,没事儿。叔叔好,叔叔的身体怎么样了?“江浩赶紧让楚天的母亲坐下来。楚天的母亲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农家妇女,岁月在她的双鬓上留下了痕迹,双手上布满了老茧,这是经常干农活留下的记忆。楚天的父亲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黝黑的脸庞,脸上布满了时光的痕迹。

    ”没事儿,我这没事儿。“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爸的身体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

    ”一身说你爸的身体有多出骨折,要进行好几次手术才行,要花很多钱,这几天我把家里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个遍,也才凑了多万,还差将近万呢。“楚天的母亲说着就又开始流泪了。

    ”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知道根本就没事儿,别听医生们瞎说,过两天我就可以出院回家了。“说着就就动了动身体,仿佛是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身体没事儿一样,不过他的动作牵动了骨折的地方,疼的楚天的父亲倒吸了一口冷气。

    ”回家回家,家都没了还会什么家呀?“楚天的母亲赶紧上前不让楚天的父亲懂,嘴里却说个不停。

    ”妈,不应该呀,去年这个时候我不是还给家里打了万吗?爸,你别动,你别动!“

    ”前段时间你走了之后,你爸想着给你盖房子娶媳妇呢,就把钱给用了,谁想到现在我们连家都没有了?“楚天的母亲在不停的流泪。

    ”阿姨,怎么会没家呢?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跟我好好说说。还有小云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你走了之后,你爸就张罗着给你盖房子呢,谁知道料子刚买好,就听人说咱们这边要拆迁了,本来好好的事儿,但是他们给我补偿款太低了“楚天母亲的讲述跟楚天说的差不多。不过昨天发生的事儿楚天到是不知道。楚天的父亲被打了之后把他们房子也给拆了,不过因为拆迁遭到当地的村民强烈抵触,拆迁的人就消停了两天。不过前天下午的时候,拆迁的人又去了他们村子,小姑娘那几天在上学根本就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所以周末直接就回家了,看到房子被拆了之后就大哭起来,然后就去找拆迁的人了,之后拆迁的人级打了小姑娘一巴掌,最后还是村里的人给楚天的母亲打电话之后,楚天的母亲才想起来女儿该回来了,才急急忙忙的回家接了女儿。

    前天下午楚天的母亲看到女儿嘴角留着血,就准备跟那些拆迁的人员拼命,再加上当时许多村民在场,拆迁人员无奈才走了。不过走的时候他们说了,今天还会过来的,如果村民们再不同意就正式开始强拆了,前两天只是给村民们一个小小恶警告。

    ”现在都快中午了,他们应该已经开始了吧。“最后楚天的母亲说道。

    ”妈,你先在这里照看着我爸,我和浩哥回去看看。“

    ”小天,你就别回去了,反正家里房子什么的都没有了回去干什么?“

    ”妈,我就回去看看,没事儿的。“

    ”小天,妈还不知道你吗?他们势大,咱们惹不起的,咱们现在还是想办法先治疗你爸吧。“

    ”妈,你别担心,这是我在部队的时候跟战友借的钱,里边有万,完全够我爸的医疗费了,你就别担心了。“楚天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递给他母亲,不过他母亲并没有接过来。

    ”小天,你可别做傻事啊,咱们穷归穷,可不能做什么犯法的事儿啊。“

    ”妈,我你还不了解吗,我是那种人吗?我这个战友家里很有钱,我们关系好着呢,我刚跟他说了我爸的事儿,他什么也没说就直接给我打了万。“

    ”小天啊,你以后可得好好的报答人家。“

    ”放心吧妈,我知道。那我跟浩哥两个人就先回去了,等会儿再过来。“

    ”小天,你们回去了可千万别跟那些人起冲突啊,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啊,凡事能忍则忍。咱们惹不起他们。“

    ”妈,我知道,您就放心吧!“楚天说着就准备走人。

    ”叔叔,阿姨,那我跟楚天就先回去看看情况。“

    ”恩,你们小心点!“江浩和楚天两个人一起走出了病房,江浩这个时候心里就憋着一团火,不过表面上还是风淡云轻什么也看不出来。如果事情真的像楚天的母亲说的那样,那江浩少不得就要拿某些人开刀了。江浩前世最看不惯这些强拆的人员,不过前世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人。不过现在不同了,江浩手中掌握巨大的权利,江浩不碰到则罢,既然碰到了不介意使用手里的权利收拾那些不法分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