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山海旅游团
    时值晚秋,全国各地的气温都已经慢慢降了下来,唯有山城,仍旧还是一如往常的烈日炎炎。

    从山城到万州,如果是坐火车的话,大概需要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而如果是坐汽车的话,只需要三个多小时就能到了。

    一辆旅游大巴在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车窗上映着莫小川那张有些疲倦的脸。

    他的确有些累了。

    从山城到春城,再从春城回山城,直至此时随英招与清水街诸位老板前往万州,这一路他连半刻都没休息过。

    不管是鸡哥的死,灵山十巫的现身,还是对危发起围杀,给衣亦争来审判长的位置,亦或者是得知自己父母身死的真相,老家伙的过往,这一桩桩,一件件,对于莫小川来说,且不论情绪上的大起大落,至少极其耗费心神。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那不是耗神,而是伤神。

    所以当英招提议让众人包一辆车结伴而行,而不是各自行动的时候,莫小川并没有反对。

    负责开车的是老朱,其他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聊天或睡觉,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沉重。

    只有莫小川在看着窗外发呆。

    此时的他身心俱疲,却偏偏没有丝毫的睡意,也没人知道他这会儿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在担心老家伙的安危?

    还是在想等见了老家伙之后该怎么去问自己父母的事情?

    从理论上来说,莫小川与他的亲生父母其实并没有任何感情,毕竟在他的记忆里面,并没有这两个人的存在。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把自己当成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还记得上小学那会儿,莫小川就因为时常有人嘲笑自己是没娘生没爹养的孤儿,所以打过很多次架。

    仔细想想,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才导致了莫小川幼时的朋友很少。

    后来还是等到上了初中的时候,他才认识了严一,所幸如此,从而使莫小川的性格并没有变得孤僻,而是越发阳光乐观了起来。

    没有人不在乎自己的父母是谁,有着什么样的过往,这不仅仅是血脉相连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更是人类的本能。

    或许有些人嘴上不愿意承认,但谁又不渴望双亲的呵护,羡慕那些从小便有着父母关爱的孩子们呢?

    至少曾经的莫小川是很羡慕的。

    只是因为自尊心之类的东西,让他极少表现出来,更从未述诸于口。

    直到英招告诉了他,是老家伙杀了他的父亲,而他的母亲也正是因为此事而香消玉殒。

    这当然是一件非常值得悲伤的事情。

    莫小川在面对英招的时候可以将笑容重新挂回到脸上,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内心毫无触动。

    老家伙教会了莫小川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却从未教过他该如何面对这种事情。

    接受,在有些时候,往往比原谅还要更难。

    莫小川不知道十八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原谅什么,又该接受什么。

    将自己一手带大的师父,居然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这样的桥段并不新鲜,甚至显得有些老套,绝大多数的结局,无非是看清了师父的真面目,从而主角选择为父报仇。

    但莫小川却并没有这个打算。

    相反,在得知老家伙有可能遭遇了生死危机之后,莫小川带上了清水街众多老板,一起前往万州去营救他。

    或许这便是英招开始欣赏莫小川的原因。

    也或许,这本身就是英招的计划之一。

    会是一个圈套吗?

    毕竟莫小川已经猜到,老家伙如果真的在万州遇到了危险,恐怕并不是单单一个西王母所造成的,这里面很可能有危的影子!

    否则危是怎么知道老家伙的行踪的?

    卖国求荣这种事情,危可早就不是第一次做了!

    而且别忘了,曾经在红果树洞天福地的时候,莫小川便怀疑过那些来自岛国的间谍是危与英招合谋带进来的,即便不是,或许也有一些神仙局的成分在里面。

    这批人除了找寻落日弓的下落之外,他们更重要的任务,便是为了杀死自己。

    可事后的调查却似乎证明了,英招与此事无关。

    至少莫小川没有能够从土蝼的口中问出英招的名字来。

    即便在千万年前的时候,于昆仑山上,土蝼可以算是英招的小弟。

    如果这样还无法证明英招的清白的话,那么莫小川相信,mss的内务部也不是吃素的,既然英招能够通过审查,或许便说明他真的没有参与到洞天福地一役中去。

    当然,最关键的证据,还是来自于英招与老家伙的合影。

    照片不是p上去的,而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莫小川相信英招的确是老家伙的朋友。

    虽然一直以来英招对自己的态度都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多有冒犯,但至少他从来没有真正对自己不利过。

    这便是英招与危的区别。

    对此,莫小川还是看得很明白的。

    所以即便之前莫小川让陈掌柜把英招给绑了,还扇了他两嘴巴子,但其实也并没有真正对他怎么样。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英招。

    而在于莫小川自己。

    他不知道老家伙当年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老家伙为什么要选择将自己抚养成人,还将裁决使的位置送给了自己,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现在老家伙到底怎么样了,到底是生是死。

    关于老家伙的情报,英招这边也是一问三不知,纯粹是依靠西王母的那块玉胜来推测了老家伙的目的。

    可事实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而且莫小川更加想不明白的是,如果老家伙明明知道自己此行有些危险,甚至提前安排了英招来驰援自己,却为什么偏偏不告诉自己这个唯一的徒弟?

    莫小川目光灼灼地看着坐在前排的英招,冥冥之中有种直觉,或许这家伙对自己仍旧有所隐瞒。

    或许是察觉到了莫小川的满腹忧愁,情绪低落,坐在莫小川身边的余逆不禁开口安慰道:“别多想了,待会儿等老朱开着车先带咱们去吃一顿烤鱼,相信我,到了那里之后,你就什么忧虑都没了。”

    闻言,莫小川脸上的愁容更甚。

    怎么感觉大家一点儿也不担心老家伙的安危,真的就像是来旅游似的呢。

    还惦记着吃烤鱼……

    这是吃烤鱼的时候吗!

    “咕……”

    莫小川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肚子。

    嗯,这么一说,好像一下子就真的有点儿饿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