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箭双雕
    余逆与莫小川撞了个满怀,后者立刻失去了重心,跟余逆一起摔倒在地。

    但莫小川的反应却是极快。

    几乎仅在0.1秒之间,他手中的捆仙索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落日弓。

    定海针在对付那些如巨婴一般的怪物的时候派不上用场,在面对那些诡异的飞虫的时候也难建寸功。

    因为落日弓与定海针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对单一目标的击杀,而非群攻。

    此时面对那恐怖的黑色巨蟒,却是非常合适。

    所以莫小川在确保了余逆的安全之后,在第一时间就拉开了手中的落日弓,此时的他虽然失去了平衡,却努力向上挺起了腰背,尽量延缓自己落地的时间。

    下一刻,定海针几乎是擦着余逆的耳边呼啸而去,精准地没入了那巨蟒的体内。

    紧接着,莫小川和余逆双双倒地,伴随着强大的惯性向后滚去。

    “吼!”

    巨蟒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却并未上岸,而是以极快的速度重新沉入了湖底,直接消失了身影。

    莫小川从地上爬起来,心中暗道了一声可惜。

    之前的那一箭虽然射中了巨蟒,却并未对其造成致命的伤害,在对方有所警惕的情况下,再想将其射杀便没那么容易了。

    “怎么样?有受伤吗?”莫小川伸手扶起余逆,目色中透着一丝担忧。

    而起身之后的余逆也的确有些站不太稳。

    “左脚扭了一下,问题不大。”

    余逆的回答显得云淡风轻,而莫小川拉开她左腿的裤脚一看,果然在脚腕处已经变得红肿了起来。

    “还能走吗?”

    莫小川皱了皱眉头,没想到此番洞天福地之行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难题。

    余逆点点头:“如果有绷带的话,稍微缠一缠就行了,不过跑是不能跑了。”

    闻言,莫小川心里面稍微松了口气,竟然真的从裁决令中掏出了一卷绷带,他虽然不懂包扎,但好在该带的东西都带上了,至少不会让余逆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

    于是接下来两人就坐在洞口处,余逆拿着绷带给自己简单处理了下脚腕,而莫小川则在思考之后该怎么办。

    回头是回不了的,鬼知道那群形如巨婴的怪物有什么古怪,没准儿比这湖底的巨蟒更加难缠,而那些藏在石笋中的飞虫也不是什么善茬儿,竟然连凤火都能直接吞噬,以莫小川现在所掌握的能力,似乎还找不到克制之法。

    前后失据,进退不能。

    一时间,莫小川和余逆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中。

    唯一的解决办法,似乎就是跟那条巨蟒正面硬刚了。

    念及于此,莫小川顿时有些想念衣亦了。

    要是相柳在此,别说是一条小小的水蛇了,就算是一条成年的蛟龙恐怕也不是衣亦的对手!

    术业有专攻,在水里面,衣亦便难逢敌手。

    相较之下,余逆虽然在湖中也能如鱼得水,但实力还是弱了一些,与衣亦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莫小川的水性就更不用提了。

    如果是在陆地上,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能把那巨蟒打得它爹都不认识,但在水里面的话

    有些麻烦啊。

    然后莫小川想到了一件事情。

    既然在水里面打不过,那么干脆就把湖水填干!

    因此在下一刻,莫小川独身来到了湖边,口中默念了几句晦涩难懂的音节,紧接着,一道清光从头顶的石壁飘然而落,定海针去而复返,凭空悬停在莫小川的身前。

    上面还沾染着几滴鲜红,自然是来自那条巨蟒。

    在今日之前,莫小川一直是把定海针当做箭矢来使用的,但定海针并不是箭,其最大的用途也并不是用来射杀敌人,而是用来,定海!

    说起定海针,人们的第一印象一般只有两种。

    要么是大圣爷舞的那根棒子。

    要么就来自大禹治水的传说。

    其实这两者原本就是同根同源的,即便是在西游记的记述中,大圣爷在拿到定海针之前,东海龙王也曾解释过此物来自于大禹。

    那么,定海针的主人原本就是大禹吗?

    这个不好说,但反正现在经过陈掌柜落入了莫小川的手中。

    鉴于陈掌柜当年是跟大禹一起治理的水患,要说定海针原本就是陈掌柜所属,莫小川也丝毫不会觉得奇怪。

    只不过定海针的治水之能,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使用的。

    好在,莫小川早已激活了南山经,所以他此刻在脑中所浮现出来的虚影正是旋龟!

    下一刻,莫小川伸手握住了定海针,其上的血渍顷刻蒸腾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耀眼的金光轰然而起。

    就如同是一轮初生的太阳,将莫小川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余逆背靠着石壁坐在地上,看着莫小川的背影,仿若天神下凡,一丝丝金线围绕在其四周,映得他后背的龟甲虚影若隐若现。

    金光越来越盛,却没有热量,便仿若是一轮凛冬中的冷日,但其中所散发出来的山海意却令石笋中的飞虫再一次退避三舍。

    再然后,这轮太阳坠入了湖中。

    没有烈火与水花的激烈对撞,也没有恐怖的能量波动轰然炸开,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但烈日所到之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凹陷下去的水洞,就像是凭空生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直达湖底。

    只不过与真正的漩涡黑洞不同,四周的水面非但没有因此而上升,反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下降!

    空气立刻变得更加潮湿了起来,一丝丝水气在阳光的映射下争先恐后而起,很快便造成了那群飞虫的大混乱!

    一滴湖水落在飞虫的身上,后者甚至来不及发出哀鸣,便瞬间化作一缕青烟,飘散在了空中,竟是尸骨无存。

    大片的飞虫避无可避,只能纷纷转头,向着莫小川身后的石洞飞来!

    看到这一幕,余逆不禁目色微沉,正打算招出泡泡迎敌,却见莫小川轻轻抬手一挥,于是有一片湖水激昂而起,化作一面盾墙,直接拦在了那群飞虫之前。

    “嗤嗤嗤”

    不过顷刻之间,至少有两三百只飞虫被湖水堙灭,于是剩下的飞虫不得不当即掉头朝着另一边的石廊飞去。

    然而,莫小川似乎是不打算给对方任何的生机,再次一抬手,便有一条水龙从对面的湖岸掠起,张开大嘴便朝那群飞虫吞去!

    莫小川知道,这是他能将这群飞虫一举歼灭的最好机会,一旦放其逃走,等他和余逆抵达对岸的时候,想要取胜恐怕就没这么便宜了。

    只不过,眼看湖水的水位越来越低,不多时便将彻底干涸,一直藏在湖底的那条巨蟒终于忍不住了,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咆哮,再次跃出了水面!

    而这一次,莫小川只是看了它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话。

    “要么跟我混,要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