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九章 命如草芥
    莫小川并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番话,竟然让宋七七这个野丫头生出那么大的怨念来。

    而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也根本没有时间去顾及儿女私情,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科技会堂的后台,有好几个化妆间,面积都不大,勉勉强强能塞进十几二十个人。

    此时在化妆间外的走廊上,密密麻麻地站着好些人,大部分都是来自市刑侦队的,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郝德。

    但在郝德的脸上,却写满了无奈。

    原因很简单,莫小川不让他们的人进去。

    照理来说,鸡哥的死是一桩实打实的刑事案件,理应由郝德全权负责,但奈何,他遇到的是莫小川。

    凶手不是刑侦队抓到的,等郝德疏散完人群回来的时候,莫小川已经把对方带到化妆间里去了,并且留下话来,不准任何人入内。

    郝德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

    陈掌柜就笑眯眯地守在门前呢,让郝德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于是就只能带人堵在走廊上,等着莫小川先审讯完自己再把犯人拷走。

    当然,郝德很怀疑,莫小川到底会不会把人交给自己。

    毕竟他已经听说了,死者田宇,是莫小川的朋友。

    而郝德比谁都清楚,莫小川是一个极其小心眼儿的人。

    或者说,他是一个非常护短的人。

    自己朋友被害了,他会让凶手活着走出这里吗?

    郝德对此当真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今天跟着郝德来查案的,都是刑侦队的自己人,所以他们知道莫小川与郝德的关系,也曾经跟莫小川打过一些交道,可即便如此,大家还是觉得有些憋屈。

    “郝队,这算怎么回事儿啊,要不咱们……”

    旁边一人话还没说完,就见郝德狠狠地瞪起了眼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说起来,此时郝德的动作也是有些滑稽,或许是知道自己肯定是进不去化妆间的,又好奇莫小川到底把那凶手怎么样了,所以不顾形象地一只耳朵贴在门上,试图用最原始的方法搞一下窃听。

    对此,陈掌柜也没阻止。

    因为郝德啥都听不见。

    开玩笑,今天小半个清水街的人都来了,要是还能被普通人把审讯过程窃听去,那陈掌柜的那家当铺就可以关门了。..

    而就在一门之隔的化妆间内,莫小川的动作也有些莫名其妙,此时的他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叉着腿蹲在地上,就这么目色平静地打量着罩子中的巫真。

    阿龙负手站在莫小川的身后,春姐、朱老板和鲤鱼妹子都围绕在巫真的四周,谁也没说话,仿佛要在对方的身上看出朵花儿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此时的巫真看起来的确有些惨。

    腿上那个恐怖的血洞是被莫小川拿铁枪射穿的,可直到此时伤口也未曾愈合,而是在不断往外渗着鲜红的血液。

    巫真的脸色有些苍白,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来自于头顶这片湛蓝的镇压。

    他就这么坐在地上,闭着双眼,或许还在想着应该如何从此地逃脱。

    就在这时,莫小川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还一直以为你们这些巫师都是穿着大长袍,长得跟鬼似的呢,现在看看,其实跟平常人也没什么区别嘛。”

    话音落下,巫真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莫小川,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看着对方手中的那根骨杖。

    还是没有说话。

    莫小川知道自己的蛊惑之术对巫真没有用,所以干脆没有白费力气,而是开门见山道:“你杀的人,是我朋友,所以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你不可能活着走出去。”

    听着这话,巫真的目光中悄然闪过了一丝阴郁。

    而莫小川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知道,你们灵山十巫,嗯,或许是整个巫妖团,掌握了某种起死回生的术法,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死后,你的尸首将会被挫骨扬灰,你的魂魄,将永世不得轮回。”

    说着,莫小川笑着转头指了指阿龙:“这位你应该认识吧,你们当年费了千心万苦才复活的夸父,就是被他所杀的,想必对付你更是绰绰有余,所以我劝你,可以不必再抱有死而复生的幻想了。”

    “当然……”莫小川耸了耸肩膀道:“虽然左右都是死,但如果你能告诉我危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些,否则,看到咱们这位朱老板了吗?我想,以他的刀工,应该可以让你试一试凌迟之苦的滋味,再把削下来的那一堆肉片儿寄给危尝尝,你觉得如何?”

    莫小川的这番话很残忍,但他的脸色却一如既往的平静,毫无波澜。

    闻言,巫真终于第一次开口说话了。

    “我杀的,不过是一个凡人。”

    巫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也有些模糊,大概跟他只有半截舌头有关,但让莫小川非常不满意的是,他没有从对方的口中听到恐惧。

    “危说得果然不错,以你这般七情六欲皆不净之辈,是当不了裁决使,山海一脉在你的手中,只会走向灭亡。”

    说完这句话,巫真就再次闭上了双眼,似乎真的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而莫小川也缓缓站起身来,轻轻笑道:“原来在你们这种人的眼中,普通人的生命真的一文不值,你说得不错,我跟你们不一样,所以,今天我能抓到你。”

    莫小川的道理很简单。

    也很直接。

    但巫真却再无回应。

    于是莫小川知道,想要从巫真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机会很渺茫,他甚至怀疑,即便自己真的将其挫骨扬灰,让阿龙一口吞了他的魂魄,对方也有办法从阎王殿走出来。

    所以他转过头,对阿龙认真地开口道:“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建一个类似于暗狱那样的地方,好让这样的人,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就是生不如死,永世赎罪。

    而这一次还不等阿龙回答,一旁的春姐便笑着道:“这样的地方,咱们春城虽然没有,但洛城有。”

    莫小川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先让他活着,等我回来。”

    言罢,莫小川转身便走出了化妆间。

    他不知道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对方不想让他去春城。

    既然如此,那么就是时候给对方一个惊喜了。

    走出门外,莫小川有些惊讶地看着郝德的人已经退到了走廊的尽头,而陈掌柜的脸上则满是苦笑。

    另外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莫小川的面前。

    “巫真我要带走,另外,你不能去春城。”

    英招如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