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夜谈3
    几个人都在思考李爷爷的话,特别是老二李爱民,这些年的官场生涯已经让他快要迷失了自己,他在反思过往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合乎父亲说的底线。

    “爸,既然江浩对我们这么重要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把我们手里的资源向他倾斜一下?”李爱国说道。

    “不用了,我们根本就不用向江浩倾斜什么资源,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资源。我们现在对江浩的交好是为了在未来我走了之后,可以在我们李家遇到大难的时候伸手帮我们一把。”

    “爸,你看是不是把江浩弄到我们陆军指挥学院来,到时候我们不就有了更多接触江浩的机会吗?要知道江浩可是没有上过大学的。”李爷爷的女婿谢国辉说道。

    “没上过大学?江浩当年高考的分说足够上青木和京都大学了。”

    “但是江浩毕竟没有去上过大学呀?”李爱梅也觉得丈夫的提议不错。

    “我刚才都说了江浩的事情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左右的,中央会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江浩过段时间肯定会接到陆军指挥学院的去学通知。毕竟江浩现在的学历是有点低了,会给以后的晋升添麻烦的,而且如果江浩能来陆军指挥学院之后,就可以更好的执行任务了,不过他肯定没有时间去上学。”

    “爸,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中央会给江浩什么样的特权?”李爱党小心翼翼的问道。

    “给江浩什么样的特权?现在中央对于到底给江浩什么样的权利,具体的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性,不过已经决定到时候肯定会先给他一个级的持枪证,至于其他的他会得到什么权利,这就看他以后的具体表现了,如果表现的很好很可能回得到级的持枪证。关于级持枪证和级持枪证有什么权利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级持枪证?爸,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李爱国听到父亲的话,脸色一变失声道。

    “大哥,这级的持枪证有什么特殊之处吗?不就是一个持枪证吗,你和老三不是都有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李爱梅有点奇怪的问大哥,平时李爱梅真的是不关心这些东西,再说了也不会有人专门告诉她这些东西。

    “姐,所谓的级持枪证就是我国等级最高的持枪证,现在全国就只有本,而且都在最高的几个领导人手里,而他们手里的持枪证更多的是象征性的,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姐,你这么问肯定不知道这种持枪证的作用,持有这种持枪证的人可以进行自行判断,目标人物是否具有危险而开火,可以对除了佩戴这种持枪证意外的任何人开火而不用负责,事后做出一个口头说明就可以了。也就是说全国除了最高的几个领导人之外,他可以随时对所有人开枪而不用负任何责任。这种持枪证从来没有在给最高领导人之外的人颁发过,如果江浩得到了这种持枪证,那就是说江浩只要感觉你对他自身有了威胁,它就可以随意的开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某些权利和最高的几个领导人是一样。你说这吓不吓人?”李爱党为李爱梅解释道。

    “爸,上次不会真的给江浩这种证件吧?”谢国辉说道。

    “现在肯定不会不过过几年就不一定了,不是不一定是一定会得到。明天以后江浩的名字就该在上层流传,不过也仅限于高层的一小部分人,所有知道的人肯定会被家里叮嘱不要外传,如果谁不小心说出去了肯定会被我们这些老家伙群起而攻之的。”

    “说都不能说?”李爱梅说道。

    “对,相互之间最好不要说都不要说,至于小辈只是让他们知道有江浩这么个人就好了,其他的都不要多说。你们知道江浩一个人的实力对这个国家有多么重要吗?像某些挑衅我国的人,如果消失的无声无息那会对我们有多少好处吗?上面对江浩的实力评估说江浩一个人就可以左右一场战争。今年上半年江浩和他的突击队去南边执行任务,最后江浩在几千人的包围下能突围而出,可见江浩的实力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了,而他在突围的过程中至少杀了几百人。而现在江浩的实力又有了巨大的进步,可以想象他现在的重要性。”

    “爸,你跟江浩接触的时间最长,你有没有发现江浩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江浩,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感觉他跟某个人很像,就是想不起来像谁。大哥,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李爱梅说道,到底是女人观察力比男人更加仔细。

    “爱梅,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李爱民说道。

    “江浩资料上只有他母亲的信息,说他母亲曾经在东南军区服役过,但是却没有他父亲的信息,一丁点都没有,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以现在的情报工作不可能没有他父亲的消息。这个我也有点纳闷。”

    “爸,你看江浩像不像当年一号在一次缉毒战役中牺牲的那位?”李爱党说道。

    “老三,你的意思是江浩有可能是一号的孙子?但是要是他们两个有关系的话,不可能没有一点的信息呀?”李爱国说道。

    “不,现在看来他父亲的信息好像被人为的抹去了一样。能做到这个的只有当年主管情报工作的那位老爷子了,也就是现在一号的父亲。”

    “但是,要是他是一号的孙子,为什么一号到现在都不去认他们呢?”李爱党说道。

    “这个就不是我们可以知道的了,不过不外乎是为了江浩能顺利的成长,当年那位有多少仇家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想这也是江浩他们家这些年能挺过来的一个重要因素,要知道当年可不比现在,更何况江浩的母亲是一个孤儿。”

    “那要是江浩是一号的孙子,那我们还这样对待他吗?”谢国辉说道。

    “一定要,要知道聪明人可不只是只有你们的。我当时就有点奇怪为什么一号会这么支持江浩,当时只是以为他是为了这个国家,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一号也是有很大的私心的,不过江浩也是自己争气。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江浩真是一号的孙子,我们现在更应该去交好江浩,毕竟他现在可是不知道他父亲的身份。”李爱民说道。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去注意吧,明天还要上班呢。记住今天晚上的谈话任何人不得外传,要是让我知道谁泄露出去了,那就别怪我为了这个国家大义灭亲了,回去好好叮嘱小辈,都放聪明一点,谁给我整幺蛾子到时候我就先谁。都明白了没有。”李爷爷最后的话很是严厉。

    “知道爸,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都知道轻重的。”李爱国说道,其他人也纷纷应是。

    “好了,都回去吧。”李爷爷挥了挥手向书房外走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