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廿章 分别
    时间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就这样甜甜蜜蜜的过了半个月。在这段时间我一做了一些恢复性的锻炼,我身体的恢复力让医生大为惊讶。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半个月后我的身体完全回复,连我自己都惊讶,子弹擦着心脏而过,却短短的两个月就完全恢复了。实际上我早就可以出院了,就是为了和晓菲多呆两天我就有点赖皮的躺在医院不走。

    基地每隔几天就打电话来询问我的伤势,我也不再好意思的赖在医院里了。我是个军人,更是个特种部队里的精英,不能因为儿女情长就放弃自己的使命,放弃首长们的期望,放弃国家和人民的期望。

    今天早上基地又打来电话,“草原狼,现在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恢复了吗?”高中队问道。

    “报告高中队,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随时都可以参加战斗,我准备今天下午就回去。”我立正身体回道。

    “那好,今天下午点我会让灰狼去接你。今天再和你的小女朋友说说话,以后机会就不多了。”说着高中队就笑起来。

    “高中队什么时候你也这么八卦了?我怎么不知道?”自从成为孤狼b组的一员后,我们就再也不怕高中队了,平时没事的时候还和高中队说说笑话。说实话以前到时真的有点怕他,训练时那么狠,虽然我们知道那是为我们的生命负责。

    “有你这么和上级说话的吗?小心你回来我给你小鞋穿。”高中队故意说道。

    “不要啊,高中队,我错了,我错的连内裤都错了!”我搞怪的嚎道,我能想象他现在肯定是一脸笑容。

    “好了,我就不耽误你小子的时间了。我挂了。”

    “那再见高中队!”

    “再见!”

    我放下电话,心情有点沉重。我要去找晓菲,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和她多待一会,也想和晓菲多说会话,所以自己就不耽误时间。以前听不少人说过陷入爱情的男女总感觉时间是不够的,现在我终于感受到了。

    我找到晓菲,她没什么事,正在看病例。看到我过来就随手合上病例站起来。我没有说话,就是直直的看着她。

    “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说着就拿起桌子上镜子开始对着自己照。

    “没有啊,我脸上没什么脏东西啊。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啊?你这样看着我,我心里怎么毛毛的。”说这放下镜子。

    我就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把她美丽脸庞印到自己的脑海中。

    “说话啊!到底怎么了?”晓菲有点着急了。

    “没事,我过来就是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看着她开始着急,我赶紧说道。

    “你早说啊,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吓我一跳。等会,我喊晓影替我值会班。”说着就起身去找晓影。

    “我说你怎么要我替你值班,原来是有人约了。”晓菲和晓影一起回来。

    “去你的,那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说着我们一起走向电梯。

    我们漫步在医院里的草坪上,说着甜蜜的话语。

    “我要回去了,回基地了。早上高中队打电话来说下午点灰狼回来接我。”我们坐在长椅上,我有点低沉的说道。

    “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没事,以后我回去看你的。”说着就留下眼泪。

    “对不起,晓菲真的对不起……”“不要说对不起。”晓菲打断我说道,然后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伸出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肩膀,我感觉眼里酸酸的。

    “晓菲,对不起。我是个军人。军人的人生从来就不是只属于自己的,我不能忘记自己肩膀的使命。”我郑重的说道。

    “你不要说了,我都懂。我只是想就这样默默的躲在你的怀抱里,让自己记住你的味道,让自己感受你的温暖,你的心跳!”

    我就这样默默的楼着她谁都没有说话,这一刻仿佛任何话语都是多余。我们只是想静静的感受彼此的爱意,记住彼此的味道。

    时间在静静流走,很快灰狼就要来接我了。我和她都在默默的收拾着我的用品。我和晓菲默默的看着对方相顾无言,什么语言都是多余的。

    “我得走了。”我突然说道,实际上我早就听到了军车那特有的声音,站在窗前,看到灰狼的车就在楼下。灰狼没有上来催我,也许是他也想多给我们一点时间。说完我就提着行李向外边走去,晓菲没有说话,就是默默的跟着我。

    慢慢的走到车前,放下行李转身紧紧搂住她。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在这里还有一个为我牵挂的女孩,一个漂亮、纯真、感性的女孩。

    转身拉开车门,放上行李关门,坐上副驾驶。整个过程我都没有抬头看她,害怕晓菲看到我流泪的样子更害怕看到她的眼泪。

    “走,灰狼!走!”我低声吼道。

    打火,启动我们终于还是走了。车子走的不是很快。终于我还是忍不住打开车窗向后看去,晓菲在流着泪追着车跑,一边跑一边挥手。

    “停车,灰狼!”我回头喊道。

    车子停下来,我迅速向后跑去,抱住晓菲。眼泪在肆意的挥洒。

    “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我嘴里不停重复着这句话,这一刻我脑海里没有其他的词语。

    “我等着你!我一定等着你!我会去看你的,你一定要保重!别忘了,在这儿还有一个等你的人。”

    轻轻的吻在她的额头。

    “我走了!你要保重自己!”丢下这句话我就赶紧向车跑去。

    “开车,开车啊灰狼。开快点!”我催促着灰狼,我真的害怕自己会再忍不住去找她。

    车越走越远,突然我把自己的上半生探出窗外,晓菲还在挥着手,夕阳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我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再也看不见她。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离别,它是那样的痛苦,那样的让人悲伤。

    泪就没有停过。“好了,草原狼,以后有的是机会!”灰狼在劝说。

    我没有说话,就是流着泪默默的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离别的痛苦,是为了下一次相聚时的快乐。两个小时之后,我调整好了心情,我们也快到基地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