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我知道你做了什么
    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换选的最终结果,当然足够令世人震惊。

    因为一开始的两名候选人,不管是练北还是精卫,都没能当选。

    但要说谁将会对此结果表示最大的震惊,当然是衣亦本人。

    按照衣亦的原定计划,是希望把精卫拉拢到莫小川的麾下,以此来掌控春城裁决事务所的。

    可没想到,莫小川竟然比衣亦还要狠,直接把她本人给推到了审判长的位置上。

    理由很简单,相比起与自己素未谋面的精卫,莫小川当然更加信任衣亦。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是衣亦从一开始就对莫小川表示忠诚所得到的回报。

    于莫小川而言,整个山城除了清水街的诸位老板们之外,就只有衣亦与秦未央能够算得上是自己的心腹了。

    而秦未央的情况则有些特殊。

    一来她是莫小川的守护者,二来她是一位全国人民皆知的大明星。

    所以秦未央不适合春城审判长的这个位置。

    那么就只有衣亦了。

    就在刚才,衣亦才在与危的那番大战中立下了赫赫功劳,有功则当赏,这便是一位合格的山海裁决使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莫小川几乎是以一己之力,让衣亦一步登天。

    可正如之前所说,衣亦的实力没问题,身份也没问题,唯一有问题的,便是她本身不是春城裁决事务所的人,贸然空降于此,恐怕会遭到很多人的不满与抵制。

    别的不说,至少精卫就不会服气。

    因此莫小川还需要为衣亦铺平一些道路,扫除最后的障碍。

    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

    但莫小川需要的并不是精卫的承诺,而是另有他人。

    所以在诸位裁决事务所的代表投票结束后,莫小川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让众人稍等片刻,他自己则叫上杜先生走出了房门。

    杜先生此时的脸色有些难看,除了隐藏在眼底的愤怒之外,更多的还是一种茫然,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赞成相柳当选。

    当然,更加令人费解的是,除了杜先生自己,其他所有与会代表居然全都对相柳表示了支持?

    这是为什么!

    莫小川并没有让杜先生输得这么不明不白,所以在走出大门之后,便直截了当地开口道:“蓉城的娜娜、京城的上官兴,都欠我一个人情,所以既然我来了,他们就必须得把这份人情给还上,而洛城那边会选择支持我,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这句话说得简单易懂,没有绕一点弯子。

    所以杜先生恍然大悟道:“所以江城、闽州和金陵那边……”

    “既然木已成舟,自然就没人敢再与我作对,至少在明面上,顺水人情,总比以卵击石的性价比要来得高。”

    杜先生长叹一声:“我明白了。”

    然而莫小川却摇摇头道:“不,你还是不明白。”

    杜先生满目疑窦。

    “你是最后一个投票的。”莫小川笑道。

    杜先生暗暗皱眉道:“恕杜某愚钝。”

    “你是最后一个投票的,便是说有没有你这票都不重要,娜娜和上官兴还了我的人情,但你可还不了。”

    杜先生把头垂得更低了些:“杜某还是没听懂。”

    “不,你听懂了,只是你不愿意承认而已。”莫小川的笑容越发深邃了几分:“既然你想要打开天窗来说亮话,那我也就不跟你绕圈子了,很简单,我知道在这场选举中间,你做了什么。”

    杜先生没有接话,而是抬着眼皮,暗暗瞄了莫小川一眼。

    “练北的遇刺,是你干的。”

    伴随着莫小川的这句话落地,场中的气氛骤然变得有些发紧,杜先生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沉声道:“为什么是我?”

    莫小川笑着道:“原本我也险些被你骗过,以为是危动的手脚,但事实上,危只是被你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

    “怎么说?”

    “之前我一直都忽略了一点,这里是春城,你在这座宅子中经营了近百年的时间,哪怕被练北一步步蚕食了些势力,但底蕴毕竟还是在的,所以巫抵的到来,根本瞒不过你的眼睛。”

    顿了顿,莫小川接着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但我相信,你必然提前就知道了巫抵要刺杀练北的计划,但你并没有提醒练北,而是选择了将计就计。”

    “为此,你做了两手准备。”

    杜先生慢慢抬起头来,终于露出了微笑:“说说看?”

    莫小川似乎根本不在意杜先生此时是否想要杀自己灭口,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判断,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他仍旧在自顾自地说着。

    “你一方面放任巫抵进入春城,等着他对练北动手,一方面与蓉城那边取得了联系,若是巫抵失手,那么你便可以采取补救措施。”

    “就算真的如此……”杜先生摇摇头:“人也是巫抵杀的,终归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不。”

    莫小川笑道:“巫抵没有得手。”

    闻言,杜先生脸上的微笑终于凝固了。

    “当你看到危出现在裁决事务所中的时候,便已经猜到是他请来的巫抵了,毕竟你也是山海一脉的老人了,不可能不知道危与灵山十巫的关系,于是在失去了巫抵行踪的情况下,你便寄望于将屎盆子扣在危的头上,尤其当我让危神魂俱灭的那一刻,对你而言,便是死无对证,当真是一场完美的好局。”

    “唯一的破绽便在于,其实巫抵根本没有动手。”

    杜先生再次沉默了。

    而莫小川则最后一次为其解惑道:“我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宸姑娘早在换选大会开始之前,就已经抓到了巫抵,那个时候,练北还没有遇刺。”

    听完莫小川的这番话,杜先生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或许这便是人算不如天算。

    “所以,你想要什么?”

    莫小川耸了耸肩道:“我之所以没有将此事捅破,是因为练北并没有死,作为他的老师,我相信你是不会不知道他的心脏长偏了一些的,所以你手下留情了,而你的动机,不管是为了山海一脉的荣光,还是基于他对你的不敬,在我看来,都是可以被谅解的,所以ss那边,我会把事情都推到危的身上。”

    杜先生深吸了一口气,第二次问道:“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莫小川笑道:“我要你在直至寿终正寝前的最后一刻,都全心全意地辅佐相柳,为她扫除一切阻碍,让她成为山城的王!”

    杜先生再次叹了一口气,微微躬身道:“那么,精卫呢?”

    “若她敢伸手,必要之时,可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