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魔鬼营
    地狱周的结束并不是训练选拔的结束,是更为残酷的选拔的开始,只是一只脚踏入了特种部队,另一只脚还在门外呢。

    “你为什么来当特种兵?”高中队问我。

    “报告,当特种兵是我从小的梦想,也是为了给我父亲报仇。继承父亲的遗志,把敢于侵犯祖国的人,统统干掉,让他们下辈子也不敢与我们为敌。”

    “如果你在敌后碰到带电台的零星敌人,他暴露你们的行踪,你会怎么做?”

    “我会无声干掉他,抢到他的电台为我们下面的行动提供方便。”

    “如果你碰到敌人的轻伤员还有重伤员而你是指挥官你会怎么做?”

    “我会下令绕过他们。”

    “如果绕不过去呢?”

    “我会下令杀了他们!”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不会救助他们让他们以后有机会与我们为敌,战场从来就没有仁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战友们可能会反对你的命令?”

    “报告没有,我相信我的战友们!”魔鬼营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被问了差不多的问题。

    “菜鸟们,地狱周结束了。下面开始分组,你们将会按照特种部队的编制分组,每个小组人。这十二个人中包括组长、副组长、狙击小组、突击小组、火力支援小组、爆破小组、医疗和救护小组等。你们都要学会一专多能。下面开始分组。”

    “菜鸟队:陈国涛,耿继辉,江浩,庄炎,郑三炮,史大凡,邓正华,陈喜娃、、、、、、”

    我们又开始了无休止的训练,武装越野,武装泅渡,狙击训练,爆破训练,仪容化妆训练,打靶训练,潜伏和反潜伏训练,侦查和反侦查训练等等等等,林林总总十几项训练。我感觉这不是在训练特种兵,而是在训练全能人。

    “菜鸟号(就是我),如果你的战友在敌后受了重伤你会怎么办?”

    “我会改变行动方案,留下一个人保护他,帮助他们隐藏起来,并留给他们足够的水和食物,让他们耐心的等待我们回来。”

    “特种兵从不按原路返回。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可能因为返回而撤不回来?”

    “我相信我的战友们,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战友。如果实在撤不回来,我会销毁所有可以证明我们身份的东西,继续深入扩大战果,我们不会被俘虏。”

    “你如何在敌后让一个被你们俘虏的人开口?”

    “我会用所有能让他开口的方法让他开口。然后杀了他。”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他是敌人。”

    狙击训练场

    “你们呢知道这些什么枪吗?”

    “报告狙击枪。”我说道。

    “那你知道这都是什么枪吗?”

    “报告知道,、巴雷特、狙击枪、式。”

    “呦不错嘛都知道啊。”

    “报告我在以前的军事杂志上看到过。”

    “我告诉你们,在战场上狙击枪是用来打击敌人的指挥官,重武器操作手等。作为一名狙击手你们不仅要有精准的枪法,还要有高明的潜伏和隐藏技巧以及更重要的战士的心。你们要有必胜的信念,相信自己一枪而去就可以完成狙杀任务。作为一名狙击手你们不能犹豫,因为机会是稍纵即逝的,你会因为你的犹豫而错过最佳时机,甚至因而暴露你们的位置,给自己或者队友带来不可预知的危机。所以你们就要有必胜的信念,强大的内心。狙击手无论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下都要冷静。狙击小组包括狙击手和观察手,但是狙击手也必须是一个合格的观察手,而观察手有时候也可以作为一名狙击手。你们要在恶劣的情况下判断风速,温度,光照等一切影响射击的因素。因此狙击手不是你枪打得准就可以的。”

    爆破训练场。“你们在敌后行动很多时候都要面临没有炸弹可用的情况,这时你们就要利用所有身边可以利用的东西来制作炸弹。例如,你们在城市里可以很容易就找到汽油,那你们就可以利用汽油制造简易的汽油炸弹,已达到作战目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