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四章 杨少磊的嫌疑人
    亲善、和煦、无害。

    这便是绝大部分人在见到杨少磊之后的第一印象。

    包括当初的莫小川,亦是如此。

    但今日有资格在这座老宅里参与春城审判长换选的人,都不简单,自然不会因此就轻看这个三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事实上,这是练北遇刺之后,mss的人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来的却并不是李浩田。

    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让人警惕了。

    杨少磊在进门之后,并没有发表什么长篇大论,也没有开展问询或者其他什么调查工作,而是直接来到了一位看起来颇有些书卷气息的中年男子面前。

    那是京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上官家的少族长,上官兴。

    “上官兄,不知可否带我去见一下练北?”

    杨少磊的这句话有些出人意料。

    不是因为他的称呼,而是因为他说话的对象。

    这里是春城。

    这座宅子是春城的裁决事务所。

    还是那句话,在本届审判长换选结果出来之前,这座宅子是有主人的。

    那位老人此时坐在内堂里,身穿一套洗得发白的中山装,手里面的佛珠已经停止了捻动,看起来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但谁也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独(犬字旁一个谷字),或者说,世人更常称呼其为“杜先生”。

    这里是杜先生的主场,也是杜先生的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练北的遇刺,是家务事。

    只不过时值审判长的换选之际,才让这件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可不管怎么说,如果杨少磊想要见练北的话,他也应该去问杜先生才对,而不是上官兴。

    因此在听到杨少磊的这番话之后,上官兴暗暗挑了挑眉毛。

    他认识杨少磊。

    毕竟上官家在京城。

    而mss一处的总部,也在京城。

    杨少磊做过接待,所以两人曾经有过交集。

    但杨少磊为什么第一个找上了上官兴?

    犹豫了片刻之后,上官兴哈哈大笑了一声,随之道:“好,跟我来。”

    言罢,上官兴便带着杨少磊走进了内堂,向着杜先生微微颔首,见后者没有回应,便转身从内堂的侧门走了出去。

    来到院中,上官兴这才开口道:“看来你们mss的人知道的不少。”

    杨少磊笑道:“今日在场这么多贵客,唯上官家的御灵术有生白骨,活死人之神异,所以我相信,此时在水月堂中的,除了春城的人,便应该是上官兄的人。”

    上官兴脚步轻轻一顿,偏着头道:“有理。”

    随后两人便来到了一座木屋之前。

    这座屋子从外表上看起来与精卫的那间书房有些像,但面积却要小一些,当然,更主要的区别在于,即便两人还未进门,也已经嗅到了阵阵药香扑面而来。

    水月堂,是春城裁决事务所的一间药堂。

    像杜先生、练北、精卫这样的人,当然轻易是不会生病的,也不太容易受伤,一旦受伤,便不是普通的医院所能治疗的。

    所以他们有自己的药堂,这并不足以为奇。

    打开水月堂的大门之后,里面的装修风格却有些混搭,不再是完全古色古香的建筑,而是配备了诸如手术床、心电图仪、各式吊瓶、手术刀等现代科技设备。

    此时在手术床上躺着的当然是练北,脸上带着氧气罩,胸口处的血红色创口触目惊心。

    而在他身边则站着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练北的心腹。

    还有一个是水月堂的负责人,也是平日里这座裁决事务所的主治医师。

    最后一位,便是上官家的人。

    当杨少磊与上官兴迈步而入的时候,屋内三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而那位上官家的御灵师则更是脸色惨白,手中的一团杏黄色暖光,正在不断朝练北胸前的伤口里挤。

    看到这一幕,杨少磊并没有开口打扰,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审视了一下练北的伤势,随后便干脆利落地朝外走去。

    上官兴不急不缓地跟了出来,幽幽一笑:“看完了?”

    杨少磊点点头:“看完了。”

    上官兴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那有些压抑的夜空,开口道:“你应该知道,这里不欢迎你们的人。”

    山海一脉与mss之间的关系一向很微妙,也很复杂。

    上官兴不是山海一脉的人,所以他在京城的那座裁决事务所,可以与mss保持很好的关系。

    可这里是山城。

    杨少磊听懂了上官兴的弦外之音,点点头道:“我明白,但职责所在,我也很难做。”

    顿了顿,杨少磊突然对上官兴问道:“上官兄,我很好奇,你觉得,凶手是谁?”

    闻言,上官兴的眼中隐隐闪过一道精光,随后笑道:“我可不擅长这个。”

    这便是婉拒。

    但杨少磊却坚持道:“随便猜一猜?”

    上官兴有些散漫地耸了耸肩头:“如果你要我猜,我会猜精卫。”

    “这么简单吗?”

    “在很多时候,真相从来没有那么复杂。”

    杨少磊对此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随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或者是什么人,笑声顿时变得更加真切了些。

    “你知道,如果我的一位同事来猜的话,他会猜谁?”

    上官兴不知道杨少磊说的那位同事是谁,他也不感兴趣,只是附和道:“谁?”

    杨少磊笑道:“我觉得,他一定会猜六娃。”

    话音落下,上官兴整个人都懵了,等他反应过来,杨少磊已经走回到了内堂中。

    随后他便看到杨少磊迈步走向了一位缩在角落处的小姑娘。

    不是精卫。

    而是此番来参加春城审判长换选大会的,蓉城代表。

    于是一时间,上官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关于六娃的笑话,并不是很好笑,但以上官兴对杨少磊的了解来看,对方并不是一个喜欢在关键时刻开玩笑的人。

    巧的是,从很多年前开始,国内的九座裁决事务所,其实便一直在暗中有一个实力排名。

    排第一的,永远是洛城。

    另外八家的位置经常会上下浮动。

    相对来说,有一家的排名几乎与洛城一样稳定。

    蓉城,常年排在第六。

    而今夜代表蓉城来参加春城裁决事务所审判长换选的那个小姑娘,叫做娜娜,是一只熊猫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