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八章 山寨御灵术的初试
    雪花纷繁而落,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将院外的一株樱花树染上了银装素裹。

    邮大的樱花在整个山城都颇有名气。

    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常有各式各样的游人前来观赏。

    但山城极少落雪。

    所以雪落樱枝的美景着实难见。

    但很可惜的是,对于此时的巫真而言,这种美丽是致命的,让他无从欣赏。

    他手中的那枚纽扣被风雪凝冻,仿佛变成了一颗硬邦邦的石头,切断了巫真与之的联系。

    这种事情并不常见,所以令巫真非常警惕。

    一片轻薄的雪粒飘在巫真的手臂上,带起一丝浅浅的刺痛,并不明显,却带着刺骨的冰冷。

    此地不宜久留。

    巫真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几个极短的音节,晦涩难懂,但顷刻间,却有一缕尘烟从他的袖口中簌簌而起。

    尘沙如一条游蛇,在巫真的身边迅速游弋,将那漫天霜雪化作水渍,很快就在地上积起了一汪小小的水洼。

    巫真的脚面在水洼上轻轻一踩,于是凭空有轰鸣声响起。

    如银瓶炸裂。

    地上的水色在眨眼间变得漆黑如墨,四溅飞射,落在地上,便立刻腐蚀出了一个个深不知几许的孔洞,砸在墙壁上,便随之刮掉了一层层石浆,看起来就像是这世间最恐怖的强酸。

    但那只是小部分。

    更多的黑水却是在巫真的这一踏之下,逆势而起,在空中再分化成两道水箭,分别刺向了不远处的宋七七和花花!

    于是空中的雪花骤然而止,在宋七七的身前,出现了一只看起来憨态可掬的唐老鸭。

    这是宋七七的电力护盾!

    黑水泼洒在电网之上,立刻化作一缕缕黑烟,带着一阵难以言喻的腥臭味道,向着空中飘散。

    巫真看着这一幕,并不觉得遗憾,因为这原本就是他的意图之所在。

    雪停了,所以他手中啊那枚纽扣重新散发出了幽暗的光芒。

    从暴露身份的那一刻开始,直至此刻,巫真所做的每一件事,所施展的每一道术法,都不是为了杀人。

    而是为了脱身。

    但很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面前这两个黄毛小丫头对于莫小川的意义所在,否则他一定会拿出截然不同的对策。

    更加可惜的是,在下一刻,他仍旧没有能够离开这里。

    因为有一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或者说,他的算计只成功了一半。

    就在宋七七以电网护盾拦住黑水侵袭的同一时间,花花并没有做出同样的反应,而是突然高高地扬起了双手,掐了一个与宋七七截然不同的手印。

    因此花花凝结的不是电网,而是唤来了一阵清风。

    清风过境,却没有鸟语花香,却在瞬息之间变得无比狂暴起来,仿若一头看不见的巨龙,狠狠地撞在了那道黑水利箭之上。

    下一刻,风突然有了颜色,变成了比夜色更加森然的漆黑,巨龙也变成了无数条长蛇,调转身形,竟然朝着巫真回刺而去!

    巫真有些狼狈地倒退了半步,虽然并没有被自身的术法所反噬,但他手中的那枚纽扣却被黑水侵蚀殆尽,变成了一团废渣。

    就如同巫真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杀人那般,花花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放在了那枚纽扣上。

    这便是细致入微的观察力。

    花花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她知道,这件东西对巫真很重要。

    这便足够了。

    从理论上来说,宋七七和花花的年纪虽然相仿,但两人的实战经验却有如天差地别。

    这是花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战斗。

    而她的表现,却比宋七七更胜了一筹。

    当然,这也或许得益于她对御灵术的掌控比宋七七更加精妙。

    花花成功阻挡了巫真的逃脱,但此时的她小脸却显得有些苍白。

    不是因为紧张或者害怕,而是消耗太大。

    即便花花在御灵术的修习中再怎么天才,但满打满算,她也毕竟只学习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底蕴不足,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底气不足。

    或者说得更加通俗易懂一些,就是她的内力不够了……

    而与此同时,手中纽扣的报废,使得巫真已经别无选择,他只能选择强行突围。

    换言之,他要拼命了。

    相比起身后的陈掌柜与莫小川,眼前这两个黄毛丫头虽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但却无疑是最好捏的软柿子。

    因此在下一刻,一只灰白色的骨杖从他的袖中滑出,一声如同来自地狱中的嚎叫在顷刻间袭入花花与宋七七的耳膜。

    宋七七身前的电网护盾顷刻被瓦解,她目色痛苦地晃了晃身体,摔倒在地。

    另外一边花花的情况比宋七七要稍好一些,但她同样也已经无力再施展御灵术了,只能用双手捂着耳朵,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赫……赫……”

    巫真的口中再度发出了几个短促而模糊的音节,他脚尖一点,便手持骨杖朝着宋七七与花花奔袭而去。

    本来便是向死而生,多两个祭品,也是理所应当。

    如果巫真从一开始就这么做的话,或许他还有几分成功的机会。

    但很可惜,宋七七与花花的这番阻截,夺去了他最宝贵的东西。

    时间。

    更重要的是,宋七七与花花并不是在独自战斗。

    下一刻,一声货真价实的龙吟从两个小丫头的身后响起,与巫真骨杖中的嚎叫音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这声龙吟仿若实质一般,甚至在空气中荡起了肉眼可见的波纹,以摧枯拉朽之力击碎了那地狱之声,再狠狠地撞击在巫真的胸前,使其口中直接喷出了一道绚烂的血花。

    巫真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他在第一时间将骨杖护在心间,化解掉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受了些伤。

    好在伤势不重,所以紧接着,巫真没有后退,而是脚腕儿一掰,整个人迅速转向,朝着侧翼飞掠而去。

    但为时已晚。

    一片黑影瞬间穿过他的左腿,刺出一个恐怖的血洞,使其身形一个趔趄,狼狈地摔倒在地。

    紧随其后,一个湛蓝色的半圆形罩子从天而降,将他牢牢地扣在了正当中。

    莫小川手持落日弓出现在院中,却看也没看巫真一眼,而是在第一时间来到了花花面前,沉声道:“没事儿吧?”

    花花摇摇头,一脸后怕的样子,连连拍着小胸脯道:“没事没事,刚才真的好险……”

    莫小川看着小丫头还能活蹦乱跳的样子,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转过头对宋七七说道:“你先把花花送回去让陆先生仔细检查一下,那家伙的手段太邪性,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听着这话,宋七七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才真的是世风日下啊!

    重色轻友啊!

    自己的一片好心就这么被当成了驴肝肺了啊!

    大家都是人,咋这待遇的差别就这么大呢!

    莫小川!

    我宋七七要跟你,跟你……绝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