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莫小川忘了一件事情。

    厨子一案,他帮助老汪解决了他最大的心结,为他做出了决定。

    但他忘记了,当日想要让厨子死的,并不止自己。

    还有白歌。

    最后杀死厨子的人不是白歌,但事实证明,白歌曾经在厨子犯案期间,给予过他很大的帮助。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两人是同谋。

    还不止如此。

    当夜老汪在带着mss的几个小兄弟押送厨子的途中,曾经遭到了白歌手下一众黑衣人的伏击。

    最后的结果是,老汪凭借个人能力保住了厨子,成功逃生。

    但其他人,全都死了。

    这笔账,同样得算在白歌的头上。

    所以莫小川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老汪与白歌同时叫到春城来。

    他并不知道,白歌在走出裁决事务所之后,并没有离开春城。

    他更没有料到,老汪会在暗中盯着白歌。

    没人知道老汪究竟想要对白歌做些什么,但毫无疑问的是,不管他想做什么,都很难。

    因为在这件事情上,老汪无法依靠mss,他只能靠自己。

    而白歌的真身则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神兽。

    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更别提,老汪手里面所有的装备,原本就是出自于白歌之手。

    这是一场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的对决。

    好在老汪的耐心很好。

    他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只为了寻求一个真相。

    那么即便再等上几年又何妨呢?

    因此他救下了练北,并将其变成了自己手中的第一张牌。

    正如计蒙当初在暗狱中对莫小川说过的那般,打牌这种事情,大牌总是要在手里面留到最后才会揭开的。

    所以这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牌局。

    莫小川并不知道这一切,当衣亦开始在整个春城大肆搜捕练北踪迹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山城。

    对于莫小川来说,春城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有一个人,他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置。

    自然就是被陈掌柜抓起来的英招。

    杀是肯定不能杀的。

    而且莫小川也不可能一直把英招扣着不放。

    毕竟对方现在是mss的人。

    可如果真的让莫小川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就这么让英招走了,也不太现实。

    因为莫小川不是那样的人。

    诚然,在一开始的时候,莫小川之所以会让陈掌柜把英招给控制住,最重要的原因,是希望对方不要成为自己前往春城的阻碍。

    至于对方的态度问题,反倒是其次。

    但到了这个时候,莫小川却需要在这件事情上做些文章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莫小川回到了清水街,但刚一下车,就被一道人影拦在了永发当铺的大门外。

    郝德。

    莫小川没想到这么晚了郝德还亲自在这里守着,不禁苦笑道:“郝队,你怎么也搞起守株待兔这一出儿了。”

    郝德没好气地踩灭了脚底的烟头儿,开口道:“要不是这样,鬼知道你们会把嫌犯转移到哪儿去呢,我说小川儿啊,差不多就得了,把人交给我们吧。”

    莫小川笑着摇摇头:“郝队,照理来说,这事儿其实已经不归你们管了。”

    闻言,郝德也是一愣,随后皱着眉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暂时还没有接到上头的通知,这起案子就还在我的职权范围内。”

    莫小川叹了口气,没想到郝德这么坚持,犹豫了一下道:“这样吧,你先去我酒吧坐一会儿,再给我一点儿时间,大家这么熟了,我不会让你太为难的。”

    郝德沉了口气,只能点头道:“好吧。”

    说完,郝德倒也干脆利落,转身就朝山海酒吧走去。

    莫小川摇摇头,推门进了永发当铺,陈掌柜守在柜台前,阿龙则在里屋看着英招。

    见到莫小川归来,陈掌柜也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开口道:“您总算回来了,春城那边怎么样?”

    “一切顺利。”莫小川探着头朝里面张望了一下,随之问道:“我走了之后,他有说过什么吗?”

    陈掌柜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

    “既然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此行并不如你所愿啊。”

    莫小川轻轻一笑,迈步走进里屋,来到英招面前,戏谑而道:“如果我告诉你,最后精卫和练北都没有当选,你会不会很意外?”

    英招的身上仍旧被捆着绳索,坐在椅子上,此时听到莫小川的这番话,终于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

    莫小川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一些:“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换选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当选的是你的老朋友,相柳。”

    话音落下,英招的脸色骤然而变。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相柳的确可以算得上是英招的老相识了,但,绝对不是朋友。

    因为根据《山海经》中所载,英招生平最大的功绩,除了负责看管昆仑山上的一众异兽之外,便是讨伐共工,诛杀了相柳!

    然而命运好轮回,十数年前英招因为洛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争选失败,所以愤而投靠了mss,却不曾想,现如今他的手下败将相柳,竟然坐上了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位置!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两人在山海一脉的地位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导致这一切的人,正是莫小川。

    “你……相柳可是罪臣!”

    一时间,英招失去了往日的风度,终于变得有些愤怒。

    然而莫小川却依旧笑着道:“罪臣?那不过是几千年前老掉牙的故事了,至少对我来说,现在的相柳忠心耿耿,值此殊荣!”

    顿了顿,莫小川接着道:“反倒是你,三番五次挑衅于我,若非念及你昔日功勋,我早就将你如危一样,杀之而后快了!”

    闻言,英招眼中的怒意稍敛,取而代之的深深的错愕。

    “你把危……”

    莫小川悠然自得地耸了耸肩:“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这不可能。”

    “我并不需要你相信我,因为对我来说这没有意义。”

    说着,莫小川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欣赏着英招脸上的变幻莫测,笑道:“现在说回你的问题,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放你离开这里的理由。”

    “部里面会查到我的行踪的。”

    莫小川摇摇头:“现在他们正忙着收拾春城的烂摊子,暂时还不会发现你的失踪,等他们发现的时候,我早就已经把所有证据都抹掉了。”

    于是英招给出了第二个理由:“你如果敢把我留在你身边,留在清水街,那么就是在玩儿火,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莫小川笑了:“我可以杀了你。”

    “不,你不会的。”此时的英招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相信我,我远比你所认为的,要更加了解你。”

    莫小川深深地看了英招一眼,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但他并不打算买账。

    于是下一刻,莫小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迈步朝外走去:“你慢慢想,我们有的是时间。”

    话音落下,英招终于拿出了他手中最贵的那一个筹码。

    “另外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你莫景山的下落,相信我,他快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