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廿十七章 逃脱
    我不敢停留,向缅甸和老挝的边境前进,前方正有人等着我呢。身影在丛林里不停穿梭,突然发现前方有人。轻轻的靠近他们。

    “你说到底有没有人?建军让我们守在这里,这都守了一天了什么也没有。”一个人说道(越语)。

    “谁知道呢?反正将军让我们守在这里我们就守在这里。”另外一个人说道。

    “嗯,也是。”

    “打起精神,上边刚给的命令看见身份不明的人,不论死活,直接开火。”

    原来他们在这里等人,我感觉他们是在等我。但是我有点迷惑,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阻拦我呢,我应该跟他们没什么纠葛。他们的武器装备都不是白狐手下可比的。

    绕路,得绕开他们,弹药不多了。我从新顺着丛林走,准备绕开他们。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才绕开他们。这几天没事睡觉,没有停留,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得找个地方,休息会,回复体力。我不知道的是白狐的人已经追上来了。这几天真的很累,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住啊,我是人不是神。

    虽然我很小心但是还是被人发现了,瞬间开始交火。敌人越来越多,弹药开始报警,虽然我每次开枪都放倒一个人,但是架不住敌人多。

    就这样打打跑跑,弹药没有了就用匕首干掉敌人抢武器弹药。五天我就这样在这种情况下跑了五天,没有休息,没有停留,饿了随手抓住什么动物就吃什么,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终于摆脱了敌人,这次是真的摆脱了敌人。指南针也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身上也有多出枪伤,毕竟敌人太多我不可能躲开所有的子弹,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白天看着太阳,就一直往北走,总有一天能回到祖国的。

    在丛林里游荡了两天,终于看到了界碑。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界碑竟然有这么可爱。抱着界碑亲了又亲,终于站在了祖国的大地上。趴在地上亲吻大地,这一刻,我才感觉到原来这块土地竟然在我心中占有这么大的位置。

    “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艰难的站起身来大声的喊道。自己就像一个乞丐一样,脸上头上全都是泥土,身上的衣服也是一条一条的,上面还残留着敌人已经干涸的血液,斜跨着武器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边防哨所,“班长,那边走过来一个人,还带着武器,怎么办?”

    “绕过去,围住他,先不要开枪,问清楚是什么人再说。”那个班长拿起望远镜看了看。

    “什么人?”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看来回到祖国自己的警惕心都下降了很多,连这么近的人都没有发现。抬了抬头,“草,哥终于看到活人了。”说完急昏了过去。

    “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班长,身上有很多处伤,昏迷过去了。”

    “快你们送他医院。我去向上级汇报。”就这样我被送进了医院。

    “医生,他身上有很多处枪伤赶紧。”

    “这个是你们的战友吗?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活下来的,那么处伤,竟然没有失血过多,腿上还有几处刀伤,应该是用来刺激神经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战士。”手术结束以后主刀医生走出手术室问送我过来的战士。

    再我进手术室的同时,那个班长也向上级汇报了这里的情况。“注意搞清楚他的身份,派人看着他。前几天东南战区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注意边境的情况,我看十有**就是因为这个人。我去向上级汇报,你先回去吧。”

    两天以后,慢慢的睁开眼睛,第一个感觉就是痛,浑身上下都在痛。第二个感觉是白,四周都是白的。我意识到我得救了,我现在应该在医院里。床边趴着一个人,是晓菲。我很小心的动了动身子,没想到还是惊动了晓菲。

    “你终于醒了,这段时间我担心死你了……”说着就哭的说不下去了。

    “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了,笑笑。”我轻轻的说。

    “疼吗?”晓菲轻轻握住我的手,泪眼朦胧的问道。

    “不疼,看见你就不疼了。”我笑着说道,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咧了咧嘴。

    “傻瓜怎么会不疼呢。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轻轻的抚摸我胳膊上的伤口。

    “真的不疼,一点都不疼。”我轻声的安慰着晓菲。

    “我和外公说说,把你调到军区,不要在做任务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个特种兵,如果都这样那国家都成什么样子了。”

    “我不是担心你吗,你还说我。”

    “我不是说你,当我选择这条路的时候,我就明白这条路不好走,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要把它走到底。你知道一个真正的战士最终的夙愿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千家万户开心幸福,马革裹尸还,战死沙场。”我郑重的说道。

    “就你有理,我不跟你说了。”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高中队站在门口,“草原狼,你醒了没打扰吧?怎么不叫医生?感觉怎么样?”

    “别动了!”看见我想抬手敬礼高中队赶紧进来说道。

    “我感觉没什么问题了。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你们聊我去喊医生。”晓菲站起说道。

    “嗯!”

    “森林狼他们回来以后,向军区首长汇报了,你们这次任务的情况。首长给边防武警打电话了。你知道是哪个首长打的电话吗?”

    “哪个首长啊?”

    “高战高副司令亲自打的电话,要不然你以为你现在能安静的躺在这里。对了这次任务最后怎么样了?你好了之后要写个任务报告。”

    “嗯,我会的。我知道该怎么做。”

    “嘭”“嘭”“嘭”敲门声传来。“那我就先走了,回去跟你的队员也说一声,他们也很担心你。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在来看你。”

    医生们进来开始操作各种仪器,检查我的身体。其实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没事了。

    “医生他怎么样了?”晓菲问道。

    “没什么问题了,剩下的就是静养了。身体素质不错小伙子,受那么多伤还能坚持下来虽然都是不致命的,但是我真的佩服你,你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执行了什么任务,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是为国家出生入死的。”说完之后给我敬了一个军礼,其他人也纷纷敬礼。我感觉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出去了,有事叫我。女朋友不错,你昏迷的这两天都这守着你。”领头的医生说道。

    “谢谢晓菲,也跟你说声对不起让你担惊受怕了。”医生出去之后我深情的对晓菲说道。

    “我们之间还用的着说这样的话吗?”

    “其实我还挺感谢这次受伤的。”

    “受伤了你还敢接受伤?为什么?”

    “因为我又能天天见到你了!”

    “我宁愿很长时间不见你,我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你。”说着又开始流泪,看来女人真是水做的。

    “没事了,这次是意外以后都不会了。快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