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六章 请君谢幕
    危当然是认识白歌的,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今夜白歌会来?

    白歌不是山海一脉的人,也不属于任何一座裁决事务所,照理来说,春城审判长换选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所以,白歌是为了莫小川来的吗?

    危的目光第一次变得有些肃然,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些低估了这位历史上最年轻的山海裁决使。

    好在即便如此,危也仍旧有足够的理由保持冷静。

    毕竟白泽不擅战。

    只不过,伴随着祥瑞之光的施然洒下,衣亦的身形再度有了变化,直接从原本的三米高度蹿升至十数米,幻化出来的头颅也从两颗增加到了四颗!

    紧接着,一道水箭从刚刚幻化出来的头颅口中激射而出,虽然是水箭,却泛着金属的光泽,在祥瑞之光的照耀下带着不可一世的锐气!

    箭光呼啸而至,令危暗暗皱紧了眉头,随后,他伸出了一根手指,向着那片水泽轻轻点去。

    “轰!”

    恐怖的能量风暴应声而起,向着整个春城裁决事务所宣泄而去,于是空中有雨落,如一支支利箭,朝着场内的各位贵宾刺去。

    一时间,场中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或抵挡,或闪避这些无孔不入的水箭,不过瞬息之间,这座承载了无数山海一脉荣光的老宅,就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前坪草地上的一应桌椅更是被直接摧毁殆尽,只留下满目疮痍。

    杨少磊在第一时间从手中举起了一面金属盾牌,一边抵挡着空中的箭雨,一边朝着大门退去。

    他知道,这场战斗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参与的了。

    这是神仙打架。

    凡人遭殃。

    娜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竹棍,于空中挥出了一片密不透风的风影,将头顶的所有水力尽数化解。

    至于杜先生,则目露痛心之色,任由空中的雨色将自己淹没,却岿然不动。

    待风雨皆静,这才能看到,原来在杜先生的体外正泛着淡淡的暗青色光芒,将他与那场雨幕彻底隔绝了开来,竟是连一根头发也不曾打湿。

    场中众人各凭本事,绝大部分都挡住了水泽的侵蚀,但也令他们狼狈不堪。

    而这,仅仅是衣亦与危战斗的余威。

    那么,处于战斗当中的危呢?

    此时的危看起来有些窘迫,因为他的长发又断了近百株,他身上的素衫被腐蚀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孔洞,最重要的是,他的指间正有鲜红不断淌落。

    虽然不致命,却令人心悸。

    因为这是与衣亦战斗的大忌。

    衣亦曾是水神共工最仰仗的臣子,所以她的控水之术无人能出其右。

    而人体内的鲜血,也属于水的一种……

    危无法止住指间的鲜血,他只能控制住体内沸腾的血液,让鲜血流淌的速度慢一些,更慢一些。

    危知道,自己必须速战速决了。

    所以下一刻,他从腰间解下了一条精索铁链,执于双掌之间,目色中的杀意正浓。

    但很可惜的是,危甚至都没来得及挥出手中的铁索,便又有破风声突袭而至,一片肉眼难及的黑影从铁索中间的空隙中穿过,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危的右胸!

    危在剧烈的痛楚之下,骇然回头,正看到莫小川高举落日弓,弓弦刚刚从他的指间震回。

    莫小川怎么会有第二支箭!

    危自认他对于莫小川的情况已经足够了如指掌了,他虽然一向轻视这位山海裁决使,却从未忽视过对方的存在。

    所以危知道,莫小川只有一支箭。

    但他并不知道,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就像他同样不知道,今夜白歌为什么会悄然而至那般。

    因为这来源于莫小川与白歌之间的交易。

    或者更准确地来说,那是白歌欠下莫小川的一个人情。

    偿还的代价,是白歌要为莫小川打造三支与铁枪不相上下的利箭,同时,他还需要帮莫小川做一件事。

    做的事情,当然便是今夜于春城狩猎危!

    而既然此时白歌已经现身,那么他为莫小川所打造的三支箭在哪里?

    当然在莫小川的手中!

    所以下一刻,危突然感觉有一阵雷霆之力从自己的体内爆开,仿佛能在瞬息之间将他的五脏六腑轰至成渣。

    这便是白歌为莫小川打造的第一支箭,名曰雷矢!

    这一次,危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他顾不得近在咫尺的衣亦,而是立刻调动体内的山海意,试图镇压那片恐怖的雷暴风云!

    于是有一道血箭从他的口中骇然而落,带着浓郁的黑暗气息,刚一落地,便使得其身边的那株梨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枯死。

    这是危的心血,一口便足以摧毁其数百年的修为!

    毫无疑问,莫小川的这一箭,给危带来了不可逆的重创!

    而就在这同一时间,衣亦的四颗头颅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危吐出了四道色泽各异的光。

    那不是光,而是死神的邀请。

    危双瞳一缩,立刻舞动起了手中的精索铁链,如夜幕一般黑暗的发丝亦狂乱而起,遮天蔽月地朝衣亦而去。

    铁链准确地拦住了一片碧蓝色的光,断了一扣。

    三千发丝绞住了一道灰色的光,顷刻有半数成灰。

    但这还不够。

    所以接下来,危回手一拖,精索铁链后发先至,回到了危的身前,危以双手紧握铁索两端,横亘在身前,竟是打算同时硬接残余的两道水光!

    “嘭!”

    震耳发聩的撞击声在瞬息间激荡而起,直接将众人所在的内堂大宅齐腰斩断,断砖碎瓦簌簌而落,见证着这场惊世之战给人世间所带来的悲痛。

    此时的危已经重新落在了地面上,双眼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他手中的精索铁链完好无损,但口鼻中同时迸发出来的血花却昭告了这一战的惨烈。

    而这还不是结束。

    因为不远处有弦音轰然而起,带着令人绝望的声调。

    “刚才那一箭,是为了陈静薇,这一箭,是为了鸡哥,请君,谢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