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七章 神魂不得归天!
    请君谢幕。

    翻译过来,就是请你去死吧。

    这一战,莫小川谋划多时,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杀死危。

    莫小川甚至不关心危当初为什么要对陈静薇下手,这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危今夜必须死!

    说话间,莫小川所射出的第三箭已经来到了危的近前半米。

    与之前的那支雷矢不同,这支箭尚未刺入危的体内,便突然在空中爆发出了一阵强光。

    光是红色的。

    下一刻,箭尖自动分裂开来,变成了九道利刺,燃烧着熊熊火光。

    就如同是一朵美轮美奂的红莲。

    箭分九矢,片片不同,在瞬间将危的身体洞穿,只留下了五道看起来漫不经心的黑色焦痕。

    危的反应速度已经可谓是极快了,但他仍旧没能躲过所有的火光,甚至连一半都没有。

    所以自然而然的,在他的身上再添了五处血洞,看起来狰狞可怖。

    更加麻烦的是,此时在危的体内已是雷火交加,不断轰击着他脆弱的五脏六腑,若是常人,恐怕早已命殒于前。

    但危不是常人,所以即便在伤势如此之重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倒下。

    濒临绝境,危的目色反而重新变得冷静了下来,此时的他终于明白,莫小川为了杀死自己,竟然准备了这么多的后手。

    但即便如此,危仍旧不认为莫小川能如愿以偿。

    理由很简单。

    他不是荒川之主那种小杂鱼。

    时值此刻,莫小川已经有两箭没入了危的体内,再加上白泽的祥瑞加持、衣亦的火力全开,却依然没能给对方带去足够致命的伤势。

    只能说,危真的很强大。

    而且从头到尾,危都在被动挨打,他还没有真正还手。

    所以在下一刻,危的三千青丝瞬间成灰,换来的,是一片氤氲的黑雾,在眨眼间就将衣亦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间,雾色中有金石之音响起,听起来像是精索铁链在相互撞击,极其美妙动人。

    也很致命。

    雾色正浓,让莫小川失去了对危的视野,同时,有一阵哀嚎响彻云霄,是衣亦的声音!

    莫小川心中一凛,背后钦原羽翅即刻展开,将他化作一只巨大的飞鸟,猛地一头扎进了那无边的雾色中!

    这不是飞蛾扑火,却令人肝胆皆惊。

    祥瑞之光带着某种神圣之意直刺雾色的中心处,却无法将其驱逐殆尽,朦胧之中,似乎能看到莫小川在其间腾转挪移,也能看到衣亦一颗头颅上痛苦的神色,却看不见危。

    就像是在这一刻,危已经与雾色融为了一体,再不见天地。

    有一簇火云从雾色中升起,与祥瑞之光争相辉映。

    那是莫小川手中的凤羽在吞吐着烈焰。

    火意逼退了一些雾色,但也只能照亮莫小川前方不到半米的距离,衣亦的蛇身被铁索缠绕,伴随着铁索的剧烈激荡,衣亦身上鳞甲很快就变得鲜血淋漓,让四周的空气被浓烈的血腥味所遮掩。

    莫小川一把抓住铁索,顺势而上,入手及处,是一片猩红。

    他还来不及愤怒,便瞥到有一片人形的黑影掠到了衣亦的一颗头颅上,探爪朝着衣亦的双眼抓去!

    “找死!”

    莫小川低喝一声,手腕一翻,凤羽落入裁决令,取而代之的,是白歌交给他的第三支箭。

    落日弓顷刻被拉至满月,弓弦的剧烈颤动带着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冷了许多,就像是空中下了一场早雪,带来无尽的凄寒。

    没有太多的瞄准,也没有片刻的喘息,机会一瞬即逝,莫小川直接松开了弓弦。

    于是在浓烈的雾色中出现了一道明媚的箭痕,一端连接着落日弓,一端直刺那道人形黑影!

    这是白歌为莫小川打造的第三支箭,名曰:白霜!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霜花为箭,箭从心殇!

    于是半空中真的有一朵巨大的霜花在顷刻间盛开,雾色没能淹没花色,却反而被其身上的寒意凝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冰珠,纷繁落下,终于露出了危的身影。

    然而,对于莫小川的这一箭,危却是早有防备,或者说,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对衣亦的突袭,终究只是一场佯攻。

    下一刻,危的手掌松开了那根精索铁链,脚尖凭空一点,整个人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向着高空掠去,面对头顶上的那片寒霜,他将双手交叉曲于身前,竟然自双肘间生出了两把长约三尺的骨刺!

    两根骨刺就像是两把长剑,精准地刺在了霜色最薄弱的地方。

    “咔。”

    上方有冰裂声起,抬头看去,就像是天空碎了,危的身形自霜色中强行破出,却是看也没看白歌一眼,便朝着相反的方向急掠而去!

    一切正如危之所料,即便是相柳加上白泽,再加上莫小川的三箭,也留不住他。

    但危的身影却只逃出了还不到二十米,便有一片阴影将他笼罩,一阵恶风自旁侧悄然袭来。

    危没有看到敌人,便如条件反射般挥起右肘的骨刺翩然斩去。

    没有预料当中的金石之音响起。

    但危的身形却被迫留在了原地。

    因为他的右肘仿佛被铁钳所死死扼住了。

    或者更准确的说,那不是铁钳,而是两排参差不齐,却利如金石的牙齿!

    下一刻,甚至还不等危感到任何的苦痛,大片的血肉便已从他的右肩轰然落下,他右肘的骨刺,连带着整只右臂,都已经消失在了那两排恐怖的利齿之间。

    哪怕危的肉身再如何坚若磐石,但在这个世界上,又哪有什么比饕餮的牙齿更加坚硬的呢?

    一口将危的右臂吞入肚中,宸姑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嗜血且满足的微笑。

    莫小川没有骗他。

    危的味道的确不错。

    而直到这个时候,危才终于看清了宸姑娘的容貌,于是他知道,自己今日陷入了必死之局中。

    便在危这一愣神的时候,宸姑娘的血盆大口已经再度袭来,这一次,她直接一口咬在了危的脖子上,将其整个脑袋从身体上撕了下来!

    于是危那残缺的身体自空中轰然坠地,看起来极其惨烈。

    然而,傲立于半空中的莫小川却根本没有去管那具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

    相反,他第五次拉开了落日弓。

    搭在弓弦上的是莫小川的最后一箭。

    亦是陈掌柜压箱底的宝贝。

    定海针!

    而莫小川所瞄准的,则是空无一物的夜色。

    “原来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可惜,我能看到你。”

    说完,莫小川根本不等对方回话,便兀自松开了指间的弓弦。

    定海针破空而去,所至之处,有一道虚影在莫小川那鲜红的左眼中映出了恐惧颜色。

    那是危的离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