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西南三省,我要了
    莫小川与杜先生的谈话点到为止。

    因为他知道杜先生是一个聪明人,而与聪明人说话往往都比较简单。

    但莫小川依旧没有走。

    在进行审判长的换选投票之前,他不止一次说过,自己很赶时间,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他也不是那么急切?

    莫小川打开木门,看着里面窃窃私语的众人,目光在娜娜与上官兴两人的脸上来回游移。

    最后他选择了娜娜。

    “聊两句?”

    娜娜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脸呆萌地看着莫小川,然后憨态可掬地站起身来,慢步走出了房门。

    关上门,娜娜双手执于胸前,微微躬身道:“大人。”

    莫小川笑道:“照理来说,当时的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才对。”

    他说的当然是厨子一案的时候。

    娜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可爱地笑道:“当时我的确没认出大人来,所以只能装疯卖傻啦。”

    莫小川暗自翻了个白眼。

    哪里是装疯卖傻,明明就是恶意卖萌好吗!

    不过此番选举娜娜卖了莫小川一个大人情,所以莫小川也就不再追究了,但有一件事情,他必须弄明白。

    “我只想知道,你当时真的是被厨子抓去的吗?”

    娜娜摇摇头,笑着露出了两颗小虎牙:“那只是一个意外。”

    莫小川接受了这个解释,转头看着四周残破不堪的建筑,开口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蓉城?”

    “大概还有两天吧,我还没怎么在春城玩儿过呢。”

    娜娜已经收敛了很多,却仍旧让人忍不住生出溺爱之心,用陆先生的话来说,这是人家的天赋技能。

    更重要的是,她不是山海一脉的人,所以此术能够影响莫小川的心志。

    莫小川决定尽快结束这场对话。

    “回去之后,你可以告诉你们蓉城裁决事务所的审判长,就说,西南三省,我都要了。”

    话音落下,场中变得极其安静,落针可闻。

    娜娜有些惊讶地张开了小嘴。

    因为就连她也不曾想到,这位山海裁决使的胃口竟然这么大。

    不等娜娜回应,莫小川便再度开口道:“山城是我的地盘儿,现在春城也是了,或许你们已经听说,我打算在黔州再建一座裁决事务所,这么一来,你们蓉城便是西南三省里面唯一的外来势力了,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蓉城的这一座裁决事务所,都是我的必争之地,是打是和,你们说了算。”

    这已经可以算是**裸的威胁了。

    但偏偏,莫小川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实力,更有说这个话的资格。

    所以娜娜无可辩驳。

    她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些许的慌乱,她轻轻咬了咬嘴唇,突然开口道:“您这么做,只会引来更多人的忌惮与敌视,根据我们对您的了解,您并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是啊……”莫小川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或许正因为我不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当我成为裁决使的那一刻起,不管是春城还是你们蓉城的人,都不曾到场恭贺,而我则欣然接受了。”

    “或许正因为我不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不管是危还是英招,亦或者是杨天笑,都敢对我不敬,我身边的人才会接连遭遇不测,而我想要为他们报仇,还得一再隐忍,苦心等待,最后亲自动手,送他们归天。”

    “可事实上,当今天危死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既然我明明有能力提前把所有的威胁全部剪除掉,那我又为什么非得把自己逼到绝路上才出手反击呢?既然有很多人希望我去死,那我又为什么要让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所以我决定……”莫小川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娜娜笑了笑:“不再做那样的人了。”

    言罢,莫小川迈开脚步,缓缓前行,穿过一片残垣断壁,仿佛将自己置身于数千年前的古战场,身前是乱石丛生,而脚下则是血骨满地。

    这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只是想竖起自己的一杆旌旗,守护住所有那些他想要守护的东西。

    不管是花花,还是宋七七,亦或者是清水街的诸位老板,乃至于他在邮大的每一位朋友。

    他要他们都好好地活着。

    所以有些事情,即便曾经的他不愿去做,现在也必须去做了。

    不知道若危泉下有知,正是他手上的两条人命,转变了一位山海裁决使的人生,会不会为此而感到欣慰呢?

    回到前坪,莫小川看到王半仙正端着个盘子肆无忌惮地吃着,却没有看到宸姑娘。

    “老宸呢?”

    王半仙嘴里面不知道嚼着什么,含糊不清地说道:“噢,说是去找精卫去了。”

    闻言,莫小川不禁目色微怔。

    宸姑娘去找精卫干什么?

    说起来也是有些值得玩味,自从练北遇刺之后,不管是杨少磊到场查案,还是莫小川亲临此间,亦或者是众人与危的那场大战,直至诸位代表关于审判长换选的投票,精卫都始终不曾现身。

    以至于到现在莫小川也没有见到精卫。

    莫小川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并不打算去热脸贴冷屁股,人家好歹是炎帝的女儿,好不容易竞选一下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位置,结果还被莫小川给搅黄了,两人若是真的见了面,也难免尴尬。

    所以不见也好。

    于是莫小川点了点头,对王半仙道:“行了,收拾收拾,咱们准备回去了。”

    王半仙一瞪眼:“这么快?”

    “嗯。”莫小川应了一声,没有详细解释,而是迈步来到了衣亦的面前。

    “伤势怎么样?需不需要让上官家的人给你看看?”

    衣亦笑着摇头道:“相信我,这点儿小伤比起当年,根本不值一提。”

    莫小川愣了愣:“也是。”

    随后他又皱着眉头道:“你与灵山十巫有旧?”

    衣亦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开口道:“当年欠了些人情,不过已经还过了。”

    莫小川点点头:“那就好。”

    说着,衣亦缓缓从树脚下站了起来,笑道:“事情解决了?咱们什么时候走?”

    莫小川轻轻抬手拍了拍衣亦的肩膀,咧着嘴道:“是我们走,你得留下。”

    衣亦的脸上有些疑惑。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春城裁决事务所的审判长了,未来杜先生会全力辅佐你,切莫,让我失望。”

    “您……”衣亦慢慢瞪直了双眼:“将春城交给我了?”

    莫小川笑着看向四周的大片废墟,龇了龇牙:“啧啧,这么大一堆破烂儿,可够你慢慢儿收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