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如鱼得水
    凤火一闪即逝,只留下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几块簌簌而落的石块,几缕恶臭难闻的青烟,以及莫小川的满目惊骇。

    他不知道这些形如巨婴的怪物到底是什么,至少不曾存在于《山海经》的记述当中,但很明显,这玩意儿看起来很恶心……

    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

    一眼望去就有上百只这样的怪物,鬼知道在洞穴深处还有多少?

    成千上万?

    莫小川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凤羽是否能够克制这些怪物,但反正落日弓是指不上了,定海针虽强,但……特么的只有一支啊!

    所以只是一瞬之间,莫小川便已在心中萌生了退意。

    打不过就跑,天经地义。

    好在此时那些怪物似乎也被恐怖的凤火所慑,一时间没了动作,更没有继续靠近的意图,这便给了莫小川退去的时间。

    “我觉得咱们好像选错了方向,那什么……你脚步轻点儿……”

    话没说完,莫小川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到飘在自己身前的那个大泡泡慢慢悠悠地向着暗影重重的洞穴深处飞了过去。

    随后,在莫小川所看不到的地方,好像突然发生了一阵骚乱。

    低沉的嘶吼与刺耳的尖叫此起彼伏,淡淡的血腥气逐渐飘散开来,不断有钟乳石从空中砸落,似乎是那些怪兽在相互撕咬。

    趁此机会,莫小川拉着余逆转身就跑,心中不断感慨,余逆的泡泡在群战之中的效果当真不凡。

    五六分钟之后,莫小川和余逆从另一边的通道看到了光亮,不禁心中大喜,随后跑出了这狭窄的甬道,眼前的视野立刻变得无比开阔了起来。

    但两人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眼前是一汪死水。

    头顶的石壁漏下了一丝丝指头粗细的光柱,落在水面上泛起粼粼金光,看起来宛如童话中的梦境,氤氲的水雾弥漫在空气中,更带上了一丝朦胧的美意。

    与其说这是一潭死水,不如说这更像是一座小型的湖泊,在百米开外的远处有一条石廊,不知通向何处,更让人惊奇的是,在湖水的中央还有一座高台,上面好像放着一个朴实无华的木箱子。

    “有宝贝!”莫小川惊呼一声,显得有些激动。

    毕竟他才刚进洞天福地不久,竟然就遇到了开箱子这么喜闻乐见的活动,当然不能错过。

    而且讲真的,有水拦路这种事情算事儿吗?

    莫小川的水性……嗯,的确不太好。

    但他会飞啊!

    至于余逆,人家本身就是鲤鱼精好嘛!

    下了水那就如同脱了缰的野马,

    但即便如此,两人都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不是傻子。

    有宝在前,就必定有守护者藏匿于左右。

    藏在哪里?

    当然是,也只能是水下。

    之前说这座玄是一汪死水,是因为在水面上没有任何波纹,也没有丝毫流动的迹象,但这并不代表着里面什么也没有。

    莫小川抬头重新看向上空的石壁,那漏下的一丝丝光柱,便仿若星辉点点,有些映在倒悬的钟乳石上,竟透着一种莫名的神圣意味。

    不知道为什么,莫小川却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些危险。

    仿佛在其中还藏着些什么东西。

    莫小川回头看着余逆,后者点点头,立刻吐出了一个透明的泡泡,轻轻朝空中飘去。

    这不是肥皂泡,所以不会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五彩缤纷,而是显得有些单调。

    泡泡在上升了数米之后,被一株石笋刺破,发出一声轻响,随后异变突生!

    只见那石笋后方突然扬起了一道寒光。

    不,更准确的来说,那并不是光,而是一群不知名的飞虫,通体冰蓝色,围绕在泡泡破裂的地方急速打转,但大概是因为没有发现可攻击的目标,所以很快又缩回了石笋的孔洞中,再不得见。

    莫小川看着这一幕,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头。

    他不知道这些飞虫是些什么玩意儿,又有着怎样的杀伤力,虽然看起来比之前那些形如巨婴的怪物要顺眼一些,但以貌取虫这种低级错误是莫小川绝对不会犯的。

    所以下一刻,莫小川再次掏出了百试不爽的凤羽,向着那株石笋射去了一道火线。

    凤火未及石笋,但藏在里面的飞虫却大概是因为突如其来的高温被惊动,再次蜂拥而出,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飞虫没有四散分逃,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如飞蛾扑火一般,向着近在咫尺的凤火迎了上去。

    “嗤……嗤……”

    伴随着几道焦灼之音响起,莫小川的目光彻底变得沉寂了几分。

    因为他分明看到,自己所射出的凤火仅仅烧死了不到十只飞虫,便再难以为继,瞬间熄灭了。

    不,或许熄灭这个词并不是那么准确,更准确的来说,是被其他飞虫给一并吞噬了!

    于是空中的那道寒芒变成了一道鲜红色的光带,幸存下来的飞虫竟然在一瞬之间将原本的冰蓝色身体变成了火红色!

    这是什么情况!

    莫小川心中有些发寒,转头看着余逆,苦笑着道:“我觉得水下或许比空中要更安全一些。”

    对此余逆也表示赞同,然后重新打量了一下深不见底的水面,沉声道:“我试试。”

    言罢,余逆再次从口中吐出了一个泡泡,但与之前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泡泡并没有飘向任何地方,而是将余逆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随后余逆单脚一蹬,整个人直接坠入了水中!

    突如其来的响动再次惊醒了藏身在石笋当中的飞虫,除了那群变成鲜红色的之外,还有成千上百只突然爆起,密密麻麻连成了一片,但它们却似乎颇为忌惮湖水,非但没有向下扑杀,反而四散躲开了飞溅起来的水花。

    连凤火都敢正面硬刚的飞虫,竟然怂了!

    见状,莫小川当即喊道:“回来!”

    然而,这一切却似乎有些晚了。

    下一刻,有一道水柱突然从湖底炸起,直接将刚刚入水的余逆掀翻在了半空之中,原本包裹在余逆体外的泡泡顷刻破碎。

    紧接着,有一条四五米粗细的巨蟒骇然从水中跃起,直接张开了血盆大口吞向余逆!

    然而,关键时刻,余逆的反应也是极快,竟然凭空借力,以一个全世界最标准的鲤鱼打挺重新稳住了身形,然后双腿急速后摆,几乎将自己的整个身子凹成了一个u型,随后再猛地向前一甩!

    “啪!”

    余逆的双腿仿佛一条巨鲸的尾巴,狠狠地扇在了那巨蟒的下颚上,巨蟒张开的大口赫然紧闭,而余逆则借力身形爆退!

    然而,那巨蟒在吃痛之下并未放弃已经到了嘴边的食物,身子一个翻腾,竟然从岸边卷起了蛇尾,朝着余逆迎头拍去!

    生死一刻,一条泛着金光的绳子准确缠在了余逆的腰间,将她猛地向后一拖。

    于是蛇尾拍了个空,而余逆则毫不客气地撞在了莫小川的身上,两人一起向着来时的路滚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