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山海一脉的大管家
    一天之内,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提到老家伙的名字了。

    上一个,是危。

    当时的危为了活命,告诉莫小川,他手中有关于莫景山的重要信息,如果莫小川不予理会的话,他一定会后悔的。

    但偏偏,莫小川根本懒得再与危废话半句,便直接送他魂归天际。

    会不会后悔莫小川不知道,但他知道,危说的话不可信。

    但英招不一样。

    因为一张照片。

    就是之前在科技会堂的时候,英招从手机里扒拉出来的那一张。

    那是他与老家伙的合影。

    不是老照片,而是在近期拍摄的。

    当时英招拿出这张照片,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立场,是为了试图告诉莫小川,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所以莫小川多问了一句,阻碍自己前往春城的,究竟是老家伙,还是英招自己。

    英招的回答是,此事与老家伙无关。

    于是接下来莫小川便再也没有与英招客气。

    至于说英招与老家伙到底是不是朋友,莫小川并不关心。

    但现在,英招说,老家伙快死了。

    便由不得莫小川不信。

    所以他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目色郑重地看着英招,沉声道:“他在哪里?”

    “不急。”英招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是为了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这才缓缓开口道:“在我告诉你莫景山的下落之前,我想先知道,这些人有没有跟你解释过,他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英招看了阿龙和陈掌柜一眼,两人均没有表示。

    但事实证明,这个问题的确把莫小川给难住了。

    他只知道老家伙是老家伙,是自己的师父,清水街上的各位老板都称呼他为“莫上师”,更重要的是,老家伙并不是上一任裁决使。

    曾几何时,莫小川曾经怀疑过老家伙是某位山海一脉的大佬,而且地位一定不低,大概是烛龙、少昊、夏后启这种级别的强神,可现在听来,英招似乎话中有话。

    莫小川暗暗皱了皱眉头,摇摇头道:“既然师父从不曾对我主动提及过,便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我也就没有再去问。”

    英招轻轻一笑:“看来你真的很相信他。”

    莫小川反问道:“难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有理。”英招挑了挑眉头,随后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清水街这么多人,都不愿意告诉你,莫景山是做什么的?更从未对你提及过,你的父母究竟是谁?”

    莫小川沉默了片刻,随后道:“所以,你打算告诉我吗?”

    英招没有再绕圈子,而是直截了当地给出了答案:“莫景山是山海一脉的大管家。”

    莫小川愣了愣。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管英招接下来说什么,自己都要以一颗平常心来面对。

    可问题在于,这个答案,似乎并不坏?

    “大管家?”

    这个词儿本身很好理解,但在《山海经》的记载中,有大管家这么个词汇吗?

    当然没有。

    就如同“裁决使”一样。

    “简单来说,你可以理解为古代王朝的宰相,或者辅政大臣一样,在整个山海一脉的地位,可以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莫小川当然是听懂了,可他还是不明白,这与清水街诸位老板对自己隐瞒老家伙的身份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逻辑关系。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英招轻轻一笑:“山海一脉的大管家,自古以来,就只有一位,裁决使百十年一换,但,莫景山不换。”

    英招的这番话把莫小川说得越来越懵,所以说,老家伙是一个活了成千上万年的老怪物?

    那又如何呢?

    看着莫小川的满脸茫然,英招似乎是有些失望,叹道:“看来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莫小川转头看着陈掌柜:“你听懂了吗?”

    陈掌柜苦笑了一下,轻咳两声,转身走了出去。

    于是莫小川强行一摊手:“你看,就连陈掌柜也没听懂。”

    英招摇摇头,笑道:“他们都是山海一脉的老人了,自然对莫景山颇有些感情,所以他们不想让你知道,莫景山其实是你的杀父仇人。”

    话音落下,莫小川一双瞳孔紧缩,一股寒气自后背直窜于顶。

    “你在骗我!”

    英招满脸的戏谑:“你觉得,我骗你,有意义吗?”

    于是莫小川的目光挪到了阿龙的身上。

    阿龙面无表情,只是眼帘低垂。

    没有辩解,便是默认。

    由此,莫小川知道了两件事情。

    英招说的是实话。

    老家伙杀了自己的父亲。

    而他的父亲,必定是山海一脉的人。

    因为历代裁决使,均为混血。

    而需要老家伙亲自动手去杀的人,一定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理由是什么?”

    英招耸了耸肩膀,开口道:“不知道,当然,最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因为女人。毕竟你母亲当年,也可以算得上是有着倾国倾城之姿了,而莫景山便是其爱慕者之一。”

    “那我母亲又是怎么死的?”

    “自杀殉情。”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带着令人心碎的力量,让莫小川一时间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英招的声音还在继续:“所以我们都认为,莫景山之所以把你当做裁决使的候选人来培养,便是为了赎罪,亦或者,是对于你母亲的一种亏欠。”

    这是莫小川第一次听说有关自己父母的事情,即便在他小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向老家伙询问过,可老家伙从未正面回答过,只说自己是被他从孤儿院领养来的,其余便一问三不知了。

    莫小川的记忆中当然是没有孤儿院的,所以即便他想查,也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久而久之,莫小川也就不再问了,因为他早就将老家伙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师父,师父,便是亦师亦父。

    可却不曾想,自己竟然从英招口中听到了如此残酷的真相。

    所以,老家伙当初之所以会从山海酒吧离开,便是担心自己在得知了这一切之后,会杀了他为父报仇吗?

    一时间,莫小川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人在胸口重击了一拳,让他的五脏六腑都开始剧烈绞痛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