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章 完全同步
    郝德大概在二十分钟之后赶到了现场,此时包括南山派出所所长王茂、学校保卫科科长、包括老校长在内的几位校方领导,都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前来观赛的学生一个都没离开,这当然是莫小川的功劳,当然,最令人尴尬的,是开心饺子的导演,周舟,也被迫留在了科技会堂。

    而当郝德找到莫小川的时候,他正坐在后台的角落处发呆。

    要说莫小川与鸡哥的关系真的有多好,其实也不见得。

    毕竟莫小川自从考上邮大之后,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学校,甚至一次都没参加过曲艺团的日常训练。

    可对于莫小川来说,鸡哥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朋友了。

    他还记得,鸡哥在第一次招他进曲艺团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他同样记得,在蛊雕案之后,他担心自己的手机被黑客入侵,还是鸡哥给了他一个二手的手机凑合用。

    也就是在那次去拿手机的途中,宋七七还把鸡哥揍了个鼻青脸肿。

    他知道,鸡哥虽然读的是软件学院,却有一颗想要成为演员的心。

    鸡哥是曲艺团里面演技最好的,也是酒量最好的,他不像汤瑞那般没原则,为了钱可以随便拿出一个冠军的头衔,却在听说周舟会成为评委后,不惜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也要上舞台搏一个机会。

    原本在莫小川的打算中,是准备在赛后找周舟聊一聊的,看看能不能让鸡哥在周舟的新戏中客串个角色啥的。

    或许鸡哥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与表演天赋,从此一鸣惊人,真的踏上演艺之路。

    但很可惜,他没有能够等到那一刻,便被人杀害了。

    这也许是莫小川至今所遭遇过的,最简单的命案。

    没有什么超自然的法器,也没有什么连环杀人凶手,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这就是一桩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凶杀案。

    可对于莫小川而言,这一起案子却令他前所未有的愤怒。

    甚至比他初闻陈静薇遇害时还要怒火中烧。

    他无比迫切地想要抓住行凶者,但事实却是,从一开始,他就遭遇了极大的困难。

    因为直到此时,莫小川也不知道杀害鸡哥的凶器是什么。

    案发当时莫小川不在场,所以他所能知道的一切,都是通过张明强等人口述的。

    据张明强所说,当时是属于鸡哥的一段独角戏,其他人都不在舞台上,然后他们就看到鸡哥突然倒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就是这么简单,也很突然。

    莫小川是看过剧本的,也提前看过鸡哥和张明强等人的彩排,所以他知道那段独角戏。

    事实上,这段独角戏还是临时加的。

    在周舟一开始给出的剧本里面,是没有这段戏的,但鸡哥在确定加入张明强的团队之后,莫小川想着干脆做个顺水人情,就专门让周舟给他写了这么一段戏。

    时间不长,大概半分钟左右。

    但偏偏,就是这半分钟,出事了。

    如果一切真的如张明强所言,那么这起案子就有些诡异了。

    案发当时鸡哥是一个人在舞台上的,所以,凶手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取了他的性命的?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凶器到底是什么?

    在郝德来之前,莫小川就已经仔细检查过舞台了,没有什么机关,也没有什么猫腻,一切如常。

    既然凶手不是近距离杀人,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对方恐怕就坐在观众席中,用弩箭之类的东西射杀了鸡哥。

    会是用冰制作的凶器吗?

    莫小川觉得不太可能。

    虽然冰在溶化后的确让人找不到凶器,但从鸡哥倒地,到莫小川走上舞台,两者之间最多间隔了一分多钟的时间。

    一分多钟,足够一支冰箭完全消融吗?

    不够。

    而且莫小川查探过鸡哥胸前的那道致命伤口,没有被冻伤的痕迹,流出的血液也没有明显被稀释过的状态。

    虽然此事还需要经过专业法医的检验,但莫小川的直觉告诉他,凶器应该跟冰没有关系。

    鸡哥的死实在太过诡异,虽然看似简单,却令莫小川完全摸不到头绪。

    更加令人沮丧的,是莫小川在其他人赶来之前,还拿着话筒对台下的观众说了一句话。

    “自认为是凶手的,请站起来。”

    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如果莫小川加了蛊惑之力,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可笑了。

    只是有些遗憾,当时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起身承认自己的罪行。

    所以这就有两个可能。

    要么,凶手有某种方法抵御莫小川的蛊惑之力。

    要么,凶手根本不在观众席中!

    后者与莫小川对于杀人手法的推论完全相悖,但如果答案是前者的话,这就说明,凶手很可能就是冲着莫小川来的!

    对方,很可能不是普通人!

    莫小川想到了危,也想到了蛊雕,所以他直接打电话问了阿龙,在山海一脉的幸存者中,有没有人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

    阿龙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春姐或许可以实现远距离杀人,但却无法藏匿自己的毒刺。

    上官家的御灵术或许可以咒杀敌人,却不会在对方的身上留下如此明显的伤口。

    这又是一条死路。

    所以当郝德来到莫小川身前的时候,他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

    于是那种难以言喻的愤怒更甚。

    为什么偏偏是鸡哥?

    到底是不是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

    “看你现在这样子,应该是还没有什么眉目?”

    郝德并不知道莫小川与死者之间的关系,还以为莫小川纯粹是被凶手的行凶手段给难住了。

    莫小川抬起头来,看着郝德,没有半句寒暄,而是直接问道:“初步的尸检结果有了吗?”

    “心脏上的那一下是致命伤。”

    闻言,莫小川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他原本还寄望于鸡哥胸口上的伤口只是一个障眼法,其真正死因是由别的造成的,但现在看来,这个思路也是错的。

    “凶器……”莫小川刚开口说了两个字,便突然被一阵手机的震动声给打断了。

    莫小川看着自己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又看了看郝德,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嗯,说。”

    电话那头传来王一条的声音:“最新的消息,练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在台上做演讲彩排的时候被暗杀的,凶器还没找到,据说致命伤是瞄准了心脏,不过练北的运气好,他的心脏天生比正常人偏了半寸,所以没有当场死亡。”

    话音落下,莫小川感觉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