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战友到来
    第二天将近中午的时候我和晓菲在聊天,突然病房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我的战友们来了。她起身走了出去。

    “哎,哎你们干嘛呢你们?你们难道不知道重伤员是不能探视的吗?”

    “哎,赶紧下去,这个不让探视!”强子赶紧说道。

    “这都上来了,怎么下去?我爬上来我容易吗我!”伞兵回道。

    “赶紧让开,赶紧让开,后边还有人呢。”卫生员催促着伞兵。

    大家都迅速上来。“都过来,站成一排谁让你们爬楼的?”大家快速的站成一排,“护士妹妹、、、、、、”强子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谁是你妹妹?”

    “护士大姐、、、、、、”

    “护士大姐?我有那么老吗?”

    大家开始纷纷开口辩解。“都住口,无组织,无纪律,我让你们说话了吗?要不要我们去院长办公室去说说你们是怎么爬了他的病房大楼?”

    “哎,不要,不要,不要我们这不是为了看草原狼吗?我们错了,我们错了,下一次绝对不会了。”耿继辉赶紧说道。

    “你们爬了病房大楼还有理由了?还想有下一次?走跟我去院长办公室。”

    “哎,不要啊!”伞兵搞怪的说道。

    “给我好好说话!看看你们还像一个兵吗?、、、、、、”正说着晓影走过来。

    “行了,今天就不说你们了,要是再说下去就该耽误某些人的事了。”

    “谢谢!”“谢谢!”“谢谢!”大家纷纷说道。

    我的战友们走进病房,“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小庄率先开口问道,

    “没事,你们看我像是有事吗?”

    “草原狼,我看你是乐不思蜀了吧,每天都有美女陪着。”伞兵笑着说。

    “我看伞兵现在想的是为什么受伤的不是他。”卫生员笑着说道,他们两个不论走到哪里都忘不了调笑对方。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心里的想法?”伞兵接口就说。

    “鸵鸟天生脑容量小,你的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啊,是不是老炮?”强子说,

    “对,对,对。”

    “行了,行了,行了,小庄今天既然你来到这里你就不想见见你的小女朋友?”我对着小庄说道。

    “肯定想啊。”老炮也学坏了。

    “还不赶紧去,愣着干嘛呀?”我催促着小庄。小庄红着脸走去病房去找晓影去了。

    我们就一直闲聊着,他们告诉我这次演戏蓝军在第二天黎明发起总攻,红军溃败,蓝军取得了演习的胜利。我也知道蓝军肯定胜利,指挥部和特种部队都没有了,蓝军再不胜利就没有天理了。我们聊训练中的开心事,聊着休假这几天去得地方,说着在这次演习中得失。

    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晓影也在和晓菲说话,“我感觉他们怎么都不像特种兵呢,就像兵油子一样,跟电影里一点都不一样啊。”晓影说道。“那你感觉特种兵应该是什么样的?”晓菲问道。“应该是酷酷的,没那多油嘴滑舌。”

    “好了,我是不更你聊天,要是我再霸占着你,某人该着急了。”晓菲抬头看见小庄像这边走来,于是就这样调笑这说。“去你的!”晓影说着红着脸站起来说着。

    小庄和晓影一起下楼,去谈天说地。我们在病房里聊着聊着,高中队突然出现在病房。“孤狼特别突击队b组集合完毕,请指示!”我看到高中突然出现赶紧说道,他们几个迅速站成一排。“稍息,今天没什么事,我过来主要就是看看草原狼。你们先出去吧。”

    大家鱼贯而出,“草原狼,我这次过来主要就是传达司令部的命令。东南战区司令部命令。“

    “你身上有伤,就不要动了。”高中队看到我想要做起来赶紧说道。

    ”鉴于江浩同志在代号为春雷的演习中的优秀表现,特授予江浩同志二等功军功章一枚,望其好好努力,再创佳绩,不负人民赋予你的使命!”

    “这次司令部就不在晋升你的军衔了,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高中队说道。

    “谢谢军区首长的关心,这都是兄弟们一起的努力。没事,我正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好好养伤,继续努力。”

    “时刻准备着!”高中队走了,留下了那枚二等功勋章。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于能得到奖章还是很兴奋的,但是后来渐渐的得到多了,也就没有新鲜感了,因为三等功奖章和其他嘉奖令我有不少。但是每一枚奖章我都会珍重的收起来,然后拿张纸记下为什么得到这枚奖章,这也是我从得到第一枚奖章开始时养成的习惯。

    高中队走了以后,他们几个又回来了。

    “草原狼,赶紧好起来,我们还等着你一起训练和做任务呢。”老炮说道。

    “对啊,你不在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快点回来我们等你!”强子跟着说。

    “那我们就不多待了,我们就先回去了,等你回来。”耿继辉说道。

    大家都走了,病房里安静下来,我也是有点困了,毕竟身上有伤,没一会我就沉沉的睡去。一般我们睡觉都是很惊醒的,有一点动静就醒了,毕竟我们要随时保持清醒不论是训练还是在潜伏中。在医院里我总算是能好好的睡觉了,不用担心随时响起的战斗警报,不用担心随时出现的敌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