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一支穿云箭
    王一条的声音难得洪亮,虽然还是透着一些猥琐,可在这个时候,谁又会在意这些小节呢?

    甚至来说,根本就没几个人去关注王一条这个缩头缩脑的家伙。

    因为他身前的那人才是人们目光所聚集的焦点。

    当代山海裁决使,莫小川。

    莫小川的出场方式有些高调,虽然这不是他本身的性格使然,却是别有一番深意所在。

    场内的众人看着莫小川,绝大部分都从没见过他,此时还显得有些面面相觑,相较起来杜先生算是反应比较快的,当即拱手而道:“见过裁决使大人。”

    闻言,场中山海一脉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虽然有些仓促,却还是纷纷见礼道:“恭迎裁决使大人!”

    场面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气势恢宏,反而倒是有些混乱,但莫小川却并不在乎这个,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随着会场中大部分人躬身行礼,剩下的人就比较扎眼了。

    尤其是树影前的那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衣亦。

    此时的她背对着莫小川,虽然知道对方来了,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礼。

    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也幸亏如此,所以让莫小川直接一眼就看到了衣亦面前的那个人。

    这是他与危的第一次见面。

    有些突然,也有些仓促。

    但这都不重要。

    下一刻,莫小川轻轻抬手,开口道:“诸位客气。”

    但却不是执手回礼。

    因为他只举起了一只手。

    左手。

    而且手臂打得笔直,齐平于胸口,看起来姿势颇为怪异。

    让众人看得分外不解。

    但下一刻,他们便明白了莫小川这个姿势所代表的含义。

    伴随着一道金光闪过,在莫小川的左手掌心中,出现了一把弓。

    于是杨少磊刚刚踏出的步子重新收了回来。

    杜先生挺直的腰背显得有些僵硬。

    场中众人的目色中多了一些惊骇。

    好在这把弓并不是指向他们的,而是瞄准了数十米之外的那株梨树,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瞄准了树下的那个人。

    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当落日弓现世的那一刻,莫小川的左手已经搭在了弓弦上,铁枪的枪头散发着动人心魄的寒芒,看得人头皮发麻。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会场内的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树下的那两人是谁。

    更不知道这位新晋裁决使刚一来就显示出如此强烈的杀意是何缘由。

    杨少磊看着危隐藏在树影下的容貌,暗暗皱眉,似乎是在脑中迅速匹配此人的来头。

    杜先生轻轻眯起了眼睛,嘴角似乎掀起了一丝旁人难以觉察的弧线,看起来并不担心莫小川这一箭会伤及无辜。

    相反,他好像还有些欣慰。

    但很可惜的是,莫小川的手指始终不曾松开,而是就这么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与危遥空对峙。

    危当然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是莫小川最强大的杀敌手段,却同时存在一个非常致命的短板。

    他只有一箭。

    若不能一击杀敌,那么危便可以从容应对。

    所以莫小川在等。

    等衣亦出手。

    而事实上,衣亦也的确没有让莫小川等太久。

    几乎便在莫小川拉开落日弓的同一时间,衣亦的身形便兀自拔高了起来,从原本一米七左右的个头,一下子便蹿升到了近三米!

    细长的身形看起来分外妖异,就像是随风摆动的稻穗,亦或者,是一条惊天大蟒!

    根本没有半分轻敌的意思,一出手,衣亦便拿出了自己最强的战斗形态。

    相柳真身!

    危没有抬头看向衣亦,也没有做出任何应战的姿态,而是目光平静地看着远处的莫小川,心中感到有些遗憾。

    他的确应该感到遗憾,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花了极大代价请来的两名巫妖,竟然全都失手了。

    巫抵没有能够杀死练北。

    巫真竟然也没能留住莫小川。

    危并不认为相柳能对自己产生多大的威胁,因为自从不周山一战,相柳败亡之后,她的神魂便遭受到了重创,时至今日距离其全威之时尚不及五成。

    他真正在乎的,是莫小川手中的那支箭。

    那不是素矰,也不是定海针,但同样不可小觑。

    当然,莫小川只有一次机会。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当莫小川出现在春城裁决事务所的这一刻,便昭示着危的计划已经全盘失败。

    但在危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挫败之色,对于像他这样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而言,早已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失守,而是早已放眼整片江山。

    今夜莫小川的表现的确出乎了危的意料之外,但也仅此而已了。

    接下来,危相信如果自己想走,莫小川拦不住自己。

    便在此时,衣亦已经幻化出了两颗蛇头,从一左一右两个方向朝着危扑杀而来。

    衣亦没有施展任何华而不实的术法,而是选择了最原始的战斗法则。

    而在很多情况下,最原始的,往往便是最强大的。

    但即便如此,危的目光也始终不曾从莫小川的铁枪上挪开,而是如条件反射般轻轻甩了甩头。

    于是他头上的礼帽被掀开,一片纯粹的黑幕冲天而起。

    那是危的头发。

    千丝如墨,寸寸惊心。

    发丝在刹那间激昂而起,迅速缠紧了衣亦的两颗蛇头,并由此借力,将危整个人拉至半空,向着远空急刺而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弦音轰然响起。

    不是丝乐之声,而是有利箭破空而至!

    莫小川出手了!

    如果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莫小川出手的时机其实并不好,因为此时的危正与衣亦纠缠在一起,黑色的长发如水瀑一般遮挡了月色,同时也拦住了莫小川的视线。

    所以莫小川的这一箭更像是随心而发。

    能够射中危的概率极低。

    对此危的感受自然更加真切一些,所以他难得轻笑了一声,心中再次确认,这位裁决使果然还是太嫩了。

    箭啸声扑面而至,带着决绝的杀意,更在空中迸开了点点火花,美得令人心醉。

    但危却依靠长发的扯动,在空中一个扭身,轻巧地就避开了这必杀的一箭,向着另一面遁去。

    危的这一变向给了衣亦机会,蛇尾猛地一卷,精准地缠到了危的左腿上,再将其向下狠狠一扯,于是那漫天青丝立刻被崩断了十数缕。

    危轻轻皱眉,似乎是有些意外于衣亦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好在对他最主要的威胁已经消失了,所以接下来是战是退,全凭他一念之间。

    至少危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有一道光从天而降,洒落在他的眉眼之间。

    那不是月色。

    而是祥瑞之光。

    来的不是山海一脉的大佬。

    而是白泽。

    =============================================

    ps:感谢‘书友20170209001428673’1000打赏,感谢‘笑歌阙’100打赏,另外今天兴起去创世那边看了看,这才发现有一位叫做‘罗哥’的兄弟已经默默打赏了988了,感谢您的支持,同样也感谢每一位喜欢这个故事的你们,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