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章 真是给你脸了?
    英招为什么会出现在山城?

    他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没有惊动陆先生?

    这些问题对于莫小川而言可轻可重,因为此番出现在他面前的,不再是一道虚影,而是英招本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英招算是山海一脉的叛徒,因为他投靠了ss,并且设局抓捕了凤皇与计蒙,所以一直以来,英招都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不管是他当初跟着汪科长去到山海酒吧,还是之后莫小川在鱼塘边见到那个人,都只是英招的一抹力量投影。

    这很容易分辨。

    所以当莫小川看到英招以其真身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怔了怔。

    随后便皱起了眉头。

    因为英招说的那句话。

    前半句,是要求带走巫真。

    后半句,则是要阻拦莫小川前往春城。

    于是在下一刻,莫小川轻轻笑了:“你是认真的吗?”

    英招面无表情地看着莫小川,冷声道:“你觉得呢?”

    莫小川依旧笑着道:“所以,这是ss的要求,还是你郭老板的提议?”

    英招目色微凝:“有区别吗?”

    莫小川轻轻耸了耸肩头:“当然有区别,如果是ss要带走巫真,让李浩田直接来跟我说,你还不够格。”

    对此,英招也不动怒,而是反问道:“那么,如果是我个人的要求呢?”

    闻言,莫小川无声而笑,模样很是夸张,都快能看到嗓子眼儿了。

    “你个人的要求?凭,什么?”

    莫小川的这句话并非刻意的嘲讽,而只是说了一句事实。

    英招摇摇头道:“你是想要与我为敌吗?”

    话音落下,莫小川突然向前迈了半步,几乎将自己的鼻尖儿顶到了英招的脸上,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

    英招没有退,但瞳孔却下意识地紧了紧。

    “巫真,是你的人吗?”

    莫小川的这句话来得有些突然,与前面英招的问题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却令场中的空气骤然而凝。

    英招坦然道:“不是。”

    莫小川紧接着再问道:“你想要与我为敌吗?”

    这句话原本出自英招之口,但由莫小川重新说出来,便具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英招问出这句话,是想要反客为主。

    但在莫小川看来,他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同样一句话换了一个人来说,便是顺理成章。

    这一次,英招没有开口说话。

    因为他有些摸不准莫小川的态度。

    这里是山城。

    就在一门之隔的化妆间内,站着应龙、钦原、并封,而在英招的面前,还有一位旋龟,以及一位堂堂山海裁决使。

    如果莫小川想要留下英招的话,后者绝无幸理。

    这也是英招始终不敢以真身出现在山城的原因,但今天不一样,因为事发突然,他别无选择。

    英招认为他已经展露了自己的诚意,并且他的两个要求也是为了莫小川的利益,却不曾想,对方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

    在这一刻,英招的确从莫小川的那双眼睛中看到了毫不遮掩的杀意,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

    “春城那边大局已定,下一任审判长必然是精卫无疑,所以你不用去了。”

    之前英招说的是,不能去。

    现在则是,不用去。

    两句话的大致意思相同,但在态度上却有着天差地别。

    前者是命令,后者是劝谏。

    但莫小川的面容却没有半分变化,他仍旧死死地盯着英招,与对方的距离大概还不到半厘米。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成为我的敌人吗?”

    平心而论,现如今莫小川的敌人已经够多了,比如说危,比如说杨天笑,再比如百鬼一脉的人,甚至是计蒙。

    但如果论及谋算之力,这些人恐怕统统都比不上英招。

    在莫小川的心中,英招的危险程度甚至比杨天笑还要高!

    所以如果对方表现出了对自己的敌意,他就会毫不犹豫将这颗危险的萌芽提前扼杀在地底!

    今日,就是最好的机会。

    莫小川坐拥绝对主场,而英招不擅战意,所以莫小川觉得自己有把握杀掉这位山海一脉的叛徒。

    前提是,对方同样对自己有杀意。

    但很可惜,莫小川并没有从英招的眼中,看到丝毫的动摇。

    下一刻,英招终于向后退了半步,看着莫小川沉默了片刻,随之道:“我不是你的敌人。”

    说完,英招突然拿出手机,从中点开了一张照片,展露在莫小川眼前。

    于是莫小川立刻瞪大了双眼,面露不可思议之色,惊声道:“他现在在哪儿?”

    英招摇摇头:“我不知道。”

    “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你上次进京的时候。”

    莫小川的呼吸随之变得急促了几分,他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片刻后才继续问道:“所以你这次来找我,是出自于……”

    然而,莫小川的这番话还没说完,英招便摇摇头否认了:“不是。”

    莫小川怔怔地看着英招,随后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情绪也不再如刚才那般激动。

    “既然不是,那我就无法答应你的要求。”

    英招暗暗皱了皱眉道:“年少轻狂或许不是什么坏事,但要懂得分寸,春城的事,不是你能插手的。”

    闻言,莫小川顿时笑了:“论身份,我乃当代山海裁决使,春城裁决事务所归我统御,论实力,别说郭老板你,就算是精卫亲自出手,也动不了我,请问,我为什么不能插手?”

    英招的目色更沉了三分,正欲开口,却听到莫小川接着道:“至于说分寸,郭老板,我不管你是否真的背叛了我山海一脉,也不管你和凤皇、计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至少你不曾向九黎镜投诚,所以从理论上来说,你的骨血,你的身体发肤,皆属于我山海一脉!”

    “而我,他妈的是当代裁决使!”

    “你我前后三次见面,你对我不曾行礼,亦不曾表现出任何谦恭之意,今日还敢以真身露面前来撩拨于我,你还活着,就说明我已经很有分寸了!相反,我倒要劝你,别再给脸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