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八章 许你魂飞魄散!
    以神魂离体而逃,这便是危最后的底牌。

    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人拦得住他。

    不管是相柳还是白泽,亦或者是饕餮。

    所以自始至终危都显得镇定自若,因为他一直坚信,只要自己愿意逃,就一定逃得掉。

    但他错了。

    就像是今日他无数次低估了莫小川一样,最终,他还是栽在了莫小川的手中。

    如果换在蛊雕案案发之时,莫小川恐怕还真的拿危没办法。

    可现在不一样了。

    自从杨天笑所留下的那滴心血被莫小川所吸收、融合之后,他的左眼便能看到离魂了。

    一饮一啄,自有定数。

    这就是天命。

    莫小川的最后一箭,亦是他最强大的一箭,因为那是定海针。

    无量大海尚不得翻涌,区区离魂又从何而逃?

    所以下一刻,危的离魂直接被射穿了一个大窟窿,随后被定海针牵引着重新回到地面,死死地扎在了春城的沃土上。

    紧接着,白泽的祥瑞之光将危的离魂笼罩,但带给他的却不是美好的祝福,而是无尽的痛苦。

    宸姑娘翩然落地,目光不断在危的躯体与魂魄之间游离,似乎在犹豫着哪一个才更美味。

    相柳的蛇身轰然坠地,衣亦恢复了人相,嘴角泛着鲜红,看起来伤得不轻。

    莫小川慢步来到衣亦身前,低声问道:“怎么样?”

    衣亦伸手拭去唇边的血渍,笑道:“撑得住。”

    “好。”莫小川点点头,伸手将衣亦扶到已经枯死的梨树脚下坐定,开口道:“你等我一下。”

    言罢,莫小川这才施施然走到了危的身前。

    居高临下地看着那道透明的魂魄。

    “我知道你与灵山十巫有旧,我也知道他们有起死回生之术,所以,今日不管是你的肉身,还是神魂,一个都跑不掉。”

    相比起片刻之前的平静,此时危的魂魄虽然无法显露任何表情,却能传递出某种惊恐之意。

    还是那句话,活得越久,便越是怕死。

    计蒙如此,杨天笑如此,危,亦如此。

    “我可以与你做一笔交易。”

    危的魂魄无法开口说话,却有一道声音直接在莫小川的脑中响起。

    闻言,莫小川不禁笑了,他摇摇头,似有些怜悯地看着危。

    “我今日杀你,一为陈静薇,二为鸡哥,三为那些在红果树瀑布中惨死的同胞,于公于私,我都不可能放过你,否则,我就不配当这个裁决使。”

    话音落下,危的魂魄顿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然而,面对定海针的镇压,以及白泽之光的笼罩,这种挣扎不免显得有些可笑。

    “相信我!如果你愿意与我做这个交易的话,一定不会后悔!此事涉及山海大业,更关乎莫景山的生死!而且我还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至少上十亿!我甚至可以发誓,今生绝不再与你为敌!”

    莫小川笑了。

    不得不说,危真的很了解他。

    但同时莫小川也知道,像危这般阴险狡诈之辈,是绝对不会相信什么“以师父的名义起誓”、“以裁决使的荣光作保”这种屁话的,所以下一刻,他再次从裁决令中取出了凤羽,只是轻轻一挥,便有炎炎灼浪轰然而至。

    或许直到临死前最后一刻,危也不敢相信,莫小川竟然如此果决。

    这与他所了解的那个,在乎蝇头小利,侍奉金钱至上的裁决使大相径庭。

    悔恨?

    还是不甘?

    亦或者,只剩下了绝对的恐惧。

    危瞪大了双眼,扭曲的面庞仿佛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恨,就像是一种诅咒,要将莫小川拖入地狱。

    如果是面对其他人,或许莫小川不会让自己的敌人死得这般痛快,但对于有可能掌握了死而复生之术的危,他必须小心再小心。

    不能给对方任何可能翻盘的机会。

    否则他身边的所有人,包括花花,包括清水街各位老板,包括强子和海哥,甚至是老汪在内,都会因为他的心慈手软而命丧黄泉。

    所以今日,他特许于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数秒钟之后,凤火轻敛而去,空气中生气一缕青烟,伴随着阵阵恶臭,烟消云散。

    莫小川走上前,以左眼再次确认危的神魂俱灭,这才拔起了地上的定海针,将其重新收回到裁决令中,随后抬头看向白歌。

    “你我现在两清了。”

    白歌苦笑着摇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去。

    就如同他来时那般匆忙。

    自始至终,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因为没有必要。

    接下来这副烂摊子,自有莫小川去收拾,他应诺前来围剿于危,便还清了欠下莫小川的全部人情,剩下的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他想管也管不了。

    因为这里是春城裁决事务所。

    而他不是山海一脉的人。

    莫小川目送白歌离开,转头看向宸姑娘,才发现后者已经将危的尸首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好东西自然要慢慢品尝。”宸姑娘如是说。

    莫小川微笑着点点头道:“有劳了。”

    宸姑娘拍拍肚皮,笑着摆摆手:“老铁客气了,大家各取所需,下次再有这种好事儿可别忘了我!”

    “哈哈,好!”

    莫小川应了一声,随后问道:“今天忙不忙?不忙的话留下来看看热闹再走?”

    “好啊!”宸姑娘点头道:“我媳妇儿这个点儿早就睡了,晚点儿回去也没人儿管。”

    莫小川知道她说的是梁禀,心想这堂堂饕餮大佬平时还能被一只小鹰给管着?

    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儿,莫小川也不好太过八卦,只是笑了笑,便转身走到了前坪的尽头处。

    之前因为衣亦与危的那场大战,导致场中的人躲的躲,散的散,却唯有一位老人始终站在原地,一动也没有动。

    “杜先生是吧?”莫小川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老人微微躬身,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涩:“见过大人。”

    这里是他守护了一辈子的地方,却在即将功成身退之际变成了一片残垣断壁,要说杜先生不为之悲伤,那是假话。

    但即便如此,面对莫小川的问话,杜先生还是做足了礼数。

    只不过莫小川看起来似乎并不领情,他目色中的冷意更盛了三分。

    “看杜先生的样子,莫非以为危死了,所以练北的事情,就可以有个交代了?”

    话音落下,杜先生面色突变,但只是一个刹那,便再度恢复了平静。

    “大人在说什么?恕杜某愚钝,无法意会。”

    莫小川轻轻扯了扯嘴角,笑道:“我的意思是,关于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一职,我想再添一位候选人。”

    杜先生眯了眯眼睛,身形看起来更加佝偻了一些,竟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只是问道:“谁?”

    莫小川半转身,抬手伸向不远处的那株梨树。

    “相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