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训练继续
    耿继辉和小庄他们从屋里走出来,打开小屋的们,看看女兵的反应,不出所料所有的女兵都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们。

    “我说你们是何必你,痛痛快快的说出来我们想知道的,大家不都解脱了吗?我保证只要你们说实话,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怎么样考虑考虑?”耿继辉说道。

    “你别想得到任何东西。”沈兰妮狠狠的说道。

    “很好,我就喜欢有个性的女孩子,拉出来咱们好好玩玩!”说着耿继辉就走了。

    “嘴很硬啊,我最喜欢和嘴硬的人打交道了,来呀给我吊起来,咱们慢慢玩,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小庄他们几个人迅速把沈兰妮吊起来。

    “瞧瞧这细皮嫩肉的,我真的是不舍得伤害啊。”耿继辉说着话,突然出手一拳打在沈兰妮的腹部,沈兰妮疼的脸色都变了,本来被憋的通红的脸一瞬间就变的很苍白很苍白,可见耿继辉这一拳有多重。

    “来你们几个跟她好好说道说道。越语”耿继辉指着龚箭他们几个说道。

    “是!越语”

    ”哥几个咱们就好好玩玩,老大都发话了,咱们就好好玩玩!越语”龚箭说道。

    “对,对。”

    “老大还是了解我呀,我最喜欢跟烈马玩了,放她下来,我先跟她好好玩玩。”何晨光他们赶紧吧沈兰妮放下来,实际上他们是害怕吊的时间长了对沈兰妮的身体不好。

    “来,咱们玩玩。”龚箭说着做了一个格斗的架势,沈兰妮看到龚箭准备跟他进行格斗,所以赶紧做了一个防御的架势。沈兰妮之所以做一个防御的架势是因为她知道这些人都真的很强,从昨晚的交手中就可以看的出来,她自己堂堂一个亚运会跆拳道亚军竟然在这些人手里走不过十招。这些人给沈兰妮的感觉就是无敌,恩,就是无敌。

    “小妞儿,注意点我来啦啊!”龚箭说着就主动进攻,直接一个右摆拳,沈兰妮赶紧举起左臂挡住了龚箭的这一记进攻,不过沈兰妮的左臂仿佛是被铁棍砸了一下,整条手臂都是麻麻的感觉。龚箭见第一下攻击没有奏效,不等沈兰妮反应过来直接用脚把她踹了出去,实际上沈兰妮已经看到龚箭出脚了,但是身体就是躲不开,实在是因为龚箭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沈兰妮都反应不过来。沈兰妮使劲的想爬起来,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实在是腹部太疼了,疼的她都用不上力气了。

    “啧啧,这就不行了,我以为嘴硬的娘们儿,身手应该和你的嘴差不多,都是一样的过硬,但是谁知道竟然是个花拳绣腿。把她架进屋里,咱们好好玩玩。”沈兰妮被带进了屋里,是被架着走的,她自己已经疼的走不了路了。

    “好了,咱们不玩虚的,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东西,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原来活着比死了更可怕。”龚箭阴森森的说道,耿继辉就在一旁看着。之所以耿继辉他们轮流着来,就是害怕女兵们看出什么破绽了,毕竟都是自己人而且还是女兵是人都会有不忍,要是她们看出破绽了那她们就会有恃无恐,训练也就没有意义了。

    “你们就放心吧,我什么也不会说的。”沈兰妮虚弱的说道。龚箭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对何晨光挥了挥手,把沈兰妮固定好开始电刑。电刑过后沈兰妮似乎更加虚弱了,似乎抬个头都很费力。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你们就死心吧,我什么也不知道。”

    “嘴硬?等会看你还嘴硬不嘴硬,上药。“何晨光把药水慢慢的推入沈兰妮的身体中。

    ”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十指连心,这个药水就是审讯药水,来让她尝尝审讯药水的滋味。“何晨光找了一根锃亮锃亮的钢针,轻轻的从沈兰妮的右手中指插入,沈兰妮开始惨叫起来,但是却没有昏迷过去。看来沈兰妮承受痛苦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不知道有多少意志力强大之辈败在这种审讯药水之下。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沈兰妮虚弱的抬头看了看了没有说话,似乎现在沈兰妮都没有力气说话了。龚箭看着虚弱的沈兰妮心中也有不忍,不过龚箭没有停止。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继续。“何晨光看了看龚箭似乎想说话,但是龚箭瞪了何晨光一下,何晨光没有停手继续对沈兰妮的折磨。终于五分钟过去了,药效终于过去了,何晨光和龚箭心里都松了一口气,他们也终于不在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了。龚箭对何晨光点了点头,何晨光动手把沈兰妮从电椅上解下来,就在何晨光伸手扶着沈兰妮的时候,沈兰妮本来萎靡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不过沈兰妮低着头到是没有人看见。沈兰妮瞅准一个机会,迅速出手把何晨光绑在腿上的军刀给抽了出来,拿到军刀的沈兰妮没有停留直接就朝自己的脖子划去。沈兰妮之所以不去攻击何晨光他们,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所以干脆自杀算了。

    沈兰妮的速度很快,快的都让屋内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龚箭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兰妮手里的军刀距离她的脖子已经很近很近了,所幸何晨光他们也不是什么凡人,何晨光急速出手打掉了沈兰妮手中的军刀。但是即使何晨光的速度够快还是在沈兰妮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伤。

    ”你们杀了我吧,我什么也不知道。“沈兰妮坚决的说道。

    ”你疯了,这只是一个训练,你不要命了。“何晨光在情急之下说出了这次审讯事件只是一次训练。

    ”训练?有你们这么训练的吗?“沈兰妮有点歇斯底里了。

    ”这是每一个人特战队员必须要经过的,因为敌人的审讯会比我们更加残酷和多样,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现在我送你回去,但是你绝对不能透露今天只是训练,要不然草原狼发起火来我们所有人都承受不起。“

    ”我会的!“

    ”我知道你心中很是不满,但是草原狼说了这次训练之后会亲自给你们上一堂课,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们进行这样训练的必要性。好了,送她回去吧。”森林狼说道。

    “恩,走吧。”沈兰妮送走了,耿继辉和龚箭两个人在商量着下一个对谁进行训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