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归途
    江浩背着洪文通上船之后,黄埔俊杰没有废话直接让船员开船。船舶慢慢的驶离了四号码头,谁也不知道这艘船上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人。商船离开四号码头之后,黄埔俊杰才来到江浩的藏身处。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黄埔俊杰面带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儿!就是心里有点累了。“江浩淡淡的回答,也是任谁短短的一个小时里杀了将近三百人都会感觉到心累,不要说正常人了,就是疯子也不行。不过这个时候江浩虽然感觉心累,但是心里却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的不适。平时江浩有时候会有有点暴躁,也许是发泄了心中的戾气吧。

    ”他怎么样?怎么还不醒?“黄埔俊杰指了指洪文通。

    ”他也没事儿,被我打晕了。大概再有三个小时左右就会醒了,不用担心。“

    ”我们现在乘坐的这艘船是我手下航速最快的船,航速达到了节,所以我们很快就会驶离美国的近海,进入公海,只要我们进入公海我们就成功了一大半。说实话我很佩服你,能在那么多守卫的情况下把他带出来。“

    “把他带出来到是不难,只要杀光里边的所有人,自然没有人会阻拦你离开了。”江浩轻描淡写的说道。黄埔俊杰听了江浩话,用惊骇中带着不相信的眼神的看着江浩,要知道那可是又将近三百人啊,还有一个坦克连,不知道江浩是怎么杀光他们的。

    “你怎么躲过他们的坦克的?”

    “在没有进入之前我就把他们所有的坦克做了手脚,让他们的坦克能看不能用。所以不会又坦克出来拦截我。好了不说这些了。说道佩服,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们这样的情报人员,每天都处于危险之中,今天在家里睡觉,天亮的时候就不一定在哪里了,所以我佩服你们。正是有了你们这些默默无闻的情报人员,我们每次任务才能顺利的完成,你们都是国家的功臣,大功臣!”江浩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客套话,而是真心话。

    “其实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当你习惯之后就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像我们这些人每天都是带着面具生活,而且还不敢跟别人说。对了,我这艘船会送你和他到公海,到时候家里的潜水艇带你们回大陆的。“

    ”我们怎么联系潜艇让他们知道我们到了指定地点了?“

    ”我们到达制定地点的时候会发信号的,到时候你们两个只要穿着潜水服下去就可以了。到时候他们自会接你们过去的。“

    ”但是我们的潜艇不会被发现吗?“

    ”不会,这艘潜艇是咱们国家最先进的核潜艇,去年刚刚下水,一直在太平洋下航行,况且是在公海的位置。“

    江浩在船上带了两个多小时,商船驶出了公里左右。这个时候美国政府才发现研究所被袭击了,至于他们为什么发现的这么晚,是因为研究所处于人迹罕至的地方,虽然夜晚枪声会传出很远,但是由于太偏僻了所以才没有人听到激烈的枪声。美国政府发现研究所被袭击还是因为一个研究员因事外出归来之后才知道的,要不然发现的还会更晚。

    美国政府发现之后,迅速封锁现场,他们认为这一定是一支人数众多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干的,因为要在相当短的时间里杀光研究所里的人,人来的少了根本就不行。不过美国政府很是迷惑究竟是什么人做的呢,美国政府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中国,因为没有发现洪文通的尸体。但是这么大规模的武装人员入境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线索,所以美国政府这时候陷入死角。岂不知这一切都是一个人做的,现在即使有人跟美国政府说这一切都是一个人干的,估计会被美国政府当成神经病处理。事发之后美国政府就封锁了纽约的各个出口要道,港口的船舶不允许再出航,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案子的始作俑者已经里纽约港口多公里。商船在海上航行了两夜一天才到达公海的指定位置。

    ”江水兄弟已经到了,我通知了潜艇,你们现在就下去吧。“我们走了之后潜艇会过来接你们的。”江浩和洪文通都没有说话,江浩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开始穿戴潜水设备。商船渐渐走远,船上的人谁也不知道少了两个人。

    一个小时之后,海面上泛起白色的浪花,一个尖尖的东西慢慢的变大,终于潜艇浮出了水面。江浩带着洪文通赶紧靠近潜艇。终于,在潜艇人员的帮助下,江浩和洪文通顺利的进入了潜艇的内部,之后潜艇立即下潜,即使在公海也是不安全的。

    ”辛苦你们了!我是这艘潜艇的舰长蓝海龙。“兰海龙是海军中校军衔。

    ”你好!我是江水。至于他,你们可以叫他洪,“江浩完全没有介绍洪文通的意思,只是洪文通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要不要先给你们整点吃的?“

    ”蓝舰长不用了,我们都吃过了。我想问问我们多久可以回国?“

    ”大概天左右才能到达南海,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你们到南海,到了那边会有军舰接你们回去的。“

    潜艇上的生活给江浩的感觉是枯燥无味的,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空间狭小感觉压抑,还有就是热,热源主要就是各种机械运转产生的热量,所以大家都是穿的亚麻布衣服,这种衣服吸汗。另外潜艇是相当缺水的,所以计量淡水都是用杯子计量的,用刷牙谁沾湿了毛巾用来擦脸。不过江浩发现洪文通到是没有感到潜艇恶生活又什么不好的,每天不是研究这个设备就是研究那个设备,忙的不亦乐乎,当然是只能看不能动的。经过天航行,潜艇终于到了南海。江浩终于又看见了蔚蓝的天空。在潜艇上的天里没有人知道江浩的身份和任务,这些都是忠诚的战士,都知道保密条例。

    江浩和洪文通登上了一艘军舰,还是见到了一个老熟人呢,导弹驱逐舰武汉号舰长李海山。两人见面以后就是一顿的寒暄。江浩上了武汉号才知道能看见蔚蓝的天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为此江浩心里更是佩服潜艇兵了,这些不为人知的潜艇兵默默的为国家付出不曾后悔。不过潜艇兵的待遇到是挺好的,仅次于飞行员的待遇。没有在潜艇上生活过,永远不知道潜艇生活的苦,当潜艇上浮的时候,都是晕船晕的厉害,吐得一塌糊涂,不过即使这样他们还要操控设备。江浩死打心眼里佩服这些默默无闻的潜艇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