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三章 瓮中捉鳖
    精卫的猜测是对的。

    危这边的确是出了点小问题。

    此番为了确保练北和鸡哥的死万无一失,他不惜花费重大代价,请来了两位隐世多年的巫妖。

    为什么要请巫真和巫抵出手?

    理由很简单。

    其一,这两人避世多年,关于他们的记忆,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突然重出江湖。

    其二,只有他们,才可以用巫术完美模拟出蓉城裁决事务所的独门绝技——隐杀。

    可即便这样,练北还是没死成。

    只能说,练北的运气真的很好。

    虽然只是暂时的。

    在危的眼中,练北已经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但问题在于,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危暗自潜入春城之后,他便与巫抵失联了。

    如果练北死了,那么巫抵的消失便是理所当然的,这样才能将脏水完美泼到蓉城身上去。

    可现在练北还活着!

    巫抵为什么在任务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悄然遁去?

    是他嗅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吗?

    对此,危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的他,只能暂时先寄望于巫抵的职业操守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巫抵的失联的确只是一件小事,哪怕对方真的从此再不得音讯,危也准备了后手,足以送练北魂归天际。

    所以他还在等。

    一方面等巫抵出现。

    另外一方面,等蓉城裁决事务所的人,以及杜先生的人,与mss爆发冲突。

    在今日之前,所有人都认为春城裁决事务所下一任审判长的候选人只有两位,一是练北,二是精卫。

    但危则想得更加长远。

    他同样在防着杜先生突然出手干涉换选。

    虽然这位当任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已经多年不涉政事,但他毕竟是这座老宅的主人,在审判长的位置上坐了数十年。

    要说他一点儿影响力也没有,任何底牌都没有留,彻底被练北架空,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危是不信的。

    所以他利用杜先生与蓉城那边的关系,提前选定了替罪羊。

    由此可见,危当真是一个足够小心谨慎的人。

    就如同他请来巫真,只为了杀死一个毫无威胁的小妖一样。

    只要能把莫小川钉死在山城,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但很可惜的是,此时的危并不知道,其实莫小川已经抵达春城了。

    从山城到春城,如果是坐飞机的话,需要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这还是在不计算登机时间的情况下。

    但对于莫小川来说,在他全力奔袭的情况下,这个时间可以缩短一半。

    只用了一个小时,莫小川就已经利用钦原的飞行之力,进入了春城的市郊。

    他没有直接去春城裁决事务所,而是径直走进了一家看起来破破旧旧的小旅馆中,敲响了328号房的房门。

    房门打开后,王一条出现在了莫小川的眼前。

    老神棍虽然早就知道莫小川会来,却也没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快,一时间还有些愣神。

    而莫小川则干脆利落地走进了房内,开口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回过神来的王半仙这才将房门关上,指着床上的那面水镜道:“mss的人已经正式插手了,负责查案的是杨少磊,这家伙好像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跟我的推算结果一致。”

    说话间,莫小川已经从水镜上看到了杨少磊与娜娜两人间的对峙。

    他顿时愣住了。

    “娜娜?”

    王一条疑道:“您认识她?”

    莫小川暗暗皱了皱眉:“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王一条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莫小川,随之答道:“她是此番换选大会中的蓉城代表啊。”

    这下莫小川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她是蓉城裁决事务所的人?”

    “是啊,怎么了?”

    莫小川摇摇头:“倒也没什么,你刚才说,杨少磊已经查到凶手了?是谁?”

    这下子,王一条的目色顿时变得更加疑惑了。

    “就是这个许娜啊。”

    嗯?

    莫小川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幕后的黑手是危,真正动手杀人的是巫妖团,莫小川对此深信不疑。

    所以即便娜娜在厨子一案的时候表现非常奇怪,在莫小川这里嫌疑重大,但至少这一次,莫小川觉得这只时不时就喜欢卖萌的熊猫精是无辜的。

    可是,杨少磊为什么会觉得娜娜是行刺练北的真凶?

    莫小川虽然与杨少磊这个人的接触并不多,但他知道老汪对此人的评价不低,所以他不相信杨少磊会无的放矢。

    除此之外,如果莫小川没有记错的话,刚才王半仙的原话是……杨少磊所得出的结论,与王半仙的推算一致?

    这就有些奇怪了。

    莫小川心中很清楚,王半仙所起的卦可不是单单只能用来找人的,同样可以用来卜算吉凶,欺天满地,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把王半仙招致麾下的原因。

    “你算到了什么?”

    王一条轻轻耸了耸肩,开口道:“我今夜所起的三卦,都是针对于此事的,虽然信息比较模糊,但全都符合这个许娜的情况。”

    莫小川暗自皱眉道:“说说看。”

    王一条点点头:“首先,凶手是一名女性,其次,凶手来自蓉城,最后,凶手现在还在裁决事务所中。”

    听完这话,莫小川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的确,在王一条看来,这样的卦象自然是与娜娜相符合的,但同样的三个条件,也可以安在巫妖团的身上。

    也许此番来春城行刺练北的那位巫师就是一个女性,也许她曾经就隐居在蓉城,当然,更重要的是,现在这名巫师还停留在案发现场!

    可惜的是,莫小川并不知道巫妖团各个成员的容貌,否则破起案来就简单多了。

    但王半仙的这番话,还是给了莫小川很重要的启示。

    此刻距离练北遇刺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整个蓉城都在寻找凶手的下落,对方为什么还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逗留在裁决事务所中?

    当真是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莫小川觉得这个解释不是那么靠谱。

    所以答案就一幕了然了。

    不管此番来到春城的巫妖是哪一位,她接下来的目的,都只可能是为了再一次对练北下手!

    所以,接下来是否可以来一次守株待兔,瓮中捉鳖?

    莫小川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自宸姑娘。

    对方的开场白简单明了。

    “你到春城了没?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把这只巫妖给吃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