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审讯
    江浩从何志军的办公室出来之后直接就去审讯室。狼牙的这个审讯室表面上看起来和其他的审讯室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个审讯室室友暗门的,就是为了审讯那些罪大恶极的罪犯,间谍,毒贩,恐怖分子等。其里边的刑具也是五花八门,玲琅满目。江浩走了之后何志军和张万军也都纷纷起身离开。不过今晚注定会让很多人带着疑惑或是震撼入睡。

    ”森林狼,情况怎么样?毛利招了什么没有?“江浩开口问毛利招了没有是因为他们认为毛利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扛不住耿继辉他们的审讯手段。

    ”这个毛利招倒是招了,不过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这些事情加起来也不够判他年的。“耿继辉也有点不可思议了,要知道他们的审讯手段很多国外的间谍都是扛不住的,没想到这个毛利倒是没有招什么大的事情,招的都是些众所周知的东西。

    ”哦,这个毛利倒是还挺能扛的,我感觉这个毛利一定在隐藏着些什么东西,要不然他不会只招了这些个无关紧要的东西。“江浩伸手接过耿继辉递过来的审讯记录翻了翻说到,随手就把审讯记录给扔到一边。

    ”但是,我看毛利在说这些东西的时候不像是在撒谎啊。“

    ”这个毛利字啊交代这些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撒谎,我相信这些记录的东西都是真实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即使一个接受过反审讯训练的人也不一定能扛得住我们审讯,为什么这个毛利就能扛得住呢,资料上显示这个毛利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的训练,而且从毛利岁到岁之间这七年的时间都在国外生活,天知道这七年的时间他在国外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是不是毛利就在这七年中接受的专业训练,虽然资料上说他是在国外留学,但是谁知道他时不时加入了什么组织,或是就像马云飞一样自费去雇佣兵公司接受训练的。而且我跟这个毛利交过手,凭我的感觉这个毛利曾经在国外打过黑拳比赛。但是资料上却没有记录这个,而且审讯记录上也没有,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但是这份毛利的资料看上去都是真的啊,没有什么地方有什么漏洞啊。“

    ”没有漏洞才是最大的漏洞,你想想看一个普通人的资料为什么会这么完善。你信不信咱们现在去调用普通人的资料,我敢肯定个普通人的资料个都有漏洞。“江浩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他们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接触到了什么秘密,至于什么秘密这就要等毛利或是赵天起父子开口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继续审讯?“

    ”嗯,走咱们继续审讯这个毛利,要是他还是不说,那咱们可以使用药物,我就不信了这个毛利真的比恐怖分子和间谍还厉害。“江浩和耿继辉一起朝暗门走去。

    ”毛利,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吧?“江浩轻轻的笑了笑。不过江浩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毫不在意其实江浩从走进审讯室开始就一直用精神力仔细的观察着毛利。

    ”既然,我落到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算男人。“毛利表面上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他的声音确实很是虚弱,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毛利既然你都不怕死为什么你要隐藏呢,何不痛痛快快的说出来,这样我也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要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想不想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我都招了,你们还要我说什么,而且你们这是在滥用私刑,我可以告你们的。“毛利到现在还在嘴硬。

    ”滥用私刑?哈哈哈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特种部队,在我们特种部队里为了或得情报和线索我们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你跟我说我们滥用私刑,你说你可笑不可笑。说说吧,别给自己找不自在,给自己找罪受。你以为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们会相信吗?你还赶紧说吧,你隐藏了些什么东西,免得承受痛苦。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我们也知道了我们想要的东西,而你也不再受这种罪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我知道的东西和这些年我干过的事情我全都说了,你还要我什么东西?“

    ”你自己难道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吗?那我给你提个醒,比如你在国外生活的七年时间里你都干了些什么。“江浩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精神力仔仔细细的感受着毛利的一切,当江浩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毛利的脉搏猛地有了一点很是轻微的波动,江浩更肯定了毛利一直在隐藏着些什么。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没关系咱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慢慢审讯,就怕你受不了啊。“分钟过去了毛利没有再开口说任何话

    “森林狼,把药拿来,我想毛利是想感受感受我们这边药水的滋味。”耿继辉伸手把药水递给了江浩。

    “毛利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这是什么。这是国际黑市十分畅销的审讯药水,这个药水就是我开发的,我把它称为升仙,不过国际上称他为号,我想你应该听过它的名字吧。”毛利听力江浩的话,瞳孔一缩就马上回复了正常。

    “这个药水呢能提高人的神经末梢的敏感度,咱们今天就在你身上试试,看你能不能挺住,反正我倒是很希望你能挺住,这样我们才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玩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叫江浩。森林狼给他注射毫升,看看咱们的硬汉毛利到底有多么坚强。”耿继辉走到毛利的身边开始注射,分钟之后药效开始发作毛利裸露在外边的皮肤开始泛红,一种妖异的红。耿继辉之所以没有用审讯药水是因为这个审讯药水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使用的,而且审讯药水有一个很大副作用被注射的人在药效过去之后会产生神经反应迟钝的后果,严重的会导致被审讯的人智力退化。

    “用尖针刺进他的指甲盖下边,看看他还能坚持多久。”

    “啊”毛利凄厉的吼叫声在审讯室里响起,不过审讯室的隔音效果好,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

    “怎么样?想好了该说些什么了没有?”

    “我说,我说,你们就别再刺了。”毛利喘着粗气说到。

    “我还以为你最起码也能坚持到天亮,没想到现在就说了,真是无趣。说吧,你在国外的七年都干了些什么?森林狼记录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