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伤
    “张医生,他怎么样了?这都五天了,怎么还是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何大队在医生的办公室里问。

    “他的身体现在没什么问题。”张医生说。

    “那他为什么还不醒?”

    “他毕竟是大脑受伤了,脑显示他头部有肿块在压迫脑神经。他是我见过的最幸运的战士,也是求生意志最强的战士,他刚送来的时候脑电波一直都有很剧烈的运动,这才是他能坚持到我们手术结束的根本所在。强烈的求生意志也是他苏醒过来的保障。”

    “他一直都是我最好的突击队员,没有之一。但是为什么现在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什么时候能苏醒过来?”

    “他什么时候能苏醒,这个不好说,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

    “那医生你的意思是他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何大队很是吃惊的问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大脑是人体最神秘的部分,人类还不能准确的完全的了解大脑。更何况他的脑神经还被血块压迫着。不过你放心对于他脑子里的血块我们已经商量过了,等他头部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我们准备进行第二次手术,取出他脑子里的血块。”

    “那谢谢张医生了,有什么情况请随时给我打电话。”

    “不用客气,我们也希望我们的英雄早日醒来。”

    “那我就先走了。”说着何大队就站起身来伸出手。

    “再见。”张医生跟何大队握了握手说道。

    黑暗,无尽的黑暗。灵魂就像大海里的无根浮萍在这个仿佛没有尽头的世界里飘荡,无所谓时间。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灵魂开始颤抖,开始害怕,害怕这无尽的黑暗,害怕这个没有尽头的世界。在这个没有光亮和尽头的世界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能随时吞噬我的灵魂。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我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张医生们也在商量着再次手术的事情,而我的兄弟们也在焦急的等待。

    在这个世界里有好几次灵魂都差点沉沦黑暗。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是我再这样下去,灵魂总有一天会沉沦,到那个时候我就一点苏醒的希望都没有了。我开始想我妈妈,想我从未见过的爸爸是什么样子,想和晓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想自己和兄弟们一起出生入死。

    没有时间的限制,也不知道这个情况会持续多久。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很突兀的出现了色彩,一个一个的彩色圆球,灵魂开始追逐着这些圆球。第一次追上一个小小的彩球,彩球很是突然的融入了我的灵魂,我感觉就像夏天吃了冰镇西瓜一样爽。于是我更加疯狂的追逐它们,融入灵魂的彩球越来越多,灵魂感觉越来越清晰。

    “明天给他手术,头部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张医生吩咐到。

    “嗯,好的。”助手应声。

    “对了,再给他做个脑。”

    “现在就做。”

    半个小时之后,脑结果出来了。“张医生这个是结果。”助手说着把片子递给张医生。

    “哎,我怎么看着这个片子跟以前的有点不一样了。去,把以前的所有片子都拿过来咱们对比一下。”

    “好的张医生。”说着就去办公室拿以前的片子。

    “张医生,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嗯,是不一样了,不对比还看不出来,从半个月前开始,他脑部的血块在不停的缩小,只是太轻微了,不容易看出来。”

    “那咱们明天还做手术吗?”助手问道。

    “还做什么,你没看到血块在自动的缩小吗?照这个情况下去,两个月后,血块就消失的差不多了。”张医生看了看助手说道,似乎是为助手问这个问题感到奇怪(也是啊,特么的血块都在自动缩小还做个屁的手术。)。

    “你先回去吧,我去打个电话。”张医生挥了挥手。

    “何大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医生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是不是我的队员醒了?”何大队有点惊喜的问道。

    “醒倒是没醒,不过他脑子里的血块在自动的缩小,我们不准备再做手术了。”

    “额,不做手术了?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他不用再重新做手术了,血块过段时间很可能会自己消失。”张医生解释了一下。

    “真的?那张医生你多费心了。”

    “何大队客气了,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不管怎样,反正谢谢你了,谢谢你这段时间对他的照顾。”

    “我也没做什么,一直都有他做护士的女朋友在尽心的照顾他。”

    “是,他女朋友是很称职啊!”何大队有点感慨。

    “行了,我也没有其他事情了,先这样吧。”

    “那好,再见张医生!”

    “再见!”说着张医生就挂断了电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