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四章 粉墨登场
    伴随着宸姑娘的这通电话,情况与莫小川的判断出现了严重偏差。

    原因在于两个字。

    时间。

    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四处搜寻而不得的灵山十巫之一的巫抵,早已不在春城的裁决事务所之内,而是被山海一脉的神级大佬,饕餮所捕获。

    宸姑娘是莫小川计划中的一支奇兵,但即便是他,也绝对没有料到,宸姑娘竟然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在厨子一案案发前,宸姑娘与梁禀就在春城度假,后来是莫小川为了搞清楚厨子杀人的逻辑,特地请宸姑娘去了一趟山城。

    事实上,宸姑娘也的确在厨子一案中给了莫小川非常大的帮助。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宸姑娘最后没能与自己这位“知己”见上一面,厨子就被莫小川在山海酒吧中了结了。

    于是宸姑娘当夜就返回了春城,后在莫小川的请求下,欣然答应了对危的围杀计划。

    事实上,即便莫小川不开口,恐怕宸姑娘自己也会想办法混进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的换选大会中。

    毕竟在她看来,那哪是什么换选大会,分明就是一顿丰富的自助餐啊……

    有上官御灵味儿的,有魔都飞僵味儿的,还有蓉城熊猫味儿的,各式山珍,应有尽有,真是让人应接不暇啊……

    好在这些年宸姑娘已经算是非常克制自己的食欲了,否则今夜的春城之乱恐怕远不止这般程度。

    可即便如此,当宸姑娘看到巫抵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淌了一晚上的口水。

    时至今日,巫妖这种物种已经很难寻了。

    宸姑娘还从来没吃过一只真正的巫妖呢!

    如果不是她知道巫抵的出现事有蹊跷,可能于莫小川有用,巫抵早就被洗干净丢进锅里去了。

    宸姑娘猜对了。

    巫抵对莫小川来说真的很有用。

    有,大用!

    时间不知不觉走过了12点,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原本热闹非凡的春城裁决事务所现在冷清得就像是一座孤坟。

    冷清的原因并不是说里面没有人。

    而是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在内堂的大门口,三个人鼎足而立,与其他人泾渭分明地分隔开来,谁也不敢上前打扰。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就在下一刻,一场大战就将在三人之间打响,进而席卷至整个春城。

    这三个人,自然就是杨少磊、娜娜与杜先生。

    这么看来,三足鼎立这个词或许并不是特别准确,因为娜娜与杜先生是站在一条船上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杨少磊怀疑练北的遇刺是杜先生一手策划。

    动机非常简单。

    杜先生不希望自己毕生守护的这座老宅,落在一位逆徒的手中。

    或许精卫也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杜先生已经别无选择。

    杨少磊甚至怀疑,凶手并不是真的想要杀死练北,而只是想要使其重伤,退出对审判长一职的争夺。

    毕竟作为练北的老师,杜先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爱徒的心脏比正常人偏了寸许。

    而对于杨少磊的怀疑,一向爱以卖萌为生的娜娜却难得严肃地给出了一句解释。

    “我蓉城的隐杀,举世皆知。”

    这句话有两个含义。

    其一,因为蓉城的隐杀举世皆知,所以如果有人想以此栽赃嫁祸,也是再容易不过。

    其二,既然蓉城的隐杀举世皆知,那么在练北遇刺之后,她这个最大的嫌疑人非但没有离开,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世人眼中,这便是想要自证清白。

    但杨少磊却并不买账。

    因为他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有动机,也有作案条件,娜娜就是当前最完美的嫌疑人。

    唯一的问题在于,杨少磊带不走娜娜。

    因为这里是春城裁决事务所。

    而站在娜娜身边的那位老人,是现任审判长。

    杨少磊的背后是mss,但他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处理不好,便很可能将这场谋杀案演变成一场战争。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傻,杨少磊能想到的,自然也有人能想到。

    今夜春城大乱,各方势力在场外绞杀,为什么没人对娜娜产生质疑?

    理由与他们不敢动精卫一样。

    没有直接证据。

    动一发而牵全身。

    杨少磊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正如汪科长对其的评价那样,他是一个极其聪明之人,所以他更加知道,李浩田将自己派来调查此案,并不是想要一个真相。

    而是需要一个结果。

    所以下一刻,杨少磊笑着对娜娜颔首,随后转头对杜先生道:“杜先生,我想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说娜娜小姐是凶手,而是想要告诉您,此事恐怕与蓉城那边的人脱不开干系,我们这边已经有了嫌疑人,我想娜娜小姐也应该认识。”

    闻言,杜先生不禁暗暗皱眉道:“谁?”

    “程华,原蓉城裁决事务所的人,后脱离蓉城来春城自立门户,一个月前与练北先生在关于边境走私问题的商讨上出了些问题,而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我的同事告诉我,程华已经仓促离城,我有理由相信,这是一次针对练北先生的报复行为。”

    话音落下,杜先生与娜娜两人的目光都变得锐利了一些。

    不得不说,杨少磊不愧为是李浩田所指定的接班人,其办事的手段,的确有过人之处。

    他所给出的这个名字,一举三得。

    凶手有了,春城之乱可止。

    审判长的换选可以继续进行下去。

    精卫可如愿当选。

    对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其他几座裁决事务所的代表,都有了交代。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这不是一场带有其他阴谋的谋杀。

    只是一场意外。

    其结果就是,皆大欢喜。

    除了练北。

    当然,这么说也不是绝对的,因为至少有两个人,对这样的结局并不满意。

    其中一个,是危。

    当他藏在一片树荫之中,得知了mss的态度之后,立刻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须为这场战乱再加一把火了。

    练北可以去死了。

    念及于此,危再度低下了头,打算往水月堂走去,但很遗憾,还不等他迈开步子,便有一道人影率先拦在了身前。

    那是一个女人,脸上带着如春雨般柔和的微笑。

    与此同时,在前院突然发出了一阵阵骚乱之声。

    杨少磊、杜先生和娜娜三人转头望去,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一个年轻人推开了大门,身后的长衣随风而舞,皎洁的月色映在他那双明媚的双眸中,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淡然。

    在其身后,一道有些狗腿的的唱名声响彻天际。

    “山海裁决使,莫先生临场,尔等,齐迎躬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